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54章 比文招亲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推门进去的时候,青红正在喂陈红玉喝药。

    看到时雍脸上隐隐约约的笑容和幸福的味道,陈红玉又是为时雍高兴,又不免有些自弃哀伤。

    这辈子,她大概是不会像阿拾这般得一个知冷知热的如意郎君,过一段情投意合,琴瑟和鸣的好日子了。

    时雍走近,在床边的小凳上坐下,拉了陈红玉的手平放在褥子上,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腕脉上,沉吟片刻,松开将她塞入棉被里,笑道:

    “幸得你从小练武,身子骨强健,底子好,不然这一遭,怕就挨不过来了。”

    陈红玉惨白的脸,略带一丝笑意:“并非我身子好,只因阿拾妙手回春,医术无双。”

    时雍嗔笑,看着陈红玉喝完最后一口药,皱着脸躺下去,这才敛住表情,正色道:“红玉,我们眼下可能走不成了。”

    陈红玉一惊,手指微卷,仰头看着她,目光里满是询问,却没有吱声。

    时雍将赵胤方才来的目的,以及他二人对哲布亲王的猜测,告诉了陈红玉,然后审视着她不停变幻的脸,目光徐徐地滑落到她的下腹。

    “一个人投生于世,不容易。你肚子里的小东西,选择了你做母亲,也是个缘分。难道你就忍心让他做一个没有父亲,一辈子受人奚落嘲笑的孩子?既然哲布亲王有此意,你对他也不反感,为何不让一家三口得个圆满?”

    陈红玉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

    看了时雍良久,不见她有玩笑的意思,这才叹息摇头。

    “不是我不肯听劝。阿拾,这毕竟只是你和大都督的猜测。万一猜错呢?如果哲布求娶我并非因为阴山那事,而是别的原因,那这事可就闹大了……”

    陈红玉身怀有孕的事情很快就会瞒不住,到时候,定国公府的脸面事小,大晏朝廷的脸面丢了才是大事。

    时雍想了想,点头。

    “你的顾虑是对的……”

    从逻辑角度推论,时雍可以百分百地确定哲布就是阴山那个男人,是陈红玉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但是,哲布没有明言,谁也不可能拿陈红玉怀孕的事去试探他。

    “不过我有的是法子。”时雍清悦地笑着,望向陈红玉,“你相信我吗?”

    陈红玉微微点头:“你要做什么?”

    时雍道:“方才侯爷告诉我,定国公府已然发生你不见人,这会子找你都快找疯了……这大过年的,想来你也不忍心家人这般折腾。所以,先回去过个年吧。”

    陈红玉紧张地等着答案,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愣了愣,眼眶突然就湿润了。

    怀孕后,原本坚强的女子变得柔弱了许多。

    “我不配为人女,连累父兄,罪大恶极。”

    “倒也不必说得如此严重。”时雍笑盈盈地看着她:“只要你回去,你父兄就必然开怀。当然,不能就这么回去,你得编个由头,为我们接下来的’寻夫计划’做好铺垫。”

    寻夫计划?陈红玉脸颊微微染上红润。

    从阴山到北狄,再从北狄回大晏,她因为忧心自己的事情,一直没有心思想别的。不过,因为在北狄时李太后便有意无意的撮合她与哲布,陈红玉是有仔细打量过那个男人的。

    不得不说,虽生在草原,可不论样貌品行,哲布都不输大晏世家子弟,甚至褪去那些繁文缛节包裹的斯文,哲布更添几分男儿英武,显得气宇轩昂。陈红玉从小见惯了军中将校,天生便对这样的男人有好感。

    她只是从来没有想过当真会与那个男人有交集而已。

    即盼,又怕。她心情复杂又纠结,时雍却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当场就派了人去定国公府捎信,就说陈红玉昨夜心绪烦闷,来家里找她倾诉,两人对饮到深夜,陈红玉饮酒过量,身子不适,她就急匆匆带人到良医堂求诊,一时心急,竟忘了去定国公府报信。

