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76章 大事小事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说到这里,白马扶舟突然沉下声音,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这条命,是王妃给的。这些伤,却是为了大晏江山,为了长公主而受的。二位,看清楚了吗?可还满意?”

    触目惊心的伤疤就在眼前。

    当初能让时雍惊憾,落入甲一和赵胤眼里,也难免会有触动。

    赵胤黑眸微闭,一言不发。

    甲一默默端起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茶凉了,涩涩的味道,他突然觉得口苦,有点喝不下去。

    对白马扶舟的童年遭遇,甲一是清楚的,他也曾亲眼看到过那个小小的,瘦瘦的孩儿,弱弱跪在宝音面前求救的模样。

    唏嘘一叹,甲一道:“长公主对你视如己出,陛下又对你委以重任。老夫以为,厂督大人定然不会辜负这一番苦心。既然邪君组织已然覆灭,那此事还是不要让长公主知晓为好,免得她伤心。不过……”

    他说着又扬了扬眉梢,“无乩虽去了锦城府,我甲一还在。只要老夫活着一日,便不允许有人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厂督大人,你定要好好管住……那个人,否则,别怪老夫不顾长公主脸面。”

    白马扶舟轻笑,“那是自然。我白马扶舟可负天下人,唯不会负长公主。”

    稍顿,他侧头看向赵胤。

    “也不舍得辜负王妃的救命之恩。”

    哼!

    赵胤冷冷眯起眼,打量他那张被火炉烤得泛红的俊脸,没有情绪变化,一双幽暗的眼却更冷了见分。

    “但愿如此。”

    白马扶舟察觉到他的审视,抬起头。

    二人的目光短暂交接。

    赵胤挑了一下眉,白马扶舟地淡淡笑开。

    屋中三人再无言语,只有一炉炭火在静静地燃烧,记录下这个雪夜里的秘谈。

    ……

    光启二十四年二月十四,刚出新年,鼓楼街宋家就又办了一场喜事。

    朱九的家,在京师明照坊双碾街的下角头。

    这个地方商铺林立,很是繁华。朱家是一个大宗族,人口众多。朱九在锦衣卫当差,又是赵胤身边的人,在族中是得脸的家族子弟,为他娶媳妇儿,自然要办得风风光光。

    婚礼其实从年前王氏收下娴衣为义女那会儿,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三书六礼,样样不缺。王氏也践行了当初的承诺,虽然娴衣把她这些年在无乩馆当差攒的银子全交了上去,给王氏打点,朱九也私底下拿了不少银子,托付她把娴衣的嫁妆办得丰厚一些,莫要教她委屈,但王氏在这个基础上,仍然花了不少自家的钱,是当真把娴衣当成自家姑娘那么来操办了。

    宋家亲戚里有些嘴碎的,早早就背着王氏就给宋香上眼药,说她这个亲生闺女,不如养女也就罢了,连义女都不如。王氏现在抠的都是她宋香的肚腹,都是从她的嫁妆里省出来的。娴衣多拿一个,她宋香就少拿一个。

    这些人唯恐天下不乱,好在这次宋香倒是耳聪目明,被王氏骂得多了,脑子也渐渐活泛了。

    宋香很清楚她往后的日子得靠着谁才能立足,不仅没听这些人嚼舌概,反把那些人给教训了一通。

    “我们姐妹一向要好,母亲早有教导,不可计较这些长短。我们家现在有的,都是姐姐给的,往后我要短了什么,缺了什么,姐姐们都会给我。就不劳姑婆、婶娘操心了。你们家的姑娘许人了么?许的哪一家的儿郎呀?你家儿子娶媳妇儿了吗?说的哪一家的千金?”

    “……”

    一句话怼得人哑口无言。

    后来,就再没有人找她说三道四了。

    宋香是王氏养大的姑娘,性子其实也像王氏,只是前两年受了些夹磨,她对时雍有些艳羡,全家人都把时雍当宝,她自己脑子一时没转过来,人变得有些低落,后来想通了,也不好意思开口求活。

    年前,王氏准了她和刘清池的婚事,她又亲自看到那天大姐回来,塞给了娘许多首饰金银,还有两张地契,说是等她离京,这些留给阿香做嫁妆。

    宋香年岁稍小,婚礼定在了今年冬至,时雍那时人在锦城,无法回来看她出嫁,便早早给她安排好了。

    得知此事,宋香惭愧莫名,听不得半点人家说姐姐的不好,何人还挑唆得了?

