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山无策〕〔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王妃她又给人算卦〕〔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木叶:宇智波家的〕〔清穿之扑到四爷怀〕〔双城之战:从法师〕〔斗罗:武魂殿万岁〕〔黑篮之灰色花开〕〔轮回世界:傅青海〕〔人生副本游戏〕〔我真是佞臣啊〕〔这个体质便宜卖〕〔霍格沃茨的考古学〕〔斗破之缘起青山镇〕〔洪荒之大巫师〕〔我世袭狱卒,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68章 阿拾想过的那种日子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光启帝要敕封赵胤为王的消息,很快传开,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为年节上的大晏京师带来了新一轮的谈资。大晏朝立国开始,有过无数的皇子皇孙,封王更是多不胜数。但是像赵胤这样的荣宠,仍不多见。

    天子脚下的百姓,喜欢论政。明明是一桩朝堂大事,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民间,大街小巷、茶楼酒肆,无数人都在讨论。王侯将相,自古男人的业之大成,实在刺激人的神经。

    今日才初十,赵胤已然去了锦衣卫衙门。时雍去鼓楼街宋家吃饭的时候,见到下值归来的宋长贵,当头第一句,宋长贵就问起她这件事情。

    “听说陛下要给咱家姑爷封王了?”

    不待时雍回复,宋长贵就接下了第二句。

    “一旦封王,是不是要赐封地,离开顺天府?”

    时雍方才没有想到这里去,看到宋长贵巴巴的目光,她沉吟一下。

    “怎么你们都听到消息了,我却是不知情?侯爷也没有说起过——”

    “是吗?”宋长贵也有些诧异,“府衙里都在说,今儿个我回来的时候,府尹大人还特地跑来恭喜我呢。”

    时雍:“也不知哪里传出的风……”

    父女两个人在那里说话,王氏已经端着吃食走了进来。

    她嗓门大,一下子盖过了时雍和宋长贵的声音。

    “拜相封王那是好事,想那么多做什么?福分来了,咱就接住,接不住掉地上的,碎了就碎了……快来,快来!吃饭才是正经事。”

    噗!

    时雍同宋长贵互视一眼,笑道:

    “你别看我娘,大字不识一个,可说出来的话,句句在理,当代贤士也不过如此。还有什么事,比吃饭更为紧要呢?”

    宋长贵连声道:“是是是。”

    王氏飞起一眼看他,摆开筷子,又扯着嗓门叫宋香和宋鸿。

    “吃饭了!吃饭了!都在墨迹什么?”

    一家子团坐在桌上,时雍笑盈盈地与他们说话,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刚入夜,天上飘起了雪,不一会儿,宋家的小院就白茫茫一片了。

    春秀和子柔两个小丫头在院子里追逐玩雪,大黑跟在她们后面跑来追去,不时发出呜呜的吼声,直到春秀“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时雍正在煮骨头准备喂大黑,听到吼声冲出去一看,小丫头已经爬起来,又与子柔掐上了。大黑很辛苦地在旁边“劝架”,扯一下这个的裤腿,拉一下那个的衣袖,像大人吼孩子似的,冲他们发出警告。

    好一幅“雪中嬉戏图”。

    这满满的生活气息,让时雍的眼窝噙满了笑。

    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刚要转身去灶上,就听到外面传来喊声。

    “郡主,侯爷来了!”

    前脚喊声才落下,赵胤后脚就带着谢放和朱九等人进来了,飞鱼服、绣春刀,一袭玄黑披风在雪风中猎猎纷飞,他走路的姿态极为端正,身姿挺拔,气宇轩昂,在一群英俊锦衣郎的簇拥下,极为出众。

    时雍迎上去,“今儿这么早?”

    来宋家之前,时雍有告诉赵胤自己的去向,也知道他会来接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今儿他下值这么早而已。东定侯是个拼命三郎,对任职范围内的公务,当真是呕心沥血。

    赵胤看着时雍身上的围裙,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下。

    “阿拾在做什么?”

    时雍看一眼飞奔到赵胤的跟前,不停摇尾亲热他的大黑,微微一笑。

    “煮骨头,给狗子。”

    赵胤摸了摸大黑的头,“丫头是用来做事的。”

    时雍笑道:“我喜欢亲自给大黑做吃的,你不懂。这就像养孩子一样,亲自动手才放心。”

    赵胤嘴唇抿了抿,看她的眼风里夹杂了一丝莫名的复杂。

    “等有了咱们的孩儿,大黑吃不吃味?”

