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58章 团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军中岁月枯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操练,又遇寒冬,年节便是最热闹的时候。

    台上的比试还没有结束,将士们群情昂扬,吆喝声不断。因为赵胤事先就说好,年事不必顾及尊卑和上下级,士兵也敢同上官玩笑,人人都可以上台展示自己的武艺,功夫好的人还有几率得到提拔,因此,这会儿场面火热,即便看到赵胤和时雍默默离席,也无人去关心上官的私事。

    只有魏骁龙送出来,笑盈盈地道:“末将吃了酒,就不远送了。大都督、郡主,过年好。”

    时雍笑道:“过年好。”

    赵胤朝魏骁龙点点头,牵着时雍的手,慢慢出来。

    谢放牵着乌骓等在路边,沉默得像个木桩,赵胤从他手里接过马缰绳,看他一眼,又望了望身侧的几个侍卫。

    “你不必跟随,自去玩乐。”

    谢放应了一声,“是。”

    赵胤顿了顿,目光再次落在他的脸上。

    “年节上,你也当回家看看。”

    过年时节,有家有口的侍卫们都休沐回家与家人团聚去了,便是朱九也在方才娴衣来时,向时雍要了人,不知去了哪里。只有谢放,寸步不离地跟着赵胤,有家也不归。

    时雍觉得谢放这人当真是尽忠职守,也跟着笑道:“是呀,放哥,把你家侯爷交给我,你就放心地回家去吧,保证给你看护得好好的。”

    谢放垂目,一本正经地应了。

    “多谢郡主,多谢侯爷。”

    时雍笑着同他们挥手再见,跟着赵胤出了营。

    赵胤看时雍一眼,“马车在何处?”

    时雍眨了眨眼,“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赵胤眼底露出责怪,“天寒地冻……”

    时雍道:“他们也要过年嘛。怎好捆绑在我们身边?”

    赵胤没有再说什么,瞥她一眼,时雍见状便笑了,挽住他的手,身子轻轻偎过去。

    “只要陪在侯爷身边,骑马也好,步行也好,我都可以。”

    赵胤牵紧她的手,那触手的冰冷让他微微皱眉,哼声,又包裹在掌心里,认真帮她理了理身上的氅子。

    “上马。”

    时雍眯起眼,一副微醺的模样,双眼带笑。

    “没有力气上马了。”

    营房门口有哨塔有守卫,赵胤睨她一眼,无声地叹息着,将人抱起来放坐在马上,然后翻身上马,坐在她的背后,将人圈在怀里,轻轻一抖缰绳。

    “乌骓,走。”

    时雍不满地嘟哝。

    “侯爷好生狡猾,让我在前面吃冷风。”

    赵胤身体一僵,迟疑了下,“你要在后面?”

    时雍忍笑,一本正经道:“倒也不必了。侯爷将我抱得紧些就好了。”

    随着话音落下,她一条腿也跨过马背,从正坐改为侧坐,这样可以看到赵胤,且更易亲近地偎在他的怀里。

    这是时雍十分喜欢的姿势。

    她将赵胤的腰身一圈,又小声埋怨。

    “好硬。”

    赵胤身上的软甲,冰冷硌人,这是事实。

    他却听得笑了,一只手揽住女子腰身,轻叉马腹。

    “有马车不肯坐,要找罪受。赖谁?”

    “赖你呀。”时雍借着酒意添了几分娇憨之态,缩在赵胤怀里避着风,毫不避讳地将所有的不适都赖到他身上。

    “谁让你这么招人,害得我巴巴地跑过来,为了你受罪?”

    “你这女子……”

    “哼,难道我有说错嘛?还不是侯爷太好让人思之若狂。”

    头顶传来赵胤轻轻地哼笑。

    “阿拾总是对的。纵然有什么不对……”

    “如何?”

    “也该赖爷。惯的!”

    时雍叽叽地笑,对此话很是受用,抱住他的腰,又往他身上蹭了蹭,取暖。

    神机营在城外,此时已临近子夜,正是跨旧迎新的时候,家家户户都鸣起了鞭炮,驱邪避凶,静寂的天空下,火炮声不时响起,夹杂着守岁的顽童恣意的嬉笑。

    天上灰蒙蒙一片,偶尔闪过一抹焰火的光芒。

    一大一小两个人挤在一处,骑一匹马。

    马儿走得很慢,徜佯在入城的官道上,连夜风都暖了几分。

    时雍懒洋洋地道:“年夜真美。我们也算团圆了。”

    赵胤轻嗯一声,手稍紧。

    时雍感觉到,轻笑仰头,“你今日在营中,就没有想我么?”

