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第一兵王〕〔封侯〕〔太荒吞天诀〕〔簪头凤〕〔执掌风云〕〔我能看到恶意值〕〔红楼:庶子崛起〕〔三国:我帮刘备种〕〔玩家走狗满天下〕〔我真的不想当全能〕〔奥特,开局获得迪〕〔他的夫人是神明〕〔龙兵回归〕〔被前任分手,我千〕〔我有五个大佬师傅〕〔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全娱乐圈都以为我〕〔千字生死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87章 家常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怕冻得很,锦城的冬天十分阴冷,暖阁里的地龙烧得热烘烘的,苌言牵着陈岚进去,安置外祖母坐下,又给外祖母拿了软垫靠在腰上,不停地逗她高兴。

    女儿都是小棉袄。

    陈岚看着苌言和临川,心里头那缺失的一角,突然就被填平了。

    她没有看到阿拾小时候的模样,苌言这般乖巧的样子,让她心里有了具象。

    一家人说话的工夫,一箱箱从京师带来的行李抬了进来。

    陈岚将苌言抱在膝上坐好,舍不得撒手,笑着道:

    “这些全是陛下的赏赐,还有你姨母为两个孩子准备的。从临川和苌言出生那个冬天开始,我和你姨母,每年都为孩子准备小衣裳,小鞋子,小袜子,小被子,也不知是合身还是不合身,就各个尺寸都做一些,只可惜路途遥远,听说锦城的气候又古怪,每每送到地方,怕是都要过季了,孩子也长大了,又怕是穿不让。这些,是年头上备下的,原是要差人捎来,我却突然起了心念,想自己来看看……”

    时雍道:“姨母有心了,这些年,姨母还好吗?”

    陈岚笑道:“你们离开后,她便搬回了天寿山井庐,仍是何姑姑陪着,这些年写了好多话本,这次我来锦城,给我装了满满一箱,说是让你一定要读一读,还要给她写些什么……读后的想法,再让我带回去。”

    时雍忍俊不禁。

    “姨母这个爱好,倒是与旁人不同。”

    这时春秀上了热茶来,陈岚捧着喝了一口,脸上又添了几分笑意。

    “她呀,打小就与旁人不同的。”

    天底下,有几个长公主呢?

    大晏朝唯一一个被永禄爷捧在心尖尖上的女儿,宝音自小的宠爱自是不必说的。

    “姨母身子可还好?”

    “还好还好,她是个闲不住的人,每日里仍坚持习武,看上去比娘还年轻许多。扶舟也是个孝顺孩子,隔三岔五来井庐陪她说话,或带她四下里走走,有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往井庐里送,人家都说,亲儿子也不外如此了。”

    听到白马扶舟的名字,时雍心里闪过一抹异样。

    六年来,邪君没有半分异动。

    白马扶舟也是只字都无。

    时雍只是偶尔会从赵胤的公文上,字里行间看到东厂的影子和厂督的名字,但井庐一别,就再也没有联系,偶尔回想当初,她竟然古怪地发现,一个多年未见的人,一举一动,一言一笑居然在心里栩栩如生……

    明明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明明从来不曾刻意想起。

    但说忘,却是怎么都忘不了,白马扶舟的名字跳入脑海,那个一手执长笛,一手捏酒壶,白衣飘飘而下的身形就浮现眼前。

    六年了。

    看来他们对白马扶舟的怀疑,可以放下了——

    一个人能伪装一年半载,却没有人能长长久久地伪装下去。

    如今想来,就只有一个解释——白马扶舟说的都是真的。邪君与他同体双魂,他以死亡的方式压制住了邪君。只是她想不明白,邪君是魂飞魄散了,还是有了新的宿主?

    若是后者……

    时雍想到这里,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

    “阿拾?”

    “你在想什么?”

