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67章 许婚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那夜的事?

    陈红玉的脑子闪回到那天离家出走时,在城外遇上歹人袭击,差一点小产的事,脸色微微变了变,看着哲布不吭声。

    哲布沉下眉来,慢慢握住陈红玉的手,察觉到她肌肤冰冷,哲布往掌心里捂了捂,声音低哑了几分。

    “月娘,你受罪了。那日你去良医堂,我便想来瞧你,又怕多生事端,对你我无益,心下便觉得还是要从长计议……”

    陈红玉眉头皱了皱,手微微一紧。

    在她印象中,哲布并不是算十分冷漠的男人,身上有着塞外男儿的英武,却也少了一些细腻和温柔。

    更何况,在阴山皇陵的时候,两个人在事后都默契地选择了回避,不去探听彼此的身份,不去了解对方的想法,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仅仅只是在百媚生的催动下,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而已。她和他,当时都不想也不需要对方来负责。

    为什么眼下他突然变了?

    因为她身怀有孕?

    陈红玉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卑劣的人好像是她自己,“比文招亲”这一招,不就是逼迫他出来为当夜的事认账么?陈红玉脸颊稍稍发热,手默默往后缩。

    “说来,是我为难王爷了。本不该以孩子相挟,逼王爷承认……”

    呵!

    哲布发出一声轻笑。

    “这怎么能说是逼迫?本王是心甘情愿的。”

    陈红玉抬头看他:“当真?”

    “这个岂能有假?”

    “那为何王爷会等到最后一日,最后一刻才来?”

    陈红玉问得肃然,哲布看着她想了想,轻轻一笑。

    “倘若我说,是故意激你,免得你又退缩再逃,你可相信?”

    陈红玉偏开头去,微微一笑,“不是很信。”

    哲布蹙着眉头看她片刻,突然将她拉近,低头道:“我明白。虽然你我在阴山已然…………但说来我们尚属陌生,你不信任我,对我有所保留也是应当。”

    顿了顿,他又浅浅地咳嗽一下,微笑道:

    “不过,我母后喜欢你,北狄和南晏本也想要联姻,你我又能得相认,不是天意又是什么?月娘,顺应天意便是。”

    陈红玉回他一句。

    “王爷认下这事,就是为了联姻,顺理成章吧?”

    她说得很轻,带了一丝莫名的哀怨。联姻对女子而言代表什么,哲布知道,听罢,他看陈红玉一眼,带着笑意哼了一声。

    “今日联姻的若是旁人,月娘这么想也是应当。可联姻的是本王,那月娘大可放心。我是最不耐烦那些礼数的人,倘若当真心中不喜,谁也逼不了我成亲。”

    陈红玉撇嘴,“那你喜欢我什么?”

    哲布看着她低了低头,认真道:“你是我孩儿他娘,你说我不喜欢你,喜欢谁?”

    陈红玉闭了闭眼睛,幽声一叹道:“倘若没有孩儿呢?”

    哲布迟疑片刻,“那我与月娘,想必会就此错过了。”

    陈红玉当即睨着他,抿唇无声。

    哲布笑道:“没有孩儿,月娘可会比文招亲?不会。没有孩儿,月娘可会帮我说服国公爷,将你许配给我?不会。不是错过又是什么?”

    陈红玉的脸色好看了些。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哲布细想一下,“其实在阴山时,我便怀疑是你。月娘仔细想想,那日进入皇陵的女子,统共也就那么些,逐一排除对我来说,并不难。但月娘缄默不语,我也无从查究。因此,母后提议托长公主向定国公提亲,我便默许了。岂料……”

    他一笑,自嘲地道:“国公爷瞧不上本王,拒绝了。”

    陈红玉道:“那你随同长公主入京,又是怎么想的?”

    哲布道:“自是想着怎么才能求得芳心,娶回母后中意的儿媳了。”

    陈红玉不信,瞥他一眼。

    “奉天殿上,你可是没有拒绝陛下的安排……”

    哲布道:“那是因为陛下心下最属意的人,是你。”

    说着,他倏而又是一笑,“月娘以为在御湖旁,我为何要留下氅子?你莫非以为,当真是给明光郡主的?”