    随信带去的,还有时雍的歉意。

    定国公父子不疑有它,匆匆骑马就赶到了良医堂。

    陈红玉昨夜为了“消失”得更为逼真,没有带走家中的任何衣物和金银细软,因此,陈宗昶父子想都没有想过她会离家出走这回事,只是对她半夜“心情烦闷”,找时雍借酒消愁一事,很是不解和紧张。

    陈红玉只是低头,沉默不语。

    时雍朝陈萧使了个眼神,就把定国公拉到一旁,小声道:

    “国公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定国公是个粗枝大叶的人,并没有发现时雍和自家女儿有半分不对劲,闻言,他一脸纳闷地问:“郡主有事直言便可,你数次救小女于危难,可不许同老夫这么客气。”

    时雍莞尔,一副晚辈的姿态,对定国公施了一礼。

    “那阿拾便直言不讳了。定国公,你只顾着你个人的喜怒哀乐,却是太忽略红玉了。”

    “这……”定国公微怔,抱拳拱手,“还请郡主明言。”

    时雍道:“国公爷舍不得女儿,不肯让红玉外嫁。可国公爷为何不想想,红玉都多大岁数的人了?京中像她这般大的女儿家,还有几个是枯守在家,没有婚配的?”

    这一句话把陈宗昶问傻了。

    “你是说红玉她……心悦哲布,想要远嫁哈拉和林?”

    时雍噗哧一声。

    “也不是这么个说法。红玉没有心悦的人。只是,不论那人是哲布、横布、还是竖布,国公爷总得为女儿考虑考虑,替她找一门夫婿不是?”

    陈宗昶重重一叹。

    “郡主所言有理,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该……她母亲去世多年,府中又没个得力的人操持她的婚事,我一个大老爷们儿,难免顾及不周。遇上赵焕那个狗东西,又是个杀千刀的混账,当真是苦了我的红玉了。只如今,她到底是……被休弃妇,找夫婿着实为难。唉,都怪老夫这个当爹的,当初就不该应了她,将人许给赵焕那个狗东西……”

    见他自责得捶足顿胸,时雍低低宽慰了几句,突然道:

    “若是国公爷不嫌弃,我倒有一个法子。既体面,又能为红玉找来一个真心疼爱她的好夫婿。”

    陈宗昶眼睛一亮,“郡主请说。”

    时雍笑道:“比武招亲——”

    ……

    以陈红玉如今这个身体状况,“武”是不可能真武的,时雍说的只是一个类比。真正应用到实际上,应当说是“比文招亲”更为贴切。

    由陈红玉出题,应招者回答。无关身份地位,只要那人答得合了陈小姐的心意,就能成为入幕之宾。

    这个法子,时雍有诸多考量,类似于“最终解释权”这个概念,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可控的,大不了找不到合意的人,却不会随便被硬塞一个不喜欢的男人。

    定国公以前也开玩笑说过“比武招亲”这件事,但最终还是觉得太过招摇了,他们本不是那种喜欢闹腾的人家,也就没有当真。

    如今被时雍重新提起,而且时雍还要亲自为陈红玉操办,陈宗昶想想“心绪烦闷”到喝伤身子的女儿,硬着头皮也就应了。

    时雍办事雷厉风行。

    当天晚些时候,定国公府嫡女陈红玉要“比文招亲”的事便传扬了出去。

    文比的题目将在正月初二晌午,张贴在定国公府门口,参与截止的时间是正月初八。国公府门口将会留下“应招箱”,答案投递进去,写上参与人的信息与住址便可。

    在大晏,女子抛绣球选夫的有,比武招亲的有,这样新鲜的花样却是无人见过,凡是未有婚配又自觉有几分才气的少年公子无不跃跃欲试。若能一举成为定国公府的乘龙快婿,无异于一步登天了。

    无乩馆里,名草有主的朱九,也不住地怂恿那些尚未婚配的侍卫,前去应招。

    一时间,陈红玉比文招亲一事传得沸沸扬扬,为光启二十四年这个新年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气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