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91章 坏东西作恶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祁氏哭得啼不成声,见时雍不言语,又要磕头。

    时雍盯着她那一副狼狈的模样,沉默了许久,轻轻一叹。

    “你说的事情,我自会叫人查实。”

    说完,她偏头叫了春秀,让她将祁氏扶起身来,淡淡道:“你先在这里住下,倘若你所说不假,你那公公既是通宁宣抚司的督抚,我自会想法子为你讨一个公道。”

    祁氏再次跪下谢恩。

    末了,不知想到什么,她又抬起头来,欲言又止地道:

    “当然有一点,王妃须得注意……”

    时雍问:“什么?”

    祁氏期期艾艾地道:“此处与济宁,与锦城府皆是不同……土司刀戎的权力太大,督抚如同虚设……我那砍头的夫君,便是与刀戎的女儿相好了,这才弃我不顾……”

    时雍沉默一下,“明白。”

    宣抚司制度是朝廷为了安抚边陲地的民族而设立,是由当地土族自我治理的一种封建领土制度,宣抚使便是土司,受朝廷敕封。同时,为了保证宣抚司与朝廷的联系,朝廷会外放督抚到地方,节制土司,解决突发事件。但实际情况是,督抚到了地方因条件受限,可能会很难开展工作,行事步步为艰。这是长期存在且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时雍忧心忡忡地去找赵胤时,庚六已然离开。

    刚落下,白执便回来了。

    可以想见,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抢孩子的人。

    时雍示意白执先下去,然后将祁氏的事情说与赵胤,又小意地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捶打。

    “王爷,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赵胤捉了她的拳头,将人拉过来,看她满脸讨好的表情,一时哭笑不得。

    “阿拾突然这么温柔小意,爷还以为换了个娘子。”

    时雍嗔他,顺势在男人膝上坐下,“你倒是想换个人呢。”

    赵胤:“??”

    时雍看着他,“男子不都是喜新厌旧的么?我俩在一起也有八年了。都说人有七年之痒。八年,啧,王爷怕是都痒到骨头里了吧?”

    “欲加之罪。”赵胤听她指挥,忍不住笑起来。“爷像是那样的人么?!”

    时雍瘪了瘪嘴,“那可是说不清楚的呢。你看祁氏……当年他夫妻二人多么恩爱?便是王爷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哪会知道,是如今下场?”

    说着,她又幽幽一叹。

    “看来那宝相寺的姻缘树也是不准的。幸好,王爷写的红绸香包,都被人丢了,没受他们干扰……要不然,王爷如今也不知被哪个小姑娘勾走了。”

    这样的逻辑也只有时雍会有。

    赵胤听得俊眉微扬,笑道:“阿拾这般冤枉爷,良心可会痛?”

    时雍斜眼,哼声,“难道你心里不痒么?”

    “痒!”赵胤低笑着抬手轻轻捏一下她的脸颊,声音低沉了几分,“那今夜,就有劳王妃了。止痒!”

    时雍抿唇而乐,突然搭上他,小手往下一滑,狠狠地捏他一把,见赵胤猛地变了脸色,她这才坏笑起来,“看你这坏东西,还要作恶……”

    赵胤咬牙,“你这心狠的妇人,本王今日非得振一振夫纲不可……”

    他搂住人便顺手压在椅子上,伸手挠向时雍的胳肢窝,温热的吻便雨点般落在她的脖子上,带出一片酥麻,时雍挣扎着又笑又掐,很是闹了一阵,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这才衣裳不整地坐了起来,推开他。

    “大白天的,也不怕让人听了去……”

    客栈的房间木板单薄,并不隔间,虽然外间有侍卫,可赵胤也不好太过放肆。闻言,只是无奈一笑,捏了捏她的脸。

    “晚些时候再收拾你。”

    时雍清了清嗓子,掩饰内心浮起的旖旎和暖意,认真了面色。

    “祁氏这事,王氏要是不方便出面,就我来……”

    赵胤沉眉,“阿拾准备怎么做?”