    陈红玉看着男人略微黝黑,却格外英挺俊朗的五官上,带着一抹暖暖的笑,目光极亮地扫他一眼,语气不由添了几分俏意,“难道不是?”

    “月娘明知故问。”

    哲布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侍卫的提醒。

    “王爷……有人来了。”

    哲布说一声知道了,突然转过头来,盯住陈红玉看了半晌,眼睛一热,孟浪地揽住她的肩膀,往怀里带了带,便将人搂住。

    “月娘,我今日来,只是为了叫你安心。无论如何,我这一趟大晏之行,都是要将你娶回去的。你眼下什么都不必做,安心等我来娶你便是。”

    男人的胸膛温热一片,呼吸落在脸上潮湿而温柔,陈红玉心跳得几乎要蹦出胸膛,在那种独属于男人的气息与力量里,她挣扎不得,脑发热得差一点晕厥在哲布怀里。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男人这般对他。

    虽然赵焕也曾有过一些诸如牵手和搂抱的举动,但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没有哲布以前,陈红玉以为男女间就是那样,再亲密都有疏离,淡淡的牵手,淡淡的拥抱,永远隔着一层距离。

    可落入哲布怀里,她才发现不是那样。

    属于男人的胸膛是无比炙热的,他的心跳也是无比强劲的。

    那是为她在跳动,而不是无心的敷衍。

    又慌又乱的陈红玉,在男人高大的身躯笼罩下,脑子乱成一团,许久,才回了一个字。

    “好。”

    “好月娘。”哲布低头看她,只见到她脸上一片红霞,不由又是一笑,双臂微微一收,“我先走了。”

    “嗯。”

    “我会派人护送你去良医堂。”

    陈红玉嗔怪地瞪他,“不用护送了。光天化日之下,哪还会有王爷这样的土匪?”

    “哈哈哈哈哈!”哲布爽朗地大笑,轻轻捏一把她的脸,“月娘说得不错,本王看中的小娘子,哪怕做土匪来抢,也是要抢回去的。”

    陈红玉哭笑不得,看他笑得开怀,没好意思反驳他,只是推了他一把。

    “你快些走吧,莫要让人看见。”

    哲布敛住表情,勾唇看她一眼。

    “香一个。”

    声音未落,不等陈红玉反应,他突然低头,嘴唇飞快地掠过陈红玉的唇片,发出低低的一笑。

    温热的气息掠过嘴唇,陈红玉脑子里嗡的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一道高大的身形已经跃下马车。

    小鹿儿在心里乱窜。

    陈红玉摸着发烫的嘴巴,一时羞涩不已。

    ……

    两天后,宫中便传来了好消息。

    光启帝召定国公进宫,不知对他说了些什么,固执的陈宗昶便应下了女儿这桩婚事。

    陈红玉将喜讯告诉时雍,心里满是疑惑。

    “说来还是咱们的陛下高明,只是一席话,就能让父亲改变主意。”

    时雍看着她脸上的喜色,只是笑。

    “你错了。不是陛下说动了定国公,而是定国公自己想通了。”

    陈红玉拧眉,“想通什么?”

    时雍笑着轻捏她的肩膀,“女大不中留。你那颗心都歪到人家身上去了,他要执意拒绝,岂非坏了你的姻缘。至于陛下么?只是给定国公下台阶的梯子。毕竟他老人家坚持了那么久,若非圣意,国公爷又怎么好意思轻易改口?”

    陈红玉恍然大悟。

    “还是阿拾聪慧,当世奇女子。”

    时雍挤眼,“不客气。你说的正是区区在下我。”

    陈红玉瞥她一眼,轻轻“哦”一声,突然换上一幅严肃的表情。

    “不过,我父亲今日从宫中回来,还提及一事。与大都督有关的,你想不想听呀?”

    时雍当即来了兴趣,“说说看。”

    陈红玉道:“求我。”

    “……”

    时雍上手就去挠她的痒。

    “你说不说。”

    陈红玉笑得咯咯地,左右躲避不及,猛地一把拽住时雍的手腕,喘着气笑道:

    “我说我说。是好事情……陛下要给大都督封王了。”

    封王?

    时雍手指一顿,停下。

    谁说这不是大好事呢?

    可是,赵胤知道这件事吗?他可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