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79章 十年之约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个是赵云圳。

    宫中人人都说小太子近来懂事了许多,尚文习武,从无懈怠,得知赵胤和时雍要离京的消息,也没有哭闹,更不像往常那般纠缠不清,他似乎坦然地接受了这件事,还捎来书信和厚礼,祝锦城王夫妇一路平安。

    过了年,赵云圳个头又长高许多,当真是个半大少年了,行事仿佛也懂得了周全。

    然而,时雍和赵胤去向他谢恩,赵云圳却以“要温习功课”为由,避而不见。小丙出来禀报时,告诉他们,赵云圳眼睛都哭肿了,不肯出来见人。时雍心里头清楚,这孩子执拗,心里头难受,却在故意逞强。

    时雍心痛这个没娘的孩子,身在高位,却无处可以诉苦,想找个机会去安慰她,却被赵胤阻止了。

    他道:赵云圳是未来的君王,该长大了,须得他承受的事情,谁也帮不了。

    既然离京已成定数,无法改变的事情,不如让他消化消化好了。

    时雍接受了赵胤的说法,没有再去东宫,只是托人给赵云圳送了些王氏做好的零嘴,还有一些陈岚和褚道子近来研制的药丸子……

    后来,赵云圳留下了零嘴,把药丸退了回来,附上字条一张。

    “本宫身强体健,你莫非是在咒我?”

    时雍看着小小年纪已写得力透纸背的那一手好字,默默收了下来。

    ……

    第二个让时雍头痛的人,是乌婵。

    近来京中热闹。

    定国公府更是好事连连。

    少将军陈萧擢升,手握重兵,一跃成为朝廷新贵,军中大员。掌左军兵马,如一方诸侯,体现的是皇帝的看重,将来前途自不可限量,少不得受人追捧,溜须拍马者更是上赶着示好,送上门的古董字画,金钱美人,不一而足。

    夫君的步步高升,对肚子里一直没信儿的乌婵来说,难以避免地会被人反复询问,或是用异样眼光审视,而她平坦的小腹仿佛成了万恶之源。

    内外压力,加上时雍和陈红玉的离京,让乌婵整个人都焦灼起来。少了主心骨的她,整个人如一只受惊的兔子,慌乱不安。但是,她又不好将心里的不痛快和烦恼全部倾倒给陈红玉和时雍,一个人默默地忍着,嘴巴都憋出了火疖子,食卧不安。

    这些小别扭,时雍察觉到了,却没有办法帮乌婵凭空变出一个孩儿来。

    生儿育女,讲究缘分。她仔细检查了乌婵的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也用药调整了这么久,偏生怀不上,也是无奈。

    因此,她转弯抹角地建议乌婵想办法说服陈萧,让他去检查检查,褚道子、陈岚都是好的医者。可是,时下的生育大事,全系于女子一身,生不出孩子好像就是女子的过错,没有人会在男人身上找问题。

    乌婵开不了口,尤其是当下。

    赵胤离京,五军拆解,陈萧肩上责任重大,整日里忙于交接军务,每夜顶着风雪回家都是三更半夜了,有时来不及洗漱,累得倒床就睡,乌婵实在没有办法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烦他。

    这事,也就只能拖了出来。

    一转眼,到了光启二十四年二月底。

    京中雪后初霁,离别的阴云却似更为浓郁了几分。

    时雍和乌婵默默地将伤感抛在脑后,欢欢喜喜地陪陈红玉准备嫁妆。

    二月二十四那天,一大早太阳就挂上了树梢,阳光大炽,又一封圣旨到定国公府。

    传旨的人,还是李明昌,他笑眯眯地进府,连道三声“恭喜”,这才开始宣旨。

    圣旨是给陈红玉的。

    大意是说,定国公府嫡小姐“知书达理,温良淑静”,甚得宝音长公主喜爱,漠北陪伴数月,情分宛如母女,现今“敕封为公主,赐号温仪”。温仪公主与北狄哲布亲王“比文得识,两情相悦”,钦定于同年三月初八,良辰吉日,远赴漠北哈拉和林完婚,一应嫁仪着礼部和鸿胪寺按制操办。

