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69章 紫微星异动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个雪夜寒冷异常,但诚国公府里却是热火朝天。

    照明的、传水的、扫雪的,丫头婆子络绎不绝地川流在玉姬的卧房,雪地里一串串脚印,雪花飞舞的天地里,呵气成霜。

    时雍乘坐的马车刚一落地,她便一跃而下,直奔玉姬卧房。

    玉姬已经发作了,来的路上听小厮说,是夫人起夜时不小心滑倒导致的。

    元驰在门口走来走去,诚国公夫人绞着手帕紧张得绷直了身子。

    时雍来不及多说,也没有行礼,朝他们略一点头,便打帘子冲了进去。

    房里的地龙烧得很足,丫头产婆都紧张得汗流浃背。玉姬躺在床上,咬着唇痛苦的呻吟,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棉被早已滑落到腰下,地上的两个水盆里,清水被鲜血染红。

    触目惊心。

    “我来了……”

    时雍打开药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套戴上。

    “眼下如何了?”

    “郡主……”玉姬呻吟着唤她,“帮帮我,救我。”

    产婆抢着接话,“胎儿头大,卡在产道里出不来,凶险呀……”

    屋子里闷得如同一个蒸笼,时雍听着玉姬的喊声,心脏微微一抖,下意识想到赵胤先前说的那句话——他们的孩子。这个时代女人生孩子就真的是鬼门关。

    女人生孩子的疼痛,时雍有理论,可理论和实践不同,看着玉姬撕心裂肺的哭叫,后背仍是一阵阵发麻。

    “啊……好痛……我好痛。”

    “夫人你忍一忍,再忍忍就好了。”

    “看到头了,用力啊,夫人。”

    “夫人,用力!”

    “啊!”

    鲜血崩泻而出。

    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床褥染得猩红一片,颜色近黑,惨叫声更是如入地狱。

    “不行!出血太多,这样下去不行了。”

    时雍抽出银针为玉姬连扎几针,护住她的心脉,转头吩咐丫头。

    “找一个大浴桶,灌满温水,要快!”

    丫头应声跑了出去。

    旁侧的产婆却是愣了一下,“敢问郡主,做什么用?”

    “分娩。”时雍简洁地回答,说完回头查看玉姬的状态,低头安抚:“你别怕啊,有我在,你会安然无恙的。”

    玉姬双眼染泪,“痛……我好痛……”

    “我知道。”时雍润了润嘴,“等下我把你放入水中,你会好受一些。”

    玉姬满头大汗地抓紧她的手,不知听清她说的话没有,只会点头,两个产婆却是大惊失色,“从未听过在水中生孩子的,郡主,这恐怕不妥……”

    “啊!”玉姬疼痛叫喊:“听……郡主的,听她的。”

    产婆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时雍知道她们的顾虑,面色微微沉下。

    “有事我担着,还不快去准备!”

    ……

    玉姬已然耗尽了力气,在她的身体被抬入浴桶里时,她身子激灵一下,不知是水温的刺激还是情绪的波动,呻吟着,突然张嘴大骂。

    “元……疾行!你是个混蛋!”

    “混蛋……啊!”

    凄厉地叫喊着,玉姬整个儿泡在水里,虚弱地张大嘴巴,感觉身子突然轻了不少,像是被水托举起来似的,而因为她的用力大骂,身下突然下坠,腹部松开,感觉有什么东西滑落下去,紧接着,耳边便传来“哇”地一声哭喊。

    是婴儿的声音,雄浑、有力。

    “生了生了!”

    “哇……哇……”

    外面的元驰早已等待不及,听着婴儿的哭声,像得了冲锋的号角一般,扒开帘子就冲了进来,扑向玉姬,紧紧抓住她的手。

    “早知道骂我如此管用,你就该早些骂的……”

    “滚!”玉姬像缺水的鱼,嘴巴一张一合,浑身湿淋淋地,双眼大睁着瞪着元驰。

    元驰嘿嘿直笑,“等会子再滚。等你骂够了的。”

    “我要看看……孩子。”玉姬转头看向丫头。

    孩子的脐带已经剪断,时雍正在低头处理肚脐,闻声回头一笑。

    “恭喜小公爷,是个小公子。”

    “公子么?”玉姬喃喃一声,神色明显不如方才亮了,声音更是不无遗憾:“为何不是女儿……”

    诚国公府都盼着生个大公子,但玉姬不同,狄人族以女子为尊,她最想要的是女儿。元驰看她失望的表情,连忙握着她的手安抚。

    “无防,头胎生儿子,下一胎咱们再生个女儿,去做酋长……”

    玉姬吸气,用尽力量推他。

    “滚……想都别想了……”

    ……

    多年以后,时雍看到玉姬左手牵一个,右手牵一个,元驰怀里还抱着一个的情形,总是回忆起今日在诚国公府为玉姬接生时的样子来。只是,彼时的玉姬和元驰,已经冰释前嫌,小日子更是如鱼得水,和和美美。

    只说眼下,诚国公府上上下下欢天喜地地迎接着大公子的到来。

    老诚国公更是欢喜得当场提笔写下孩子的生辰八字,交到元驰的手上。

    “去!你亲自跑一趟庆寿寺,就说请大师为我家大孙子,赐一个小名,能补益八字的。”

    元驰看了一眼,狐疑地道:“父亲难道不知道,觉远大师就在京中?”

