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53章 哄侯爷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迎上他的目光,“亲王不必客气,有事直言便是。”

    哲布抬起头,清悦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笑,“本王对定国公府陈红玉小姐一见钟情,想要求娶,只是……上次母后提亲已遭定国公拒绝,本王哪怕厚着脸皮上门,想必也是求不到的。”

    一见钟情?

    赵胤眉梢微微抬起,凝视着哲布。

    从阴山初遇到昨夜宫外重逢,哲布与陈红玉见面的次数多不胜数,就赵胤所知的情报,可从不知他有半点心悦陈小姐的想法?

    不然,也不会等到宫中赐宴,陛下说要为他指婚时,还在云淡风轻地表示“任凭陛下做主”了。

    既不是一见钟情,又是何原因让他突然想求娶陈红玉的?

    赵胤看着哲布,一字一句地道:“亲王是如何看出,本座能兼任媒婆的?”

    哲布:“……”

    两张一本正经的脸,眼对眼看了片刻。

    哲布道:“小王心知这般请求,对大都督而言有些为难,但本王再无他法。素闻大都督与定国公府交好,还请在国公爷面前美言一二……”

    赵胤盯着他,许久认真地道:“好说。”

    “还有一事……”哲布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赵胤眉头皱了起来。

    当真把他当成媒婆了?还是不给钱的那种。

    哲布深吸一口气,那张俊脸莫名生出几分涩意,不是害羞,而是一种赵胤也看不分明的表情。

    “小王知道明光郡主与陈小姐交好,还想烦请侯爷,帮小王从中说道说道,捎个信儿。”

    ……

    小雨淅淅沥沥,良医堂里一片安静。

    今日孙国栋才领着几个小徒弟和店中伙计将店铺里里外外洒扫消毒过一次,还摆上了瓜果酒品祭拜祖宗,一扫前阵子疫症的阴沉之气,空气里仿佛都飘着药材的清香味儿。

    天渐亮了,门外陆续迎来排队等待的病人。

    良医堂门庭若市。

    孙国栋的医术不如他爷爷孙正业,却比孙正业更会经营更懂得利用人脉和人气,如今的良医堂,早已是京师城里首屈一指的大堂号,一场疫症过后,名声比孙正业在世时要大得多,病人除非没得选择,不然只要身体不适,一定来良医堂。

    孙国栋亲自坐诊,徒弟们打下手,忙碌不停。

    药店内外,与往常的气氛没有半点不同。

    便是连良医堂的伙计都不十分清楚,昨夜明光郡主来了良医堂,也不知锦衣卫那两位大爷带来的姑娘是定国公府的嫡小姐,更不会知道陈小姐险些小产。

    他们虽然好奇昨夜发生了什么,

    可是,锦衣卫衙门的事,大爷们不说,谁敢管呢?

    ……

    内室。

    门关得极严,一丝风都吹不进来。

    陈红玉平躺在床上,额头的汗水还没有干透。

    “阿拾……”她虚弱地抬手,握住时雍,面带惭愧,“辛苦你了……”

    折腾这么久,时雍一夜未睡,此刻已是熬红了双眼。

    “我没事。”时雍摇头,看着陈红玉憔悴苍白的脸,又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肚子还痛吗?”

    陈红玉点头,又赶紧轻摇一下。

    “没太痛了,只有一丝丝隐痛,我可以忍耐。阿拾,我父兄肯定已经发现我离府了,我必须得马上离开,再不走,来不及了……”

    时雍示意丫头青红为她擦汗,语气平和地道:“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能再奔波。你需要平躺养胎,若再来一次这样的出血,孩子保不保得住尚且不说,单说你自己,恐怕也会有性命之忧。”

    陈红玉身子一震,幽怨地看着时雍,许久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垂下手去,无力地握住被褥。

    “不能走,那怎么办……怎么是好?”

    时雍怕她情绪不稳又引发先兆流产,赶紧从青红手上接过帕子,为她拭了拭额头,宽慰道:“你安心在良医堂养病,我来想办法。”

    陈红玉眼圈又是一红。

    “阿拾,我连累你了。”

    时雍摇头轻笑,“不要这么看我,一副想以身相许的样子,我看得膈应。你不必感念我的恩情,只须记得若来日我与赵胤生分了,我要逃离,你须助我便是……”

    “你要逃离去哪里?”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木门下一瞬被人敲开。

    时雍手臂僵硬一下,回头就看到赵胤挺拔的身影,冷冷地立在门外。

    朱九、白执两个人木头似的站在门边,低垂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得!赵胤的侍卫,吃赵胤的大米饭,什么时候都是同赵胤同心的,赵胤不让他们通传,他们怎么敢呢?

