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62章 天机开,瑞凤起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在时雍上辈子那段人生剧本里,看到赵焕那一刻,她内心便认定了这个人是她穿越的“主线”。在忍饥挨饿的小女孩儿眼里,灯火、美食、厚衣和俊朗少年,无一不是美好的化身。

    在身陷诏狱那些日子里,她曾无数次回忆过往。这才发现,其实从她走出茫茫大雪的原始丛林荼山,在朝廷大营里见到赵焕那天开始,她对赵焕这个人,就一直带有滤镜。

    赵焕任何的不好,都被这层滤镜美化,这才有了她一路走向悲剧的惨死诏狱。

    再历一世,如今想起来这些,时雍突然难过得要死,就好像荼山那夜的风雪吹入了心里一般,酸胀难受。

    “也许正是道常的作妖,这才没能让我们在寒潭或是大营就相识相知。侯爷,我总觉得,如果没有道场和尚的逆天改命,那荼山下寒潭边的相遇,我的上辈子,兴许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故事。”

    赵胤点点头,冷静地看着她。

    “嗯,大都督与小野人的故事。”

    谁是小野人?时雍很不愿意承认,她和赵胤真真正正的第一次相遇,自己居然是以那样一副不堪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的。多想一下,她十分懊丧。

    “幸亏侯爷英明,透过我不怎么样的外表,看出了我高洁的内心,便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将我牢牢的记在心里,最终见证了我风华绝代……”

    赵胤:“并没有。”

    时雍揪着眉头转过头去,凑上脸去,双手掌住他两个肩膀,咬着牙阴恻恻地道:“你还有机会收回方才那句话。”

    赵胤弱弱地叹声:“最终见证了你……香消玉殒。”

    “还不是怪你。”时雍脸色不霁地瞥他,恢复了有什么过失全怪他的习惯,冷声冷气地道:“若在寒潭那夜,我问你的名字,你就告诉了我,兴许我后来入营,就会直接来寻你。这样一来,我便不会认识赵焕。”

    赵胤看着她,目光微凝:“你偷我的银袋,银袋上有我的名字。”

    呃!原来他都知道?

    时雍脸颊微臊,强词夺理,“顺手牵羊的事,怎么能说是偷呢?再说了,为了答谢我的救命之恩,你付点银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声音越说越小,头也低了下来,靠在赵胤的胳膊上,“我那时已下定决心要离开荼山,看你衣着便知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知道拿你点银子不算什么,这才起的心,没有想到侯爷会记挂这么多年……”

    赵胤但笑不语,由着她狡辩。

    时雍说着又蹙眉沉吟起来,“可是你说,银钱袋上有你的名字,我是没有看见的。只看到一个赵字……”

    赵胤道:“银袋是魏国公夫人赠我,双面刺绣,赵字在外,胤字在里。”

    “真的?”时雍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错过,脸色都变了。

    赵胤勾唇,看着她笑,“那钱袋后来去了何处?”

    去了何处?去了何处?

    年头实在有些久远,如非刻意回忆,好多东西都已经泯灭在了时雍的记忆中。此刻,在赵胤的提醒下,时雍看着面前这张清冷矜贵的俊脸,回忆了许久,恍惚般想起一事,皱眉道:“我想起来了,我去朝廷军的营地求见,因人家不肯相信,我便将钱袋呈了上去。那个兵士拿过去后就入了营房,再出来就将我带入了赵焕的营中……”

    赵胤问:“没还你?”

    时雍摇摇头,“钱袋本是偷的,里头碎银也已经被我拿走,我也就没有好意思再问。而且,当时我一门心思说服赵焕,让他相信我,可以引他们入山,就没有想那么多。”

    时雍越说越气,“不知该说是我们缘分不到,还是该怪道常逆天改命………”

    朔及往昔,她开始相信道常。也许,荼山寒潭的相遇,原本是她和赵胤故事的开始。是道常是一己之力扭转了乾坤,可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得了宿命。兜兜转转,她们又回到了命运的轨道上来。

    “我想想看啊……”时雍又恢复了先前戏谑的表情,看着赵胤微微发笑,“你在荼山伤得不轻,伤后半月身体应该没有痊愈。可你不管不顾,带伤领兵前去荼山,是不是那时就为了去找我,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赵胤脸上也浮起笑容,“说对了一半。”

    时雍不满这男人总是破坏自己风光雪月的幻想,嗔怨地瞪他一眼。

    “哪一半。”

    赵胤平静地道:“没有你我也会亲自前往。”

    时雍的嘴巴立马撇了下来,小脸都黑了,却见赵胤又扬起一丝笑容,“确有一半因素是想去救你这个小可怜……”

    朝廷大军所到之处,但凡荼人都无甚区别,他怕时雍死于战乱之下。

    只可惜,到底是阴差阳错了。

    时雍皱了下鼻子,“只怕道常在天有灵,也无法瞑目了。”

    赵胤道:“是人,就逃不开宿命。”

    说到宿命,时雍又想到了上辈子的惨死。一旦前因后果都想明白了,有些事情的逻辑也就更清晰了。

    “侯爷……”

    她望着赵胤,眼睛温润得仿佛要滴出水儿,嘴里的话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幽凉。

    迟疑地问:“皇帝对我心生忌惮。是不是与将军坟那事有关?”

    赵胤没有隐瞒,点点头,“你后来到京师,同赵焕……”他停顿下,眸底微暗:“闹出那样大的动静,陛下定然会派人去调查你的身世。通宁宣抚司虽然离此千里,荼山四十八寨子也早已灰飞烟灭,但当年的事情不是无迹可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时雍入京后虽然从来不会对人刻意提起荼山那一段遭遇,但也不完全避讳。朝廷铁了心要查一个人,又怎能瞒得住?

    天机开,荼人来。瑞凤起,大晏灭。

    这十二字箴言,加上她的“大有作为”直接就要了她的命。

    “你开矿山,走盐路,广置田地,累积财富,还能出海通商,一个女子长袖善舞,惊才绝艳,再结合你与楚王赵焕的关系……”赵胤眼风微抬,落在时雍的脸上,声音略略低沉,“在陛下眼里,你就是来自荼山的那只瑞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