    赵胤道:“想。”

    “怎么想的?”

    “……”

    时雍瞄他一眼,知道他这个人说不出什么肉麻的话,又是抿嘴一乐。

    “看来是没有想我啊?要不然也不会一整天不闻不问了。明知道白马扶舟也在我娘的饭馆里,意图不明,侯爷也放得下心。哼~”

    赵胤低下头,看了看怀中女子,手臂用力托住她的腰,免得她被颠下马,语气比方才要更为清悦几分。

    “今日却了十余个营地,没有片刻闲暇。阿拾来时,我刚到神机营不到半个时辰。”

    时雍哦一声,“是么?那你有没有好好吃饭?饿了没有?”

    赵胤摇头,眼皮微微垂下。

    “至于白马扶舟……”

    稍顿,他徐徐开口,“他眼下正为拼命洗脱嫌疑,来饭馆,多个护卫罢了。爷有什么不放心的?”

    呵?

    时雍扬起眉,笑得颜开。

    “敢情你把东厂厂督当成了侍卫使唤?”

    “嗯。”赵胤干脆利索地应了,语意不详地笑:“本座做事不问因由,只看结果。”

    “怎么说?”

    “近日,白马扶舟属实做了不少好事。神机营示警,哲布出城救封参,助锦衣卫铲除张普一党。再一个个亲手肃清邪君留在大晏京师的人马……确是非常之举。”

    时雍哼声:“装神弄鬼。”

    赵胤淡淡道:“只要对大晏有利,本座便由着他。”

    时雍道:“一个人两个灵魂,一个灵魂为善,一个灵魂为恶。侯爷信吗?”

    这次,赵胤沉默了许久。

    “原是不信。可……阿拾让我半信半疑了。”

    时雍微微一噎。

    也是。她才是世上最应该相信的人。

    毕竟仔细推敲白马扶舟这个人,只得这一种解释了。

    于是,她想了想,突然问:“若当真如此,那事情就棘手了。敢问侯爷,若邪君的灵魂做恶,该不该毁灭白马扶舟的肉身?”

    赵胤眉头一蹙,没有回答。

    这是一个万难的问题。

    白马扶舟与宝音那层关系,不是谁想动就能动得了的。

    尤其眼下,他力挽狂澜,做了这么多事,桩桩件件,态度鲜明。

    赵胤能做的就是袖手旁观,看他究竟要如何行事,再作决定。

    许久没有声音,时雍感觉到男人的心不在焉,手在他腰上锤了一下。

    “想什么呢?”

    赵胤低头吻一下她的鬓发,低声道:“想你。”

    学会哄女人了?时雍错愕,随即笑了起来,“孺子可教也。”

    天光昏暗,旷野寂静。

    两人一骑踏着夜色,徐徐而行。

    在乌骓的马背上,时雍与赵胤一起迎来了光启二十四年的第一天。

    “侯爷……”

    时雍被风吹得有些冷,将脸贴在赵胤的胸膛上,听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声,突然低低地道:“这么美好的一天,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美好的事?”

    赵胤低头看她,轻笑,“真这么想,还是为了实践承诺。”

    承诺什么?

    噗!时雍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那就是玩笑话。也就侯爷当了真。”

    赵胤裹住她的身子,呼吸微沉,“那阿拾这一句,爷能当真吗?”

    时雍嗯一声,还来不及说话,突觉圈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缩在男人身前的肩膀被扶了起来,赵胤让她坐得端正了些,低低道:“坐稳了。”

    时雍条件反射地揪住他的衣襟。

    “做什么?”

    赵胤俊朗的面孔添了几分柔和的光。

    “带你去过年。做些美好的事。驾——”

    时雍怔怔看他,马儿突然如离弦之箭猛地奔而去,发出一声长嘶。

    身子颠起,时雍呀的一声,紧紧抱住了男人的腰身。

    “慢些,慢些……你急什么呀。”

    赵胤扬起眉梢,微微一笑:“夫人有令,为夫怎敢不急?”

    “讨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