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89章 黄蠡小镇(二合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三月正是耕种时节,锦城府又是农田肥美,事农为主的地方,出了城便是一番农忙景象。

    引水的渠里,清水流淌,灌入农田中,秧苗青绿如一片绿毯,农人将育好的秧苗用箢篼担了,从苗田分出,一颗颗插入犁好的田间,大水牛甩着尾巴,在男人的吆喝声里犁着耕田,妇人系着围裙,在弯腰插苗,田梗上,梳着小辫的稚儿,在大黄狗的追逐中放肆地奔跑、嬉戏……

    物阜民丰之地,繁忙中的现世安稳。

    西南的农人耕种方式与北方是不一样的,陈岚从未见过这般景象,撩着帘子不住地观望。

    苌言陪在外祖母的身旁,很是内行地给外祖母介绍:

    “外祖母,外祖母,你看!那个水渠好长好长,是从好大的水库里引水用的,从很远的地方来,又要到很远的地方去……”

    陈岚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慈爱地抚摸着小姑娘的发辫。

    “我们苌言怎么会懂得这样多呀?”

    于是,苌言就骄傲起来,小嘴巴微微撅起,大声地道:“父王带我来过的,我还下过田呢。”

    陈岚真的意外了,“下田?苌言下田去做什么啊?”

    苌言不好意思起来,小脸微侧,瞄一眼时雍,声音小了一些,“父王说,人食五谷,须晓四季,懂时节万物,常常带我和哥哥去体察民情,苌言本来是想帮农人割稻子,后来,后来么……”

    “后来如何?”

    “苌言被大黄狗追,掉田里去了。”

    稚儿言语,惹来陈岚哈哈大笑。

    “原来苌言是这么下田的啊?”

    苌言看祖母笑,很是得意地看了看时雍,一副邀功的样子,转而又露出白生生的牙,抬起下巴对着陈岚,笑得娇俏。

    “外祖母,我悄悄告诉你,不许告诉别人。”

    陈岚侧过耳朵来,柔声哄小孩子,“好,外祖母不说。”

    苌言道:“我爹偷偷夸了我的,说我比哥哥勇敢。”

    陈岚抬头,“是吗?”

    “嘘!”苌言猛眨眼睛,“不可让哥哥知晓。不然,哥哥就会发现他除了会读书会习武还有长得好看之外,一无是处。”

    “哈哈哈哈哈,不说,外祖母不说。”

    时雍笑道:“娘,这丫头人小鬼大,你小心被她忽悠了去。”

    苌言嘟起嘴巴,振振有词地道:“我又不会骗外祖母,不信你去问爹,他是不是这么说的……”转而又对陈岚道:“我娘喜欢护着哥哥,老是揍我,外祖母,你快说说她,说说她呀!”

    时雍:“……”

    陈岚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对这小外孙女,已是不知道怎么疼爱才好了,将丫头搂入怀里,顺嘴就哄。

    “好好好,外祖母替你说说她。哪里有揍孩子的娘啊?这么乖的苌言,心疼还来不及呢?”

    时雍叹息:“娘不是说,想我才来的锦城么?”

    这才多久啊,就被苌言拐带了去。

    “看来,是时候揍孩子了。”

    苌言立马缩入陈岚怀里,细声细语地尖叫。

    “父王救命,外祖母救命!”

    马车里欢声笑语。

    有苌言的地方,就有欢乐。

    此时的赵胤,骑着高头大马,就在马车的前面不远,他的马头上,坐着六岁的小世子临川。

    听着背后马车里的笑声,父子两个默契的沉默着,坐得端端正正,可仔细观察,微抿的嘴角都有一丝笑。

    田外炊烟,家宅安宁。

    这便是他们要守护的幸福。

    临川很小的时候,赵胤就给他灌输了这样的思想。他不仅是锦城王府的世子,也是家里的男子汉。保护母亲、保护妹妹、保护锦城百姓,便是他们父子二人的责任。

    女儿苌言是被疼爱长大的,临川却是被鞭策着长大的。

    “父王。”临川突然开口。

    赵胤嗯声,低头看着儿子的侧脸,“想去车上坐坐?”

    临川摇了摇小脑袋,“你当真说过吗?”

