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81章 追逐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陈红玉出嫁那天,乌婵与时雍几个人在画舫里逗留到黄昏,一边吃喝,一边追忆雍人园的过往,一直有说有笑,好不欢快。后来朱九来接人,笑着说起成格公主的趣事。

    这位公主也是个性子拧的,出城不多远,借口去“方便”,拎起裙子就要跑,想回到大晏,后来被哲布差人绑了回去,哭得嗓子都哑了。

    成格哭得稀里哗啦的模样,朱九是当笑话说的,不知道为什么,乌婵自己却听得突然就悲中从来,开始抹起了眼泪,到最后痛哭流涕,愣生生把眼睛都哭肿了。

    归家时,是时雍亲自把她送到定公府门前的。

    时雍看她两只眼睛肿成那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笑个不止。

    “将军夫人,丢不丢人啦?”

    “有什么可丢人的?”乌婵嗔她,嘴巴瘪瘪又差点哭了,“阿时。我舍不得你。”

    时雍抖出手绢给乌婵拭了拭眼泪,淡淡地笑。

    “别哭了,我这不是还在么?”

    乌婵抽泣不吭声。

    唉!时雍一叹,“婵儿,不管我去到哪里,我们姐妹都不会断了联系的。做了姐妹,便是一生。我死而复生,你都能一眼认出我来。你说,死都分不开,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分隔我们?”

    乌婵道:“你就会说好听的话,还不是要随了男人走,抛弃了我。”

    这哪里是抛弃?

    时雍哭笑不得,偏下头看她的脸。

    “羞不羞?叫人听去,没得要歪想。”

    “想就想——”乌婵突然抓住时雍的手,压低了嗓音,“阿时,你也带我走吧。我也想和燕穆他们一样,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可好?”

    “傻不傻?将军夫人。你走了,陈将军回来见不到人,可怎么办?到时候怕是要撵到锦城来找我要人。”时雍羞她,见她眼泪又要落下来,叹口气,正色道:“我走后,你和陈萧好好的过日子,知道吗?孩子的事,讲究缘分。等陈萧回来,你抽个时间带他去良药堂或是找我母亲……”

    乌婵泣不成声,没好气地瞪她。

    “看你这双眼睛哟。”时雍怎么为她拭泪都拭不完,索性放弃,轻轻拥抱她,掌心在乌婵背后慢慢安抚着,淡淡地道:

    “婵儿,明日我便不来了。”

    乌婵没有回答,只是将头垂得更低,抽泣阵阵。

    时雍接着道:“明日我还得陪陪母亲,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后日天不亮,我们就出发。王爷的意思是不惊动旁人,默默地走,悄悄地离开。你们都别来送……”

    说到这里,时雍也忍不住有些哽咽。

    “你知道的,我受不了送别。所以,婵儿,别来。”

    “阿时……”乌婵抬起头,双眼满是泪水,一片赤红。

    时雍拍拍她的肩膀,将她交到丫头彩云的手里,“保重,我走了。”

    要说的话,该说的叮嘱,都已经说过一遍又一遍,在此时反而已是说不出口。时雍不敢去看乌婵的表情,不敢与她对视,更不敢再听她的哭声。

    转过头,她三步并着两步上了马车,放下帘子,深吐一口气。

    “予方,走。”

    予方有些犹豫,“王妃,将军夫人过来了……”

    时雍哽咽,“走!”

    ……

    离别酒尽,怎说得,春残秋怨?

    闲日话别,光阴易逝,欲诉愁,恐无眠。

    最后一天与家人的相聚,时间快得如同眨眼一般。

    回到无乩馆已是子时,南去的行李早已备好,车驾齐整地停放在院落里,无乩馆的蜡烛,一直燃到四更。

    天还没有亮,火烛便将府邸照得宛若白昼。

    出门前,时雍亲手将香炉里的熏香盖住,又吹熄了房里的烛火,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

    “走吧。”

    赵胤看着她,默默伸出手,牵住她。

    那天送了乌婵回来,时雍也狠狠哭了一场,这会儿眼睛还没有消肿,昨日陪陈岚和王氏话别,她都是强撑笑容,亏了有赵胤在旁边为她周旋。不然,恐怕又要引来几个老人家的伤感了。