    明眼人都知道,虽说是借了宝音的口,但陈红玉这个“公主”称号,主要是为了匹配哲布亲王。所谓家当户对是也。不然,人家北狄一个亲王之尊,总不好随便许一女子为正妃。

    “恭喜温仪公主。咱们家也有公主了。”

    乌婵很是为陈红玉开心,接完旨回到后宅,便笑眯眯地拿起圣旨来仔细瞧。

    “真漂亮啊!每个字都好看,都写在点子上了呢。温、良、淑、静,我们的温仪公主……”

    “你别打趣我了。”陈红玉看她笑得开心,眉心微微拧了起来,执起她的手。

    “嫂嫂……”

    乌婵听她语气低落,抬起头来,睁大眼睛。

    “怎么了?”

    陈红玉抿了抿唇,“我离京后,你和哥哥要相亲相爱,照顾好父亲,常常来信……”

    也不知是哪个词触到了自己的情绪,话没落下,陈红玉就红了眼眶,“父亲严肃,但慈爱,哥哥憨直,却重情,你们有事多要商量。父亲和哥哥行事冲动,全靠嫂嫂从中周全……”

    乌婵听得伤感,吸了吸鼻子,也忍不住难受。

    “红玉,你别这么说,我惭愧得很……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个家里,我才是最冲动的那个人嘛。”

    噗!陈红玉眼睛刚要夺眶,又被她逗笑了。

    乌婵笑盈盈地拿绢子替她擦了擦,“别哭别哭,都要嫁人了,还在嫂子跟前掉眼泪,让人瞧见,还以为你不想嫁呢,哲布亲王该伤心了,一会儿又要夜闯定国公府……”

    “讨厌。”陈红玉彻底哭不出来了,看着乌婵,不免又想到时雍,想到三人的分别,一时间,心就像被人揪起来了一般,难受得很。

    “从此,你、我、阿拾,我们三个就要天隔一方了。这辈子,不知还能不能再相见……”

    哈拉和林远在漠北,锦城府远在西南,这一南一北,再加上乌婵在京师,当真是千里迢迢,风雨不度。要见面,谈何容易?

    两个姑娘你看我,我看你,都忍不住泪眼。

    时雍便是这时入内的,看着这情形,笑了起来。

    “一辈子可长得很呢,这么伤感作甚?我就愿意天南地北、到处游玩。待这次出京,就有机会到处走走了,哈拉和林是必去之地。只要你们愿意见我,总能见着。”

    陈红玉一听,微微带了一丝笑意,“此话当真?”

    “当然,我何时言而无信过?”时雍淡淡地笑着,用笃定的表情安抚着乌婵和陈红玉,“这样好了。我们三个,约下十年之期。十年内,一定要重聚,如何?”

    乌婵兴奋起来,伸出手,“一言为定。”

    时雍爽快地将手搭在她的手背上,用力抓了抓,“一言为定。”

    陈红玉伸出两只手,将她二人的手悉数握在掌中。

    “好,十年。一言为定。”

    三个姑娘相视一眼,随即一笑,沉重的气氛松缓开来。

    陈红玉转头,“青红,把父亲昨天拿来的好茶拿来,再上些果点。”

    青红唉了一声,笑盈盈地带着两个小丫头进来奉茶水。

    末了,陈红玉示意她。

    “你们下去吧,我要与王妃说会体己话,不得吩咐,不许进来打扰。”

    “婢子明白。”

    这些日子大家都忙碌着,京中各处行走,还有些不得已的应酬,耗心劳神,大家都有些厌烦,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难得这么清闲的随意说话。

    陈红玉低头饮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再问时雍,“你和王爷离京的日子,可定下了?”

    时雍看了乌婵一眼,正色道:“我今日来,便是同你们说这事的。三月初八送红玉出嫁之后,我们再休整一日,三月初十就要动身了。”

    乌婵脸上的微笑敛了起来,难掩的低落。

    “这么快吗?我以为怎么着也得到三月底……”

    时雍道:“我与王爷打算一路慢行,边走边赏玩山水。三月恰是好时季。再晚些走,怕遇酷暑,多有不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