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73章 再回天寿山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没有马上回答时雍,而是目光柔和地看了她片刻,然后朝她伸手。

    “来。”

    时雍愣了愣,走近去,将手放在他摊开的掌心。赵胤牵着她慢慢站起来,突然用力,一把将人拉入怀里,“我们回房里再说。”

    “……”时雍瞄他,“说正事,你性急什么?”

    “前厅人多嘴杂。”

    看他说得严肃,不像是玩笑,时雍忍住好奇心,沉默地同他一道出门。

    ……

    天上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雪花。

    赵胤将时雍揽在怀里,裹在自己的风氅之下。

    他不说话,时雍也不说话,直到回到房间,赵胤将她的暖手炉拿过来,塞在她的手上,这才坐下来,淡淡地说了一句。

    “李明昌不算是我的人。”

    “这从何说起?”时雍费解地看着他,赵胤却不马上回答,而是将她和暖手炉一起薅在怀里,不紧不重地抱着。

    时雍动弹不得,只得巴巴地贴着他,眉头皱起,“王爷不想说,不说便是,干嘛一直欺负人。”

    赵胤哼声,掌心拍在她的脑门上,“我对李明昌有些恩情。一有机会,他便会维护我一二罢了。”

    “这可不是维护一二。”时雍瞄他一眼,顿了顿,又道:“我看李明昌的模样,那是唯你马首是瞻了。”

    赵胤长长一叹。

    “此事本座也无奈,谁让他如此敬重本座之才?”

    “呸,臭不要脸赵大驴。”时雍给他一个白眼,“不说实话。”

    赵胤看她娇俏万分地骂人,小脸上是一副不羁的模样,有些好笑。

    “李明昌对我,有所言,有所不言。只因我拜托他的事情,与陛下的安危有关,他才肯听我的。阿拾听话没有听全,便疑神疑鬼,还辱骂夫君该当何罪?”

    时雍上下打量着赵胤的神情,看他一派坦荡,不像说谎。

    “好吧,我信你。”她又挑了挑眉,“那敢问夫君,要如何处罚?”

    赵胤拧眉思忖片刻,突然一个眼风扫来,在她的耳边低低耳语:“一会回屋,阿拾再给爷来个……惊喜?”

    “噗!”时雍喷笑,一时间笑颜尽展,“是蒙眼那种惊喜,还是捆绑那种惊喜?”

    “小蹄子好大胆子,看本王一会怎会罚你。”赵胤第一次用“本王”称呼自己,显然是渐渐适应了这个角色。说罢,见时雍吃吃发笑,他偷偷勾唇,用力将时雍圈在怀里,在她额间轻轻一吻,慢慢敛去玩笑的表情,整个人肃然下来。

    “阿拾,此去锦城,兴许这一生都无法再回京师。”

    时雍道:“不怕。王爷在哪,我就在哪。”

    赵胤轻笑,语气带一丝叹息。

    “一走便是一生,阿拾可要想好。”

    时雍看着他的表情,微微一笑,“嫁给王爷那天起,阿拾就已经想好了。再说,我自西南而来,再回西南去,如若归乡,对京师并无挂念。依我看,舍不得,心有记挂的人,那是王爷才对。”望着赵胤眸中的沉沉浮浮,时雍哦一声,语气又不由酸了几分,“哦,我想起来了,王爷还有一个美貌的外室养在京中,此番远去,就临幸不上了。”

    赵胤瞪她。

    时雍眼风一剜,“王爷要是舍不得,那就把京师第一美人阮娇娇一同带去吧?”

    “你这小蹄子。”赵胤哭笑不得,气氛被她拐带,就再回不去,也说不成那些忧思怅然的话。

    于是,他一把捉了女人来,安置在自家膝上,双手圈住她。

    “我一生所有,俱在怀里,哪里还有什么挂念?”

    时雍看着他,点漆的眸子满带笑意,“我有那么好吗?值得王爷如此看重,以一生相托?”