    夜静声寂,清风徐来。

    管家带着一干下人,全部候在府门前,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离别的不舍,有些泪点低的,甚至抽泣起来。

    “王爷,王妃!好走。”

    “一路平安。”

    “到了锦城府,要捎信来,好叫我们放心。”

    时雍听不得这样的声音,压住心里的难受,朝他们一笑,挥了挥手,快步走了出去,上了马车,将大黑紧紧抱在怀里,低头垂目。

    赵胤朝管家点点头,“有劳了。”

    管家泪眼:“王爷放心,小的会把家看好的。”

    赵胤嗯一眼,回头看一眼,淡淡道:“老爷偶尔会回来小住,伺候好他。屋子里有王妃留下的方子,他那老寒腿,也要顾惜着,若有不适,要叮嘱他去找通宁公主。”

    管家连连点头,诶诶有声。

    这些话,分明赵胤可以直接和甲一说的。

    但父子俩都不善于表达情感,管家便成了传话筒。

    ……

    府门外面,朝廷派去锦城王府的官员早已准备好了,此次南去,赵胤带去的人马不少,额外还有进行选派的王府长史、承奉等宦官。骑兵,弓兵,甲兵……浩浩荡荡如同长蛇一般,都安静地等待着。打头是一辆遮得严严实实的黑漆马车,王旗飘荡。

    赵胤理了理披风,抬头望去。

    星子未眠,天未亮。

    四更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这样静悄悄的离去,不会惊动任何人。

    甚好!

    谢放撩开帘子,赵胤慢慢扶时雍上车,自己再坐上去,平静地吩咐,“启程!”

    帘子放下,谢放翻身上马,沉喝。

    “出发!”

    连绵不断的车队徐徐而去,旗幡在清风中猎猎。

    快走出街时,谢放回头看了一眼。

    无乩馆门口的树下,一身黑衣脸戴面具的杨斐静静而立。

    一个人,一把刀,如同一尊雕塑。

    ……

    今日在城门口当值的人是早已升任锦衣卫千户的聂武,同他一样在城门的寒风中等候的,还有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晏靳新、指挥佥事易骁通、指挥同知陈寂、锦衣卫北镇抚使盛章、南镇抚使严曲春,以及左军副将军元驰和一群军中的旧部将领。

    锦衣卫的大人们整齐地排在左侧,五军中的将军们则是排在右侧,一个个顶着冷风,安静地候立着,直到看见赵胤的王旗映入眼帘,一句话都没有说。

    锦城王车驾到了跟前,众人这才齐齐拱手行礼。

    “属下等恭送大都督!”

    “末将恭送大都督!”

    世上再无大都督,时雍想到这句话,眼眶无端有些酸涩。

    马车里,赵胤却是紧紧握了一下时雍的手,幽幽地叹气。

    “免礼。”

    他没有打开帘子,只是平静地说道。

    “本王没有给诸位大人一一辞行,便是不想离别伤感。不承想,诸位会寒夜等候。唉,如此,那就道个别吧。自此千里,共一轮明月,望诸君保重为要!”

    众人齐声:“大都督,保重。”

    时雍看着赵胤冷峻的脸,赵胤却慢慢闭上眼。

    “诸位,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大都督——”

    “开城门吧。”

    “是!”

    齐齐的声音,低沉有力,又饱含情绪。

    晏靳新慢慢地扭头,看向城门的兵卒。

    “开门!恭送锦城王殿下。”

    兵卒应声:“是。”

    两扇把守关卡的大铁门在士兵的拉动下发出“哐哐”的震声,沉重、刺耳,仿佛就要划开这个离别的夜幕——

    众人都望着车驾,这时,背后却冷不丁传来一道长长的吆喝。

    “不许开门!”

    “太子殿下到——”

    突如其来的吼声破空而至,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怔忡。

    谁能想到,这位太子爷无声无息地老实了这么久,居然是等在这儿呢?

    时雍同赵胤对视一眼,既震惊,又不意外。

    “早知道我们就进宫去,好好地跟他道个别了。让他追到这里来,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劝说才好。”

    赵胤微微眯眼,平静地看着她,“无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