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86章 高龄大黑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陈岚已经带着随从到了锦城王府,只是王府占地极大,她走得慢些,赵胤知道时雍思念亲人,特地叫了谢放快步来报。

    “快!春秀,走快些。”

    时雍的心跳刹时快了起来,她已经许久不曾这样激动,甚至有些嫌弃苌言人小腿短,走得太慢,一个弯腰将孩子抱起来就大步往外跑。

    是喜的,是急的,她的心情说不出的雀跃,跑得步子都有些不稳。锦城王府是仿照京师皇城的规格按缩小版建成的,锦城王处理政务的承运殿如同奉天殿一般大小,从居住的昭明殿走过来,一路上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可以想见,时雍这般用跑的,得走多长时间,看到她模样的王府下人们,又得有多惊疑。

    “娘……”苌言被母亲抱在怀里,小身子一颠一颠的,呼吸着正月的霜风,感觉着母亲明显快于平常的心跳,再看春秀姐姐和子柔姐姐,还有放叔那张略带笑容的脸,小丫头很是不解。

    “是很重要的客人吗?娘为何这么着急?”

    时雍抽空拍她的脑袋,“你外祖母,你说重不重要?”

    苌言“噢”一声,大眼睛忽闪忽闪。

    “那娘快些,再快些。”

    时雍抱着孩子,走得气喘吁吁的,直到过垂花门,整个扑入赵胤的怀里。

    “王爷?”时雍叫了一声,呼吸着男人熟悉的气息,抬头看着赵胤脸上的笑,“娘呢?”

    “让谢放告诉你,就是叫你不要着急,你倒好,跑得这样快,摔了怎么办?瞧这一身的汗。”赵胤将苌言从时雍的怀里接过来,熟练地抱在怀里,刮了刮苌言的小鼻子,“又让娘抱你?腿是用来做什么用的?”

    苌言知道父亲宠她,半分不怕,抱住赵胤的脖子便咯咯地笑。

    “腿是用来踢哥哥用的。”

    赵胤虎下脸,“胡说!”

    苌言吐了吐舌头,认真了几分,“娘说外祖母来了,嫌弃苌言走得慢,是娘要抱我的,不关苌言的事……爹总是心疼娘,不管苌言的腿是不是真的很短。”

    赵胤:……

    时雍听得哭笑不得,在女儿后背上拍了拍,示意小丫头闭嘴,转而问赵胤:“娘呢,不是说已经到了么?”

    赵胤侧身刚要说话,几个侍从就抬着软辇走了过来。陈岚坐在软辇上,头戴风帽,一身素淡的袄子,罩了个裘皮斗篷,看上去与六年前变化不大,只是那双眼睛,在与时雍对视的瞬间,便眯起笑来,让眼角的皱纹犹为深沉。

    “阿拾……”

    “娘!”时雍喊了一声,喉头微紧,声音竟是沙哑了。

    当真是太久没有见到亲人,她激动得无以言表。

    软辇在垂花门前停下,时雍亲手扶了陈岚下来,两只手握得紧紧的,陈岚满脸堆笑,眼窝有些热,激动得好几次想开口说话,却又只剩下笑了。

    她是个温和的女人,言行得体,想是不惯在外人面前表露情绪,时雍懂事的扶住她。

    “娘,我们屋子里去说话。”

    陈岚点点头,看了看赵胤怀里抱着的小丫头,正好奇地端详着自己,那俊俏的小模样儿,有几分像赵胤,灵动的双眼和小翘鼻却是像极了时雍。

    陈岚心窝像灌满了暖意,“你就是苌言吧?”

    苌言害羞地将小脸儿往赵胤的脖子里贴了贴,听到赵胤低低说“叫外祖母”,她便大大方方地看着陈岚,脆生生地唤了。

    “苌言给外祖母请安,外祖母,你长得真俊,真是个可爱的老太太。”

    小家伙在锦城出生,除了时雍和赵胤,只有陪在王府的这些随从,没有旁的亲眷往来。因此,她全无京中贵女从小学来的那些礼仪姿态,说起话来,就如时雍平常同那些夫人小姐结交时那般,自在得很。

    时雍和赵胤对视一眼,只是微笑。

    陈岚却是顾不得平素的端庄了,笑容几乎快要裂到耳根去。

    “乖,乖。苌言最可爱,外祖母给你带了好东西……”

    陈岚回头就叫侍女小蛮,要拿礼物给小姑娘,那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时雍瞧得有些好笑。

    “娘,不急,我们进屋再说话。天寒地冻的,都挤在这里做甚?”