    时雍道:“反正祁氏那个男人能被人勾走,也不用要了,随他去罢。帮她把孩儿要回来便是,这个王爷不用管,我有办法。”

    赵胤正色道:“王妃一介女流尚有侠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王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沉吟片刻,他面色微敛,“早已听闻刀戎治下,流匪横行,盗寇众生,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哼!本王倒是想为朝廷治一治这个恶疾!”

    当年朝廷派兵剿灭荼人四十八寨,最大的受益者便是刀戎。

    刀氏一族自刀戎的父亲和祖父起,就已然投靠了朝廷,据说,永禄年间,陈景领兵西南,清剿废帝余孽时,刀戎的父亲曾经多有助益,至陈景战死,定安侯陈相领兵出征,刀戎家族更是倾力相帮,对朝廷示好,这才祭奠了他在通宁远的地位。

    只是时过境迁,世袭宣抚司(土司)一职的刀戎,就不那么服帖了。

    尤其后来,荼人作乱一事,更是有些蹊跷。

    荼人与晏人的生活习俗大相径庭,虽素来与朝廷不睦,但数百年间,每每作乱,大多都是吃不上饭的时候,只要朝廷安抚,便能好上一阵,那些年无论朝廷如何招安,都只能换来激烈的反抗。如今想来,少不了有刀戎的手在从中作怪。

    “原来如此!”

    当年的时雍年纪尚小,对这些东西是知之不多的。

    如此听来,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王爷向陛下请旨,到锦城府就藩,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西南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刀戎倘若据险称大,再与外番勾结,对大晏极为不利,而锦城府的存在,便是一种震慑。

    赵胤轻笑,“我以为王妃,六年前就该想到。”

    “……”

    时雍不满地瞪他,“怪我蠢咯?谁让你这几年给我画那么大的饼?我还当真以为是安居乐业而来……”

    赵胤勾唇,轻轻顺着她的头发,锐利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谁说不是为了安居乐业而来?”

    思忖片刻,赵胤又道:“刀戎此人,贪婪图利而已,若说他当真敢起兵对抗朝廷。哼,量他也是不敢。”

    时雍点点头,“且不说锦城府有十万大军,就说宁远卫等地的驻军,就够他喝一壶的了。他应该不会那么愚蠢。只是么……一个人腌臜事做得多了,难免会收不住手。”

    男女间那样的深情厚爱都会变,更何况利益捆绑的关系?

    就算刀戎本意不想对抗朝廷,若受到有心人挑拨或者威胁呢?

    赵胤哼笑,“且看他作派吧。”

    “后天就到通宁远了。”时雍有些忧心,“我们这拖家带口的……”

    “别怕。”赵胤搂了搂时雍,“有我在,量他不敢。”

    ……

    实际证明时雍和赵胤还是高估了刀戎,他们根本就没有等到后天。

    第二天黄昏时分,他们刚刚到达离通宁宣抚司还有上百里的海利坨驿站,人马尚未住下,刀戎就领着宣抚司的属官前来。

    与刀戎同行的还有祁氏的那个公公——督抚朱弘济朱大人。

    一行属官站在驿站门口,端端正正地行大礼,众口齐声高呼。

    “恭迎锦城王殿下!”

    “恭迎通宁公主!”

    赵胤前来通宁远祭礼广武侯陈景之前,早已派人递送了公函到通宁宣抚司,以便接洽,因此,刀戎和朱弘济会知晓并不奇怪,但他们会出迎百里,到海利坨驿站来,却是令人有些意外。

    这些年来,刀戎骄纵妄为,自大蛮横的传言,早已传入京师,来锦城就藩前,赵胤就已就此同赵焕商议过,对这种据有天险的民族地区,朝廷其实是十分头痛的,一般安抚为要。

    可是,谁会想到,刀戎如此恭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