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57章 侯爷,我们溜吧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东厂的贵人花了这么多银子在王氏饭馆里过年,时雍以为无论如何白马扶舟都得找点由头给她好看。然而,一下午提心吊胆的过去,白马扶舟除了中途派人来催促茶点,别的什么都没有做。

    年夜饭开始了,时雍想通了。

    就当接待了一群东厂疯子搞团建吧!

    天色渐暗,月光沉入乌云背后,这是一个没有月光的除夕。

    想到去年除夕的光景,时雍觉得这个年夜饭真是舒心。汤美菜香,时雍一时高兴便多喝了几杯,脸颊酡红,微醺小醉,极是舒服的状态。

    这一喝酒,她就想到了赵胤。

    “娴衣,我们去接侯爷吧。”

    时雍离开的时候,王氏尚在厨间为她装食盒,里头全是给姑爷捎带的酒菜。时雍让塔娜拎了,便辞别家人往外走。

    饭馆客堂里很是热闹,喝酒划拳,声声吆喝,这群东厂番役也是恣意,一个个吃得面红耳赤。

    时雍出门前瞄了一眼,白马扶舟仍然独自坐在靠窗那桌,一个人优雅地坐着,面前满满一桌菜,他自己独享,却在桌子的对面摆放了一副碗筷,还有斟满的酒杯。

    碗里盛着大米饭,筷子直立插在中间,看上去像是祭奠死人所插的香烛一般。

    “过年了。来,敬你!”

    白马扶舟脸色苍白,远不像喝过酒的样子,但他端起酒杯来,认认真真朝虚空的对面示意,然后一笑,徐徐入口。

    时雍顿步。

    白马扶舟这是在干什么?

    同鬼魅说话么?

    时雍隔得远,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看动作,脊背便莫名爬上一层凉意。

    白马扶舟放下酒杯,脸上笑意未退,好像没有看到时雍的审视,仍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面上波澜不显,眼底却有一束跳跃不定的烛火,衬得他双眼格外幽暗。

    “好走。别怪我心狠,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神经!

    时雍侧头,“娴衣,我们走。”

    娴衣应一声,拎着食盒跟在她的背后。

    “我们当真要去么?爷不是说让你留在这边,等他事情办完,再来接你?”

    时雍轻轻哼笑,眼里的笑好像要溢出一汪清泉来。

    “他腿脚不好,今日宴请军中将校,定是受累了的……我去接他又有何不可?”

    娴衣抿唇一笑,发自内心地道:“郡主和侯爷伉俪情深,谊切苔岑,当真是令人羡慕。”

    时雍笑应:“你和九哥也会的。”

    说着,她撞一下娴衣的肩膀,“大过年的,你难道就不想去接九哥么?”

    娴衣害羞地低头,“不想。”

    时雍嗔笑:“口是心非!”

    两人边说边笑上了马车,几个侍卫和丫头跟了上去。

    饭馆的大堂里,白马扶舟握紧杯中的酒,推开窗户望向徐徐而去的车影。

    “慕漓。”

    一个人影按刀靠近,“督主。”

    宋慕漓顺着白马扶舟的目光望了片刻,声音低了下来,隐隐还夹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叹息。

    “今日有督主坐镇在此,他们自然是不敢乱动的。”

    白马扶舟冷笑一声,语气幽淡,“万一翅膀长硬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呢?”

    宋慕漓皱眉,“属下查过,有探子前来,却无旁的动向,想是不会动手。”

    白马扶舟道:“给我看牢了。有什么消息即刻来报。”

    宋慕漓看了他一眼,压低嗓子,“督主,这已是你在京师的最后一股势力了。督主为何要……想方设法将其铲除?”

    白马扶舟放下窗户,冷冷看着他。

    “本督在京师的势力是东厂。”

    他目光扫过不远处正在吃喝划拳的番役们,“这些人,才是本督的倚仗。以后那些大逆不道的话,不许乱说——”

    宋慕漓应声,看他的目光却满是不解。

    一手布局,又一手解局。便是他这样的亲卫,也很难理解白马扶舟的行为了。

    “不必奇怪。”

    白马扶舟将酒盏推给慕漓,指了指对方的碗筷。

    “有时你看到不是我,而是他。”

    宋慕漓说不出话。

    若是可以,他很想为督主请个大夫,好好看看脑子。

    ……

    炮竹声中除旧岁,烟火阵阵迎新年。

    一路过去,时雍看到的是家家户户的灯光,听到的是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炮竹和孩子欢快的尖叫。

    好一个新年。

    神机营里搭了草台班子,大锅里煮着肉,大缸里装着酒,一群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儿喝得脸红脖子粗,上台比试摔跤,引来人群里的一阵阵喝彩。

    军营中的年味与市井人家又是不同。

    时雍还没有入宫,就感觉到了那种热闹的气氛。

    她没有让门哨进去通传,而是手执赵胤的令牌带着娴衣长驱直入。

    营中太闹腾了,赵胤一个人端坐在台下的主位,欣赏着台上的表演,并没有发现时雍进来,待到一抹香气靠近,他想转头,胳膊已然被女子揽住,那软腻腻的身子顺势滑下来,坐在了他的旁边。

    “侯爷别动!你被绑架了。”

    赵胤:……

    他徐徐看来,眼底有一丝淡淡的红,紧抿的唇微微上翘,看得出来喝了点小酒,且心情尚好。

    “女寇意欲何为?”

    上道!时雍心里欢呼一声,对很快就进入角色表演的东定侯大加赞赏了一番,见左右将校都离得甚远,便凑过头去,几近耳语般对他道:

    “还欠侯爷一次色丨诱呢。这不是巴巴来补上了么?”

    赵胤心里一躁。

    这女子好生大胆,众目睽睽下,一群大老爷们面前,也敢说这样的话。

    他责备地朝时雍看过去,可时雍已然恢复了正经表情,轻轻拿起酒壶在他酒中斟满,迎上那一束束探究的目光,浅浅而笑。

    “侯爷素来量浅,我怕他饮多误事,特来相帮。诸位兄弟,我敬你们一杯,共祝猴年,安泰吉祥!”

    众将校起身,举杯:“祝侯爷和郡主安泰吉祥,和和美美!”

    时雍:“干!”

    众将:“干!”

    赵胤坐在原地看着豪爽干云、英姿飒爽的女子,眉梢轻跳几下,这才牵了她的手坐下。

    “顽皮!喝多了怎生是好?”

    时雍小声附过去,“我喝多无事,你好下手。怕只怕你喝多……误事!”

    赵胤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笑。

    “你这女子……”

    “侯爷……”时雍打断他,手指在他掌心勾了勾:“我们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