    “值得。”赵胤轻顺她腮边的头发,“阿拾什么都好。”

    时雍听得心中像泡了蜜,含俏带娇地挽住他的脖子,额头贴了上去,正经道:“恭喜王爷,有如此眼光。”

    “……”

    光启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光启帝率锦城王太庙祭祖,告慰祖宗。

    次日,宝音长公主和通宁公主一行返回天寿山,赵胤和时雍同行前往。

    天寿山是永禄帝和懿初皇后的合葬墓,这是赵胤第一次以皇子的身份前来祭拜,准备小住几日。宝音很是劳心,令人在山下井庐为二人收拾了房间,安顿下来。

    原本赵胤是想住在甲一的守陵卫,离皇陵更近,又害怕时雍赖不住山上苦寒,也就没有推拒。

    大雪封山,井庐也是一片银白。

    宝音令人在屋里焚了香,摆了果盘,烧上火炉,幽香阵阵,暖烘烘的,众人团坐一起,很是热络。

    看时雍和赵胤二人夫唱妇随,恩恩爱爱的小夫妻情态,宝音长叹一声。

    “行程定在几时了?”

    时雍笑道:“回姨母的话,定在三月上旬,春暖花开。”她说着看了赵胤一眼,又笑盈盈地道:“我们要收拾一些家当,王爷还有些公务得交接处理,紧赶慢赶,怎么着也得一月有余。再有,二月底定国公府办喜事,我同红玉交好,怎么也得吃了这杯喜酒再走的。”

    说到此处,她声音低落了几分。

    “大婚后,红玉便要随哲布亲王北去哈拉和林,而我同王爷远去西南。一南一北,千山万水,也不知几时能见,说不定就是……”

    就是一辈子。

    此生都不可能再见面了。

    最后那句话时雍压在喉头,没有出口,怕影响了气氛。

    可是,仍然让宝音怅然了起来。

    长公主幽幽一叹,眉头紧拧在一起,“日子是有些紧了。”她的视线扫向赵胤,“就藩也不急于一时,再逗留些时日也是好的。”

    赵胤知道长公主是个率性之人,也知道她舍不得阿拾离开,连忙拱手道:

    “封王就藩,这是朝中大事,无乩不敢耽待,坏了规矩。”

    “哼!什么规矩?”宝音不满地哼声,“本宫要留你们在宫小住,我看哪个不怕死的敢嚼舌根。”

    当初赵焕本该早早就藩东昌府,正是因为他赖着不走,而赵炔也不催促,这才拖了下来。可是,赵胤分明不想做这样的人,让朝臣误会。

    “姨母……”时雍示意赵胤闭嘴,笑道:“等我去了锦城,寻些好玩的好吃的,给姨母捎带回京,定能叫你喜欢。你若是想我,也可常派人给我送衣送食,左右驿路通畅,方便得很。”

    “你这毛猴子想得倒美。我还给你送吃送喝呢?”

    宝音就受时雍的哄,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随即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陈岚,说道:“你们一走,我也不想久留京中了。等天气暖和些,便搬回井庐,不再过往那些闲事……”

    时雍也看了一眼陈岚,原本平静的心突然痛了一下。

    好不容易认回女儿,陈岚那么欢喜。可眼看着,又要分别了,怎会不难过?

    可是从头到尾,陈岚没有挽留过,甚至都不会像宝音一样发牢骚,只是和颜悦色地叮嘱他们照顾好自己,注意身体。慈母之心,令时雍有些难过。

    还有王氏,宋长贵,阿香,阿鸿……

    还有京中的一切。

    这一眼看得,她突然就难过了。

    “娘也要随姨母住到井庐吗?”

    陈岚笑道:“我与姐姐相处一辈子,自是要在一起。”

    宝音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有我在,你就放心吧,没有人能欺负了你母亲去的。”

    “可是……”时雍很想问陈岚,她和褚道子的事情,可这里不方便,她又生生把话压了下去,只是惭愧地道:“女儿不能在跟前尽孝,娘和姨母都要照顾好身子。”

    陈岚目光也浮起了雾气,拿手绢拭了拭,笑起来。

    “又不是生离死别,瞧这孩子,差点把我说得掉了眼泪……”

    宝音叹气,刚要说话,侍从进来禀报。

    “殿下,厂督大人回来了。”

    他用的是“回来”二字,时雍心里一紧,看了看赵胤,但见他不为所动,面色平静得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宝音却喜逐颜开,摆了摆手。

    “还不快请。自家人,何须通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