    听到陈岚的声音,时雍从恍惚中拉回神思,笑了笑,“都怪女儿不孝……走得这样的远,没有办法像白马扶舟对姨母那般陪伴在母亲跟前,照顾晨昏……”

    陈岚愣了愣,随即失笑,“娘是在说,这次来锦城,除了看看你们一家四口,还想了却一桩夙愿……”

    说到这里,陈岚的表情沉重了几分,幽幽一叹,“爹娘埋骨的通宁远,我一直想去看看。小时候,先帝和先皇后说我年幼,不忍我奔波,后来又……几番蹉跎,不得机会。如今娘都这把岁数了,你也这么大了,又有了临川和苌言,我便寻思,这次过来,顺便带你们去祭拜一下……”

    原来是说的这个。

    时雍为自己的失神而抱歉,拉住陈岚的手。

    “好。我带着临川和苌言陪娘一道去。只是,这年节上,天寒地冻的,多有不便,娘再稍等些日子……”她看着赵胤道:“等王爷安排好,我们再启程。”

    锦城府离通宁远,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路程,而且通宁远不属于锦城王的封地范围,那边又是其他族人杂居之处,虽有通宁宣抚司辖制,但实际情况与其他府治多有不同。地方上的实权,大多仍在土司的手中,与朝廷的关系虽是从属,却极为敏感。

    他们要去这一趟,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陈岚不是不省事的人,这些年她虽然没有去祭扫,但对这边的事情却不是全然无知,闻言,连连点头。

    “不急,不急。以你们方便为要,实在不成的话……想来父母也会原谅我们这些不孝子孙了。”

    赵胤道:“没有什么不便,过完年,小婿就去安排,岳母这一路舟车劳顿,先安置下来休养些日子,等天气暖和些,咱们就出发。”

    陈岚看他说得平静,一颗心就放了下来。

    看看他,又看看时雍,连声道好。

    时雍也抿着嘴笑,“这下母亲可放心了。王爷应下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

    赵胤淡淡扫她一眼,时雍冲他做个怪脸。

    这小动作叫苌言看到了,小丫头兴奋起来。

    “爹娘羞羞……都是大人了,还做鬼脸。”

    “噗,这丫头……”

    母女两个絮絮叨着家常,苌言时不时俏皮搞怪。

    赵胤陪坐在旁,也没有不耐烦,只是安静地听着。大儿子临川同他如出一辙,坐在父亲的旁边,肩背挺直,仪态端正,那规规矩矩的模样,俨然就是一个缩小版的赵胤。

    这一家子,分明是两种不同的画风,却奇怪的和谐。

    ……

    晚膳是在昭明殿的膳堂里用的,时雍让王府的厨子好好整了一桌酒菜,照顾了陈岚的口味,也多添了些锦城的特色。

    为了讨外祖母喜欢,临川和苌言都换上了陈岚带来的衣裳,毕竟是花费了心思做成的,不大不小,刚刚合身。

    陈岚还特地从箱子里掏出两个长命锁来。

    瞥了时雍一眼,她有些无奈地道:

    “这是王娘子在孩子满周岁的时候打的长命锁,用了足金……她怕托人捎带会不妥当,便一直留着,我离京前去拜会过她,得知我要来,这才交给我。你看,这都小了,也戴不上……”

    时雍接过金锁来,一下就笑了。

    “像是我娘会做的事。”

    王氏的性子,自然是信不过信使的,这么两大坨金子,她哪里敢差人千里迢迢的捎来?

    周岁时的长命锁,六岁的孩儿自然戴不上。

    不过,那金锁的用料却十分的足,时雍从中一眼就能看出王氏的气质。

    “瞧这长命锁打得财大气粗的样子,我娘没骗我,饭馆生意很好呢?”

    陈岚也是笑了。

    “她是个能折腾的性子,前两年你们家隔壁的两个铺子要打租,她便承了过来,眼下店面扩大了,营生也是越发红火,喜人着呢。”

    “那就好。”时雍由衷地笑了起来。

    王氏爱财,只要生意好,她就能过得舒心。

    陈岚看她一眼,“我那天过去,瞧到你那妹子和妹夫了,他们赶巧带着孩子回娘家……”

    宋香?时雍扬眉,“如何?”

    “两个小娃看着都机灵。你那妹子是个有福分的,刘家小郎待她不错,我瞧着是个有礼有度的郎君,你妹子福态了些,像个少奶奶模样了……”

    陈岚说着自己突然就笑了起来。

    “就是王娘子是个闲不住的,听说又托人十里八坊的在相看姑娘,要给你小弟弟说亲。”

    “阿鸿?”时雍愣了愣,笑起来,“阿鸿才十六吧?我娘这么着急着什么?”

    陈岚道:“你小弟弟是个会读书的,一门心思进学,王娘子着急,说旁人都有孙子抱,她家却越发冷清,催着你小弟弟赶紧成个亲,等生出了孙子再去读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