    诚国公愣了愣,又是一喜,“在京师何处?还不快去请!”

    元驰笑道:“眼下人在宫中。我也是听靳薪说起的,觉远大师那日突然觐见陛下,不知是窥得了什么天机,陛下还专程留他下来,共事商讨呢。”

    “那敢情好,不用我们跑那么远的路。明儿一早,为父去求赐字。”

    诚国公父子二人说话的时候,时雍刚好从内室出来。

    乍一听到元驰那句话,心里条件反射地一凛。

    觉远入宫找皇帝,和皇帝突然要敕封赵胤为王,有没有直接关系?

    …………

    承干殿,灯火通明。

    光启帝与觉远和尚相对而座,李明昌挑了挑灯芯,默默退到一旁。

    “阿弥陀佛!”觉远打了个佛手,双眼幽深地盯着棋盘,突然叹息摇头,那模样颇有一种飘然若仙之感,“命数如此。贫僧道行浅薄,实在无他法可解。还望陛下见谅!”

    光启帝眉头紧锁,慢慢捻起手上的黑子,落在棋盘。

    “大师不必客气。既是天意如此,那朕便遵从天意罢了。”

    唉!觉远长叹一声,“陛下圣明。”

    恰在此时,小椿子低头小步入内。

    “启禀陛下,大都督求见。”

    光启帝抬头看一眼燃烧的烛火,“快请!”

    觉远畏惧赵胤,身子下意识地绷起,看着光启帝道:“那贫僧先行回避……”

    光启帝笑了,“大师不妨同朕一起见见阿胤?”

    “这……”觉远迟疑,“贫僧还是不见了吧?以免大都督又责怪贫僧怪力乱神,搬弄是非。”

    光启帝不着痕迹地勾起一侧嘴角,“你连朕都不怕,却是怕他做什么?除非你所言确实存疑,不然你秉承天道行事,为何要回避?”

    觉远硬着头皮坐了回去,轻抚一下干净的僧衣,神色仍是有些不自在。

    光启帝轻笑起来,“看来这个阿胤着实令大师头痛。”

    觉远沉默一叹。

    他那是怕么?是惹不起。

    脚步声有节奏的传来,觉远手上的佛珠转动得越来越快,直到赵胤进入内殿,向光启帝请安,他的手指才骤然停下。

    “免礼。”光启帝朝赵胤摆了摆手,叫李明昌:“赐座!”

    李明昌应道:“是。”

    赵胤看一眼觉远,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只是朝他平静地看了一眼。反倒是觉远大和尚,也不知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看到赵胤出现,便不知手足如何摆放了一般。

    “贫僧见过大都督。”

    “大师有礼了。”赵胤淡淡道。

    光启帝笑问:“阿胤此时入宫见朕,有何要事呀?”

    赵胤的目光不紧不慢地扫过觉远,面无表情地望向光启帝,“臣此时入宫,原是有事相问。眼下看到觉远大师在此做客,臣已然有了答案。”

    “哦?”光启帝道:“朕倒是好奇,阿胤想问什么,答案又是什么?”

    赵胤突然冷笑一声,剜向觉远和尚。

    “大抵又是掐指一算,国朝又有大事发生。或是夜观天象,发生紫微异动,帝星示警了吧。不然,陛下也不会这么急匆匆地想把微臣赶出京师,放逐天涯。”

    觉远哑然。

    因为赵胤的话虽然不是他原本的说辞,却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光启帝哈哈大笑起来。

    “非也非也。封王赐地怎会是放逐天涯?我大晏自太祖爷起,便有亲王分封的传统。藩地繁盛、兄友弟恭,也是江山社稷之福……若能就此恢复阿胤亲王身份,朕以为这紫微星倒是动得好。哈哈哈。”

    皇帝一个人笑得畅快。

    就好像“帝星异动”这种危害江山社稷的事情出现,他竟像是快活得不得了。

    觉远和赵胤谁都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光启帝终于笑完了,看了看相对无言的两个人,清了清嗓子。

    “不必如此严肃。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个帝星它,它再怎么动,也是在咱们兄弟二人之间动,又没有动去外人家里,怕什么呢?”

    觉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