    赵胤:“嗯。”

    临川:“哦。”

    赵胤嘴角微抿,“毕竟你妹妹除了勇敢,就没有别的可夸了。”

    临川眉梢扬起来,认真地道:“父王,下次再出门,儿子可以自己骑马了。”

    赵胤思忖一下,“好。”

    ……

    春回大地,天空一片湛蓝,空气澄净而清新,风里似乎都带着泥土和花香,道路两旁不知名的野花野草,在微风中摆动,车在官道上,蜿蜒而行。

    锦城王的旗幡十分醒目,田里那些忙于春耕的百姓很快认出来,纷纷朝官道上的王旗招手,有些人大声吆喝问安,有些胆子大的甚至上了田,在水里随便洗洗手,就将自家的农产品往车队里送,害得谢放不得不一路上拒绝,费尽了口舌。

    “那里的人,都敬仰锦城王。”

    “不知有皇帝。”

    陈岚抱着苌言,看着官道两侧淳朴而憨厚的一张张脸,看着这一片悠闲自在的土地,莫名就想到离京前,听到的这两句话。

    那是白马扶舟有次来看宝音时,无意中说起的。

    当时的白马扶舟脸带笑意,描述的是锦城府的盛景,宝音听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直夸阿胤治理封地有一套,可陈岚不同——听入耳朵,如五雷轰顶。

    这种话,为君者不介意,可以说是藩王贤能,若是为君者介意呢?

    这才是陈岚真正的隐忧。

    但到了锦城,看到这盛景民风,她实在也开不了口去劝说什么。身为藩王,让封地的百姓安居乐业,有何不对?难道要他在藩地作威作福,鱼肉百姓,人人提起他就恨不得食其血肉才好么?

    唉!

    罢了。

    陈岚的轻叹,落入时雍的耳朵。

    “娘,怎么了?”

    她伸手想接过苌言,“是不是苌言太沉?来,我抱一会。”

    陈岚摇头,换上笑容,“娘这是看着阿胤将锦城治理得这么好,看你们把日子过得这么舒心,忍不住感慨。”

    时雍也笑了起来,“感慨什么?”

    陈岚道:“倘若天下百姓都得如此欢颜,你说多好?”

    时雍想了想,点头,认真应道:“可是,天下太大了,不好治理,自会有饥贫饿殍。锦城只得这小小一隅。地方小,人口少,自然会便利许多。”

    顿了顿,时雍也望向车窗外,微微笑了起来。

    “这是我和王爷亲手打造的家园,我们要在这里安稳到老的呢,自然要多费些心思。”

    陈岚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

    离开锦城府往西不过三四日,那一幅盛世光景就不复存在了。

    官道逐渐狭窄,道路崎岖,山峰高耸,少有良田,参天古木,幽深黑暗,阴森可怖。虽然没有遇到传闻中的马贼劫道,可车队仍是加强了戒备,再不像在锦城府封地出行那般悠闲自在。

    第五天,车队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了一个叫黄蠡的小镇。

    黄蠡是通宁宣抚司最边陲的辖地,背靠绵延起伏的群山,面对汨汨流淌的大江,依山傍水,地形狭长,建筑简陋,但因为是通往锦城、通宁等地的必经要塞,又是远近百姓交易互市的地方,来往的人却不少,店铺林立,物资颇丰,街头巷尾全是人,长长的摊位摆得很远,极为热闹。

    白执带了两个侍卫去打头阵,早早就在镇上寻了一个客栈。

    车队到时,白执已在门口迎接。

    客栈老板也跟在他的旁边,恭恭敬敬地唱诺。

    “各位爷,夫人,里面请——小二,迎客!”

    白执小声对赵胤道:“这已是镇上最好的客栈,简陋了些……”

    赵胤抬手,“无妨。”

    离开锦城辖地,为了不惹麻烦,他们便换了行装,收了旗幡,变成了一个拖家带口前往通宁远贩卖布匹的布匹商贾。因此,他们低调地进入客栈,并没有引来太多人的注目。

    “小二!”老板笑盈盈地叫来人,“带爷们去上房。”

    小二诶了一声,“各位爷,这边请。”

    客栈是两层的木质结构,踩在楼梯上,嘎叽嘎叽地响,小二对远客很是热情,直说到他们客栈投宿,是找对地方了,这黄蠡镇上,就数他们家的客房最为规整、干净,但凡住过的人,就没有不说好的。

    时雍看出来了,白执没少使唤银子,这才换来这等上宾的招待。

    陈岚紧紧皱起眉头,在时雍的搀扶下,走得小心翼翼。

    时雍看她的表情,笑了下,低声说:“这边民风更为开放,娘只当未见便是。”

    陈岚嗯声,“娘懂的。”

    懂的是懂的,可自小的礼教让她仍是看着会产生不适。

    这里的男男女女着装都各不相同,穿什么的都有,但看上去个个都粗犷野性,就在那大堂里头,还有打赤膊的、穿裤头的壮汉,公然同女子眉来眼去的调笑、拉扯,恍若无人。

    时雍知道陈岚心里头的纠结,将她带入房里,让小蛮去要了热水来,为陈岚洗洗风尘,又沏上一盏热茶,这才笑着宽慰。

    “从黄蠡过去,最近的驿站都还有六七十里路。未免入夜后山中行路不安全,我们只能在此将就一晚了。娘,你且忍耐一宿。你要是害怕,今晚我和苌言陪你……”

    陈岚摇头,笑道:“娘没有什么,不敢和阿胤抢人。只是……阿拾,还有多久到地方?”