    说着她便扶了陈岚上软辇,陈岚执意不肯,最后还是拗不过时雍,由着他们陪着,一个人乘了软轿去昭明殿。

    一路上,苌言由赵胤抱着,那小嘴巴巴的,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一般。

    “外祖母,他们都说你是公主,公主是做什么的呀?手底下管几个人呀?”

    “外祖母,你是不是坐大船来的锦城?”

    “外祖母,京师有锦城这么大吗?”

    “外祖母,你是不是不走了?”

    “以后外祖母就留在锦城府陪苌言好不好?”

    童年无忌,有些话陈岚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幸得有时雍,对付这个刁钻滑头的小姑娘,她自有一套,母女两个边走边说话,一直到昭明殿。

    殿前的台阶下,几个人一条狗站在风雪中。

    大黑蹲坐在一个小男孩的旁边,小男孩约摸五六岁的模样,乍一看与苌言有几分相似,可仔细观察,气质却大为不同,这孩子模样更为凛冽一些,衣冠周正、双唇微抿,小小年纪眼神却极为锐利,与苌言的机灵鬼儿模样很是不同。

    但一眼就能认出来,他是赵胤的孩子。

    关于两个孩子都长得像赵胤的问题,时雍只能佩服某人的基因强大。见母亲眼巴巴地看着,微微一笑。

    “娘,他是临川。”

    赵临川看着软辇落下,端端正正地拱手弯腰,朝陈岚施礼。

    “外孙临川见过外祖母,问外祖母金安。”

    “乖。瞧这孩子,长得多好看啊。”

    陈岚走近,慈爱地看着临川的模样,欣喜地笑。

    “这孩子,像他爹小时候……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这连续两个“一模一样”让时雍有些幽怨,她瞥了赵胤一眼,嘴巴瘪了瘪。明明是合资产品,她还是主力生产者,愣生生搞成了像是赵胤的独家所有。

    她很是不满。

    赵胤放下怀里的苌言,腾出一只手揽住时雍,看向风雪中摇着尾巴的大黑。

    “你怎么也出来了?听到动静了?嗯?”

    这话成功转移了时雍的注意力。

    陈岚在临川的陪同下,正往昭明殿暖阁里去,时雍却停了下来,弯腰揽住大黑,拍了拍它身上的雪花。

    “天这么冷,不是不许你出来么?又不听话。”

    大黑摇了摇尾巴,用脑袋在时雍的腿上轻轻地蹭,动作再不是以前那般激烈狂野,而是有种慢条斯理的懒怠。

    陈岚回过头来,看着时雍和大黑。

    “还是那只狗吗?”

    时雍抬头,嗯一声,低头用脸在大黑的脑袋上贴了贴。

    “还是它——”

    陈岚看着眼前的大黑,想着它记忆里的模样,莫名有些伤感,“它跟我一样,也是个老家伙了。”

    时雍摸了摸大黑,笑道:“它可不喜欢人家说它老。对不对啊?崽,咱壮着呢。姥姥也不老,年轻漂亮着呢。”

    大黑回应地摇了摇尾巴。

    时雍微微一笑,“走,屋里去烤火。”

    算一算,大黑今年有十一岁了。

    在狗类里已是高龄。

    不论时雍如何精心地伺养它,仍是敌不过岁月的侵蚀。他的身姿不再像以前那样矫健,嗅觉也不若青壮时灵敏,耳力在退化,眼神也不太好,这两年,连腿脚都渐渐不便了,走路需得慢慢悠悠,有了迟暮的老态。

    为了让大黑过得舒服,时雍专门派了两个人照顾它的日常,自己也盯着,看着,有时候心里会时不时地害怕。

    尤其是大黑偎在她的怀里,一动不动,无声无息的时候,常让她胡思乱想,有一次她甚至怀疑大黑已经去了,那种悲痛的感觉顺着心尖上袭过来,铺天盖地,潮水一般淹过她,恐惧之极。

    她甚至做过好几次大黑离开的噩梦,再后来,就不敢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