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56章 有毛病的厂督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无事不登三宝殿,总是一贱比一贱。

    时雍挪开视线,不再瞧白马扶舟那一副病娇弱美人的挑衅样子,娇俏带羞地拉赵胤的衣袖,一副小女人情态。

    “不是说要给爹娘请安么?来了却又愣住做什么?”

    赵胤顺势捉了她的手,走到王氏的面前,揖礼。

    “小婿见过岳母大人。”

    王氏的脸上早已笑得乐开了花,这是大都督呀,早前她便是做梦也梦不到的金龟女婿。王氏喜滋滋地受了礼,整个人红花满面,高声吆喝阿香去叫宋长贵出来迎客,娴衣也趁机上前奉上年礼,问安祝好。

    说笑间,宋香宋鸿和宋长贵出来了,小的问姐姐姐夫安,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往里走。

    互相道好寒喧几句,赵胤便向宋长贵和王氏告歉离去。

    白马扶舟笑盈盈喊住他。

    “年关在即,大都督可愿过来小饮一杯。”

    赵胤侧身抱拳,淡淡道:“本座还有军务在身,不像厂督这般悠闲自在,便不奉陪了。”

    白马扶舟道:“大都督国之重臣,大忙人。不像本督,整日里无所事事。”

    赵胤冷哼,眼风刀子般冰冷,“厂督说笑了,你可没少在暗中使劲儿。”

    白马扶舟不以为意地笑,“本督食朝廷俸禄,与大都督同朝为官,多帮衬一些也是好的。”

    赵胤嘴角难得地勾出一抹弧度,上前走到白马扶舟面前,自斟一杯,看着白马扶舟,似笑,却没笑。

    “我敬厂督。”

    白马扶舟举起杯盏,“大都督,请!”

    说罢,他抬袖掩唇,就要入口,却见赵胤淡然地倾斜杯身,将酒液洒在他面前,扬长而去。

    白马扶重的表情变幻不停,好半晌才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大都督,保重——”

    这声保重听在时雍耳朵里颇有那么几分怪异,她侧身瞄了白马扶舟一眼。

    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不会就为了磨嘴皮子吧?

    时雍沉下眉,刚想走开,就见大黑不知何时钻到白马扶舟的桌前,正在津津有味地舔食赵胤倒下的酒液。

    “大黑。”

    时雍皱眉低斥一声。

    却见白马扶舟突然将酒倒在一个碗里,直接放到了地上。

    “黑爷看得起本督,是本督荣幸。来,畅饮,酒钱算我的。”

    时雍哼声,走近前去,一把薅住大黑的脑袋,将它贪吃的嘴转过来,“看你这身肉,都吃肥了,还管不住嘴么?”

    最近大黑坐卧自在,整日大鱼大肉地伺候着,长得那叫一个膘肥体健,个头都壮实了不少,但那身腱子肉,说“肥”是过了的。

    大黑显然也是不服,拿嘴筒子在她身上擦,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白马扶舟笑言:“姑姑既然来了,不如坐下来,同我喝上两盅?”

    时雍看一眼白马扶舟放在桌上的酒,不冷不热地道:“厂督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半条命都靠药材吊着,当真不怕饮酒伤身呢?”

    白马扶舟眸底有淡淡的笑,“姑姑果然是关心我的。”

    时雍冷冷补充:“既然想死,大可以一刀抹了脖子,何苦为难大夫?”

    在白马扶舟的面前,时雍这张嘴从来没有收敛的时候,向来是想说什么便说什么,白马扶舟也是自以为常了。闻言,轻轻将酒盏凑在鼻间,淡淡一嗅,微眯着眼道:

    “可怜一盏梨花白,就要被白白糟蹋了。”

    话音未落,他将酒放在桌上,懒洋洋坐好,望着时雍浅笑。

    “不喝了!可好?”

    这清浅的语气带着说不出的宠溺味道,就好像在哄一个撒娇的恋人,让时雍极为不适。她收回视线,朝白马扶舟淡淡点头。

    “王氏饭馆的菜式,独绝京师,不喝酒也不会耽误,厂督慢用。”

    白马扶舟目光尾随她的背影离开,唇角微微掀起一丝笑意。

    ……

    王氏虽然不知道时雍会回娘家过年,但家里本就开馆子,并不差她那一口吃食。一行人回到厅堂,瓜果糕点却是早已备齐的,摆了满满一桌。

    堂上正中供奉着祖宗牌位,供奉的瓜果磊得高高,香火袅袅,在庭院吹来的风中慢慢飘散。今日天寒地冻,一家人围在暖炉边上,饮茶说话,到晌午时,冒着腾腾热气的饭菜便端了上来。

    天气冷,屋子里光线便有些暗淡,王氏特地挂了几盏灯笼,一脸喜色地招呼全家老小入座吃酒。

    这是娴衣第一次在宋家吃饭,还同时雍一起入座,她很是拘束不安,王氏只管把菜往她面前放下,喜滋滋地招呼她吃,嗔怪她客气。

    宋长贵的话不多,却也是一脸慈爱,有说有笑。宋香最近好事将近,脸色较往常好了许多,也会主动招呼姐姐们了,宋鸿年纪小,却因拜了一个好先生,学得那叫一个君子端方,有礼有节,单看那样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出自哪个名门世家的小公子。

    时雍看王氏忙前忙后,自己却不入座,赶紧叫她。

    “娘,别再上菜了,这些足够,你赶紧解了围裙擦个手,上桌吃吧。”

    王氏看她一眼,干笑一声。

    “你们吃,你们先吃着,娘前头还忙着呢,得顾着店,等会儿再来。”

    时雍皱眉,“怎么还有客人?不是让你等东厂的人走了就关张,别待客了么?”

    王氏瞄着她,有点怯:“这不是还没走么?”

    时雍拔高了声音:“还没走?”

    王氏咳声,“包了两顿呢,还有年夜饭。”

    “什么?”时雍不可理解。

    白马扶舟为什么连年夜饭都要在她家吃?不,在她家饭馆里吃,这是东厂煮不出饭来了么?再说了,他往年不都是同长公主一起过节?这也太反常了。

    时雍站起来,“我去撵人。大过年的,跑别人家里来闹腾,搅得人过不好年。”

    王氏一把拉住她,“不可!”

    她力气大,拽得时雍使不上劲儿,嘴里也说个不停。

    “娘收了人的银钱,哪有撵客的道理?这要让人说出去,以后王氏饭馆还要不要做生意了?阿拾!阿拾!你可不许坏了娘的生意。”

    时雍早已安静下来,无奈地看着看王氏。

    “这事要是说出去,人家还以为你闺女姑爷不孝顺呢,大过年的还让当娘的忙碌营生,要遭雷劈的。”

    “呸呸呸!瞎说八道……”王氏知道她不会再生气了,又喜上眉梢,朝时雍比划了个数字,满是得意的笑。

    “累点算什么?娘收了他这么多,一点不亏。”

    时雍扬起眉梢,“三百两?”

    王氏眯起眼,笑得嘚瑟不已,“三千两。”

    时雍倒抽一口凉气。

    这确实是大手笔。白马扶舟要是脑子没毛病,她就把脑袋拧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