    时雍想了想,“还得两日。”

    陈岚自言自语一般,“这么远……当年爹娘行军在外,是吃了多少苦头……”

    是爹娘吃的苦头,换来了她今日的荣华富贵,因此,陈岚并不觉得住在这样的小镇会苦,只是这一行人带着老的小的,她心里有身为长者的忧心。

    “我看这里的人都不像好相与的……咱们住在这里,可安生?”

    时雍道:“娘放心,王爷都安排好了。这一层,我们包了下来,不会有外人上来。夜里,侍卫会轮值守卫,你好生歇着,明早醒来,咱们就出发。”

    陈岚点点头,“好,你快去看看阿胤吧,这一路你都陪着娘,莫要冷落了他。”

    男人可是冷落不得的,这是陈岚的认知。

    时雍听她交代,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行,那我去看看。”

    他们一行人员众多,又带有马车和财物,除了包下客栈二层,白执还把客栈的后院也一并包了下来。时雍出去的时候,透过走廊的木窗,恰好看到白执和许煜带着侍卫将马匹、车辆往里赶。

    时雍看了两眼,回头去找赵胤。

    在房门外,看到了谢放,她笑了笑就要推门。

    “爷在里头吗?”

    谢放抬手,迟疑一下,终是没有拦她。

    “是。庚六来了,在和爷说事。”

    时雍眼风扫到了谢放的小动作和犹豫,她停下了脚步。

    六年前赵胤西南就藩,十天干却大多都留在了京里,只有部分人随行,相当于被一分为二。六年来,时雍知道赵胤与十天干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但因为六年都无事发生,赵胤不说什么,她也从来不问。

    与谢放对视一眼,时雍收回了推门的手。

    “那我去楼下走走,待会儿再来。”

    谢放道:“夫人,此处龙蛇混杂,小心为要。”

    恰好这时白执扶着腰刀上楼,时雍抬眼看到他,笑了起来,“我让白执陪我。你和爷说一声便是。”

    谢放嗯声,看了白执一眼。

    “保护好夫人。”

    白执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本能地点头,“是。”

    ……

    要说黄蠡之地的民情和风俗,再没有人比时雍更为熟悉了,不仅如此,她还能熟练地说一口本地的方言。

    因此,当他们走出客栈,听到街上那个妇人的呜咽哭嚎时,白执还没有什么反应,时雍已然停下脚步。

    “夫人?”白执看着时雍微变的脸色,“怎么了?”

    时雍朝人群围拢的地方看了一眼,“有个女子在哭诉,说她的丈夫被野女人抢走,多日不归家,她的孩子也被那个女人派人来夺走了——”

    稍顿,她沉下眼眸,“我们出门在外,别管闲事了。”

    白执笑道:“此地民风真是彪悍,还有女子抢男子的吗?夫人你说……我这种英俊儿郎走在街上,会不会不安全?”

    时雍瞪他一走,“抢,是指勾引。”

    白执恍然大悟一般,“明白了。呵呵,天底下的男娼女盗都是一个样。”

    噗!时雍笑了笑,不以为意地从街边走过去。

    不料这时,人群中那披头散发的女子却抬起头来,看到了时雍,愣了片刻,突然就拔开人群冲了出来,扑嗵一声,跪伏在她的面前。

    “夫人,帮帮我,帮帮我的孩子……我想要回我的孩子,求求你了。”

    时雍愣了愣,看了白执一眼,皱眉扶她。

    “这位小娘子,你且起身。不是我不帮,只是我……一个外地来的客商,实在是……帮不了,有心无力呀。”

    那妇人哭哭啼啼,不仅不起来,反而跪行靠近,朝时雍连连磕头,“我知道夫人有办法。夫人,我认得你……”

    认得她?

    时雍微怔,抿嘴不语。

    那妇人似乎怕她不相信,抽泣着说道:“六年前,汶上的……宝相寺……我与夫人一道在姻缘树边挂红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