    宋家的喜宴是从正月十三的晚上就开始的,家门亲戚都来了,独缺宋老太。

    宋老太的案子是顺天府尹马兴旺亲自审办的,人下了大狱,也不曾大堂公开审理,说是宋老太一案涉及略卖妇儿,不方便将案件示众。

    故而,猜测的多,究竟是为何事,普通人却是知之不详。

    一开始,宋长贵这个大孝子,还多方奔走,想以老母亲年事已高为由,把人弄出来,多次提了好酒去找马兴旺通融。后来,马兴旺实在被他缠得没法了,将人请进去,谈了约摸半个时辰,宋长贵就灰头土脸的出来了。

    马兴旺没有要他的酒,只说了三句话。

    “知道你前头那媳妇儿是如何丢的?”

    “不知道?要不你去大牢里,问问你那老娘?”

    “哼!她都招了,你还能翻天不成?上头没有追究你老娘全家,已是仁慈。回去吧啊!”

    从此,宋长贵再没有插手过这个案子。

    宋家胡同却有不少说他不孝的闲言碎言,他不申辩,也不辩解。

    王氏是他的枕边人,宋长贵什么都不肯说,她也大抵猜到了一些,私底下只和自己娘家嫂子闲话,说两句宋老太“活该”,也就过去了。

    当然,王氏心里头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

    此事略过不表,只说这娴衣大婚当日,花轿从鼓楼宋家出发,一路吹吹打打,抬到双碾街的朱家,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那数十台丰厚的陪奁,当真是喜煞了京师的大闺女小媳妇。

    谁不想当宋家的女儿?这才叫出嫁呀。

    “新娘子来了。”

    “来了来了,新娘子来了。”

    今儿是个好日子,天上放晴。朱家的酒席都摆到了院子外面,延绵不绝。朱家宗族上上下下据说有几百口人,大孩子小孩子满场乱跑,嬉笑打闹。

    鞭炮声震天,看着喜娇落地,朱九喜逐颜开地撩了帘门,望向那一抹娇艳的红。

    “娘子,下轿!”

    一对新人跨火盆、拜喜堂,送洞房,惹来欢笑阵阵——

    时雍和赵胤吃的是宋家的喜宴。

    本来赵胤是不愿意去的,他最不耐烦这些应酬,以前魏州大婚他都是叫谢放前去代为送礼。不过,为了给娴衣撑场面,时雍硬是把他拉了来,除非他不认自己是娴衣的姐夫。

    姐夫这层关系,让新任的锦城王不得不去吃这顿喜酒。

    如此一来,便是他们不在京师了,娴衣在朱家也不会受人欺负。

    赵胤看时雍忙前忙后,精神头十分得好,不由叹息,“阿拾事事为人想得周到,可有心累之时?”

    “心累?怎么会?”时雍扭头看着他,笑得娇憨松快,比平常少了几分飒意,“我可开心着呢。亲友若能得欢颜,便是人间好时节。”她想了想又说道:“女儿家在这个世道生存,可不比男子。娴衣没有亲人,我不帮她筹划,谁人来帮她?”

    赵胤哼笑,“王妃可知,男子也不容易?”

    时雍斜斜地睨着他,一脸嫌弃的皱眉,“王爷又是哪里不容易了?”

    赵胤沉思片刻,幽幽一叹:“家有母狮,夫权旁落。”

    哼!时雍抿了抿嘴,玩味地笑道:“都没有叫你抄男训男诫呢,偷着乐吧。”

    赵胤无奈地叹息,“阿拾可是借了大黑的狗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岂是能随意出口的?嗯?”

    时雍盯着他看了片刻,老实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王爷无须生气,更不必失落。为了保证你的夫权。咱们家里,大事全由你做主,鸡毛蒜皮的小事嘛,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赵胤道:“何谓大?”

    时雍想了想道:“例如兀良汗攻打大晏?”

    赵胤冷眼睨她,“何谓小?”

    时雍眼睛都笑得弯了起来,“除去大事,其余都是小事,那都得听我的。”

    赵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