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93章 另有隐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说到这里,刀戎稍顿片刻,仰头饮尽一杯酒,这才又目光带笑,幽幽地盯着赵胤。

    “王爷可能不知道,那天死的荼人数以万计,荼山下的几个埋尸坑都盛不下,后来好多荼人的尸首没有人收拾,都被秃鹰叼走了,下辈子也别想投胎做人了。哈哈哈哈。”

    时雍心底微沉。

    要知道,荼人十分重视丧葬之礼,荼人死后是要隆重地葬于崖上悬棺的,因为他们相信那样会有来世,直接用土埋葬和让秃鹰叼走尸首,对荼人来说,比杀了他们更令他们感到羞耻和痛恨。

    时雍不明白刀戎这么说,当真是心里佩服赵胤,还是故意羞辱赵胤的残忍,又或是别有所图,心里涌起淡淡的不安。

    而赵胤轻轻挽唇,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大人过奖了。诛杀匪类,为国尽忠,是我辈之人应尽的本分……倘若大人当年不是恰好在病中,想必也会跟本王一样,披甲上阵,亲手杀敌。”

    闻言,刀戎脸色微僵,稍显尴尬。

    “王爷说得不错。老夫当年生的那场病,错过了这次战事,也没有机会一睹王爷风采,实在是一桩憾事。”

    赵胤默默端起酒盏,眯起眼睛慢饮:“赤地千里,硝烟如云,没有什么可看的。大人最好还是不要有机会看到。”

    他说得平静不带表情,声音却幽幽凉凉,浸入肺腑如若警告一般。

    刀戎神色变幻,很快又露出爽朗的笑容来,抚须大笑。

    “王爷见识超群,果然非我等粗人可比,哈哈哈,到是老夫愚昧了,这一杯水酒,老夫为方才的出言不逊,向王爷陪罪。”

    赵胤淡笑举杯,刀戎再次大笑。

    一杯又一杯。

    时雍瞧得心惊肉跳,不着痕迹地看了赵胤一眼。

    不料,眼角余光却突然瞥见了朱宜年的脸——

    他几不可察地朝时雍摇了摇头。待时雍要仔细看时,他已然垂下眼去,沉默地吃菜,就像刚才那个小动作,只是时雍的幻觉一般。

    不肖片刻,酒宴上又恢复了笑声。

    朱宜年却在这时,默默地退了出去。

    时雍又坐了一会儿,同赵胤交换一个眼色,突然手指扶额,一脸绯红地道:

    “王爷,妾身好似……多饮了些,再坐下去,怕是要丢人了。”

    赵胤看出她的眼神,倾身抚着她的腰,突然沉声,“谢放!”

    谢放立刻上前,“爷!”

    赵胤朝他使了个眼色,“还不让丫头来扶了王妃下去休息。”

    谢放:“是。”

    春秀和子柔就在门外,得了命令,很快上前相扶,时雍一脸酒意的朝刀戎和朱弘济告了谦,脚步不稳地退席出来。

    院子里冷风阵阵。

    山里的夜晚,气温低,风很大。

    子柔为时雍系好氅子,春秀不住地埋怨。

    “这些人真是粗野得很,哪里有不停地劝贵人饮酒的道理……”

    “嘘,你这嘴。少说两句。”

    “本来就是嘛……烦人得很。”

    两个小丫头说过不停,时雍装着酒醉的样子,脑子却十分清醒。她四处张望着,昏暗的驿站院落,除了守卫不见旁人。

    朱宜年退席出来,会去哪里?

    时雍思忖着,在春秀和子柔的搀扶下往居住的厢房走。

    刚到门口,突然看到一抹黑影在墙角张望,只一眼便消失不见。

    时雍停下脚步,给春秀和子柔递了个眼神,推开她们。

    “你们不用管我,在这儿守着,我进去躺一会儿,王爷回来再叫我。”

    春秀和子柔对视一眼,“是。”

    时雍进了房间,没有点灯,摸索着走到屋后,将那扇窗户推开。

    果然,朱宜年站在那里。

    看了时雍一眼,他四下里望望,动作敏捷地翻窗进来,扑嗵一声,朝时雍跪下。

    “王妃……救命!”

    这举动和祁氏还当真是如出一辙。

    时雍换起双臂,懒洋洋看着他。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朱宜年慢慢抬头,一张脸上满是紧张,眉头深深蹙起。

    “王妃!请务必告诉王爷,如今的通宁远,已不是以前的通宁远了。刀戎心生妄念,早已与朝廷离心。而我父亲,受那刀戎威胁,也是抽身不得……”

    时雍眯起双眼,“你是说,刀戎会对我和王爷不利?”

    朱宜年摇了摇头,恳切地道:“刀戎未必敢对王爷和王妃不利……但刀戎麾下,收容了大量当年无家可归的荼人,便是这驿站里,也不可计数。方才席上,刀戎故意说起王爷当年屠杀荼人一事,又不停地灌王爷饮酒,以我对此人的了解,怕是居心不良……”

    朱宜年说到这里,似乎有些迟疑,好片刻才又道:“刀戎背弃朝廷是早迟的事情,即便今日不敢为难王爷,来日也一定会。”

    时雍暗自心惊。

    可是,她没有表露情绪,只哼一声,略带嘲弄地道:

    “一个负心薄幸之人说的话,我为什么要相信?朱宜年,你在这里挑拨离间,诬蔑朝廷命官,可有凭证?”

    她声色微厉,朱宜年果然害怕起来。

    “没有,我没有诬蔑刀戎。王妃……我也不曾负心薄幸,我对不起绣娘,可我属实有我的不得已。若非如此,我们一家三口,早已活不到今日。今日宜年斗胆闯入王妃房中,便是为了我和绣娘……还有我们的孩儿。求王妃,救我们一命。”

    时雍眯起眼看他。

    宝相寺那个身怀有孕的女子,还有踮着脚为她挂红绸的男子……

    那般恩爱,相视皆是情意,如在眼前。

    时雍道:“这么说,你和祁氏的事情,另有蹊跷?”

    一听她说到祁氏,朱宜年眼眶明显湿热起来。

    “王妃见过内子?”

    时雍哼声,并不多说,只问道:“你指刀戎有叛逆之心?可有什么证据?”

    朱宜年踌躇片刻,似乎不知道怎么说起,好一会儿,他才咬了咬下唇,突然一狠心,将垂在袖中的右手平举起来,伸到时雍的面前。

    “王妃请看,我的手。”

    方才酒席上,朱宜年一直是左手吃喝,时雍并没有注意过他的右手,这时才发现,他的右手上戴了一个手套,只见他缓缓拉开,右手的尾指中间有一道明显的伤疤……

    无须朱宜年再说什么,一股冷意已从时雍的脚底升起,蔓延至心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