    时雍轻描淡写地朝他飞过去一眼,就像没有听到方才的问话一般。

    “侯爷来了,黑衣刺客的事情都解决好了?”

    “嗯。”赵胤看着她狡黠的眼,淡淡嗯一声,并不深究她的“失言”,也没有走进来,只是站在门口,摆手示意谢放和朱九出去守候,不许旁人进来,然后才对时雍点头。

    “阿拾出来。”

    有陈红玉在这里,他自是不便进来同她说话。

    时雍看他已然转身离开,看了看陈红玉。

    “等药凉了,先让青红伺候你喝药,我去去就来,若有哪里不舒服,马上来叫我。”

    陈红玉嗯声,“你快去吧,莫让大都督久等。”

    赵胤就坐在外间的藤椅上,四平八稳,手上有孙国栋刚奉上的热茶。

    时雍十分羡慕他,一天到晚喝茶好像也从未影响过睡眠,还能数年如一日的把茶喝得如此优雅好看。

    “咳!”

    时雍清了清嗓子,坐到赵胤的身边。

    “侯爷是专程来找我麻烦的?”

    赵胤放下茶杯,看她一眼。

    “不。做媒婆。”

    什么?时雍差点被唾沫呛到,干咳了好几嗓子才恢复正常,一脸“你莫不是在逗我”的表情观察着赵胤。

    “侯爷,在同我玩笑。”

    “没有。”赵胤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哲布想求娶陈红玉。托我说媒。”

    噗!这个话题其实不好笑,赵胤的样子也再严肃不过,根本没有半点玩笑的样子,可时雍想到赵胤是为说媒而来,就忍不住觉得滑稽,嘴角疯狂上扬,怎么都憋不住心头的笑意。

    “哲布要娶红玉,你就来做媒?为什么?”

    “哲布托我了。”

    “骗子!”时雍扬起眉梢,“你从来不是好管闲事的人,同哲布的交情也没有深到愿意为其做媒的程度……”

    赵胤嗯声,抿了抿嘴,平静地看着她道:“可是本座的小娘子与陈红玉的交情,却深到了愿意为她色诱夫婿,偷盗令牌,深夜护送,以命相搏的程度。”

    唔~桩桩件件全是数落她的呀。

    时雍看着这男人正经的模样,眨眼。

    “那侯爷准备怎么发落我呀?”

    赵胤淡淡睨着她,“你我的事,容后再论。”

    “那……”现在论什么事?

    时雍稍一琢磨,突然反应过来,赵胤方才那句话里,还有别的意思。

    “侯爷是不是知道了……红玉的事情?”

    赵胤微微眯眼,轻声道:“不仅我知,看这情形,哲布也心知肚明了。”

    嘶!哲布怎么会知道?

    是在宫中大宴时在御湖边听见了?还是昨夜的郊外陈红玉突然见红,她们惊慌失措时说错了什么话,叫他听见?

    可不管为什么听见,他在这时求娶陈红玉也太古怪了。

    时雍深吸一口气,坐直了身子,看着赵胤好一会儿没能说出话来,直到她把前因后果想个透彻,才惊喜地开口。

    “你是说,哲布知道红玉是怎么回事,还一意要求娶?那他难道就是……”她压低了嗓子,“红玉肚子里孩子的爹?”

    赵胤冷眸微微扫过,“八九不离十。”

    “若当真如此,那就太好了。”

    从昨夜到现在,时雍一直紧绷的情绪此刻终于松缓了下来。

    “侯爷,你这个媒婆做得太专业了。”

    赵胤勾唇,“夫人过誉。主要是你的功劳。”

    时雍轻笑一声,走过去揽住他的胳膊,低头凑在脸颊啵了一下。

    “别客气,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接下去,交给我就好。夫君是干大事的人,做媒这种小事儿,让我来!”

    赵胤哼笑着拍拍她的头。

    “孺子可教!”

    时雍笑着仰头,乖巧地看着他道:“那你家小娘子色诱夫婿,偷盗令牌,深夜护送,以命相搏……的过错,是不是就可以抵销一二了?”

    赵胤扭头注视着她,目光幽深带笑。

    “岂能轻易让你蒙混过关?”

    时雍无奈地苦了脸,“那你要我如何恕罪才好?”

    赵胤瞥一眼门口,拉低她的头,眼对眼看着,一字一句道:“只需再色诱一次。”

    “……”

    时雍怔了怔,笑得身子颤动,朝他比划了个手势。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全方位色诱,包君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