    时雍愕然一秒,看着男人,噗哧一声笑了。

    “侯爷想得挺多呢?”

    赵胤的目光从她脸上往下落,不经意扫过她的小腹。

    “骨头煮好了吗?”

    “哎呀,闻到什么味儿没有?糊了!”

    时雍转过身,撒丫子往灶房跑去,两个丫头脚跟脚地跑进去。

    大黑抬起脑袋看了看,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嗷嗷”叫着去寻粮了。

    赵胤看着时雍的背影,眸底浮出浓浓的温情。

    ……

    从宋家离开已是两刻钟后,大黑的骨头到底是糊了,好在狗子受哄,时雍告诉他明日重新炖一锅,它也就不计较了,叼着骨头,主动跳上了赵胤的马车,趴在地上啃有点焦味的骨头。

    回到无乩馆,雪越下越大了,铺了厚厚的一层。

    朱九执了灯笼在前头引路。

    赵胤牵住时雍的手,低声道:“雪天路滑,阿拾注意脚下便可,不必一直看着本座。”

    时雍忍俊不禁,“谁让侯爷这么好看。”

    赵胤睨着她,冷唇轻抿,没有说话。

    一路上,时雍总是不停地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赵胤自然有所察觉。而时雍也没有想要隐瞒他,踩着咯吱作响的落雪,进入无乩院,净过手,捧着热茶,时雍直接就问了。

    “外头的传言,侯爷可是知情?”

    赵胤轻轻嗯了一声。

    时雍竖起耳朵,不见她有下文,眼睛便眯了起来。

    “你说这么机密的事儿,怎么就会传出来?按理来讲,这不应当是陛下一人的心思么?就算讲出来,也只有少数人知情吧?怎么就闹得朝野内外无人不知了。”

    赵胤眉头微拧,“因为这就是陛下的目的。”

    “啊?”时雍看他良久,恍然大悟般点点头,“一来试探你的反应,一来试探群臣和民间的看法。”

    赵胤没有否认,那便是默认了。

    “你说,陛下怎么就生出这个心思了呢?”

    赵胤没有回答她的话。

    这个时候,谢放领着小厮们进来,传上不美酒佳肴,一一放在炕桌上。

    时雍这才知道赵胤没有用晚膳。

    “侯爷先吃,吃完再说。”

    赵胤拉了她的手,“阿拾陪爷再用些。”

    窗外大雪封天,雪影映入暖阁。

    赵胤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子,手执酒盏,突然眯起眼。

    “我记得阿拾说过,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没有纷争,种花种菜。”

    时雍愣了愣,看着他道:“侯爷怎么又提及此事了?”

    赵胤将一杯酒递到时雍的面前,与她轻轻一碰,淡淡地问道:“阿拾可愿随我一同离开京师。”

    离开京师?

    仿若闷雷砸在头顶,时雍讶然地看着他。

    “传闻当真?陛下确有此意,封王、赐你封地?”

    赵胤顿了顿,轻嗯一声,片刻才道:“若爷要离开京师,阿拾可会随同?”

    时雍笑了起来,慵懒地扫他一眼。

    “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侯爷去哪里,我自然是要跟去的。”

    赵胤仿佛松了一口气般,俊朗的面容更为平静了几分。

    “兴许可以过上阿拾想要的那种日子。”

    天底下哪有没有纷争的地方?

    时雍并没有破坏气氛,俏生生地笑道,“那可太好了,求之不得呢。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赵胤皱眉:“等圣旨。”

    那天晚上两个人说了许多的话,大多是时雍在说,赵胤在听。时雍本想问他为什么突然想通了,接受这样的安排离开从小生长的地方,远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可是转念一想,天子要臣子做什么,也不需要臣子的意见吧?

    赵大驴向来是服从的人,如果是光启帝的意思,那他肯定不会抗拒。

    她不再多问,只是高高兴兴地侍候他喝酒,然后亲吻他,惹他情动,然后哄着他安睡。

    ……

    这场雪下了整整一天,整个京城银装素裹,别有一番风情。

    当诚国公府派人来传信时,时雍还以为宫中派人来传旨,出去见了国公府的小厮这才晓得是玉姬快要临盆了,小公爷派了马车接她过府,说是玉姬好似要生了,让她速去。

    时雍顶着个“稳婆”的头衔重生到宋阿拾身上,接生的事情真没干过几桩。

    “你稍等我片刻。”时雍回房披上厚厚的氅子,叫上娴衣和春秀,“拿上我的药箱。快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