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95章 贵妃醉酒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夜风将外面的争执声传过来,时雍突然意识到什么,打个寒噤。

    “你听着,绝对不能让人抓现行!”

    朱宜年连连点头,脸上已不见半分血色,显然吓得不轻。

    “别怕,我帮你。”

    时雍朝朱宜年招了招手,待他身子挪到墙边,突然拎住他的衣领,一个用力便往下推,“抓住这里,跳下去!”

    砰!朱宜年身子落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房屋上瓦砾掉落,整个墙面好像都在颤抖。

    ……

    响声盖住了院外的争执。

    众人面面相觑。

    刀戎厉声道:“王妃恐遭不测。王爷,再不能耽误了!”

    他猛地朝后方挥手,一群群着装整齐的兵丁便围了上来,在刀戎的大喊声中往里冲。

    “快,王妃和小世子还在里面,保护王妃安全。”

    “抓刺客!”

    “救人!”

    脚步声阵阵,天摇地动般,无数人涌入声音响起的地方。

    时雍看了一眼朱宜年飞奔而去的身影,索利地收回三角锚,顺势揭开屋顶上的瓦片,将三角锚直接从上面丢了进去,接着一个飞身跃下,然后脚步踉跄地舞着长剑,一路东倒西歪地返回屋子。

    “皓月当空,恰似嫦娥离月宫……”

    醉醺醺的唱着《贵妃醉酒》,时雍将一柄长剑舞得行云流水,一把削断了窗棂,又削飞了帘子,将靠窗的案桌上的瓷瓶茶盏一一扫落在地,发出砰砰的声响,然后一个潇洒地起跃,整个人慵懒地醉倚在窗台上,身姿横斜,醉眼半眯。

    “奴似嫦娥离月宫,好便似嫦娥下九重。”

    人群渐渐朝她靠近,时雍一手拿剑,一手捻起兰花指,吐字不清地再次唱将起来。

    “清清冷落在广寒宫,啊,在广寒宫。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脚步阵阵,越来越急,这场变故已惊动了整个驿站,无数的兵丁和侍卫如潮水一般冲入时雍居住的小院,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刀戎站在前面,看着时雍披头散发的模样,怔愣一下。

    “王妃这是在做什么?”

    时雍就像听不见他,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赵胤,火光下的小脸酡红娇羞,“王爷,可要听妾身为你唱一曲《贵妃醉酒》……”

    赵胤看着被时雍长剑砍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和窗台,眉头微蹙。

    “王妃量浅,酒品欠佳——”

    这何止是欠佳?

    刀戎凉笑,“这是要掀翻天地的呀。”

    时雍莞尔一笑,突然抬脚,砰的一声将半倒不倒的窗户踢飞出去,又如鹞子般轻跃向赵胤。

    “鸳鸯来戏水,金色鲤鱼在水面朝,啊,在水面朝,长空雁,雁儿飞,哎呀雁儿呀……”

    她乱七八糟地唱着,一只手揽住赵胤的脖子,另一只手轻慢地舞着长剑,对着面前的刀戎等人,曲风一转,变成了《霸王别姬》,脸色也冷厉下来。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亏得乌婵是干戏班的,时雍用两辈子的听戏积累,愣生生地凑出词儿来,借酒装疯,抱着赵胤,对着刀戎等人就是一阵乱砍。

    “劝大王休愁闷且放宽心。”

    “且忍耐守阵地等候救兵。”

    时雍的举措令人始料不及,众人震惊地看了她片刻,连连后退。

    周围哗然一片。

    赵胤眯眼,勾住时雍的笑,一言不发,面色凉沉。

    谢放和白执等人,交换眼神,默默点头。

    形势一触即发,双方人马拉开了搏斗的架势。

    突然间,刀戎哈哈大笑。

    “王妃好嗓子。唱得不错!”

    他按下腰刀,大声击掌。

    周围那一圈里三层外三层的士兵,怔怔看着刀戎,也都收了刀,跟着拍了起来。

    一时间,掌声如雷。

    时雍妩媚地将头埋在赵胤的颈窝,又羞答答看着众人,再次捏着嗓子唱出一句。

    “大王身体乏了,帐内歇息片刻如何?”

    赵胤唇角微勾,“好。”

    稍顿,他搂住时雍站在火把前方,对刀戎说道:

    “让土司大人见笑了。如今王妃尚好,不见刺客,家眷也悉数被吵醒,人都在这里。土司若不放心,入屋搜查便是。”

    在院子的另一边,领着两个孩子的陈岚静静而言,冷肃着脸,一言不发。在她的身边,几个侍卫持刀的侍卫和丫头严阵以待,脚底下,还有一条虎视眈眈的大黑狗。

    一轮皓月升至半空,银辉洒在赵胤肃杀的脸上,他的眸底如有寒光反射。

    “土司大人,请!”

    刀戎的背后,一群兵丁目带凶光地盯住赵胤,跃跃欲试。

    赵胤冷笑一声,“不过,倘若在本王的屋中搜不出刺客,这后果,只怕要由土司大人自负了。”

    “哈哈哈哈哈,王妃好性情,这出戏唱得好——”

    刀戎突然狂笑不止。

    “锦城王,通宁公主,老夫叨扰了。既然刺客不在这里,那我们就告退了。”

    说罢猛地挥手招呼部众。

    “去别处找找。务必把人给我找出来!”

    “父亲,阿嗒——”这时,人群背后突然传来朱宜年的声音。

    他困惑地走近,看着刀戎和朱弘济,又看了看那个女子,眉头蹙在一起。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都围到王爷的住处来了?”

    那个女子突然朝他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到哪里去了?我方才遇到刺客了。”

    朱宜年勉强笑了笑,“席上多吃了两口酒,怕出丑扰了贵客雅兴,我去后房方便了一下……”

    那女子猛地张开双臂,猛地抱住他。

    “我看到你往这边走,刚要过来找你,那刺客便朝我杀将过来,要不是我武艺尚可,怕是要死在她手上了。”

    朱宜年没有看时雍,抬手在那女子背上轻拍着。

    “是我不好,让你受到惊吓。”

    刀戎看着紧搂女儿的朱宜年,又回头看看面色冷漠的赵胤,打个哈哈,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领着人下去了。

    ……

    潮水般的兵丁退了出去。

    春秀和子柔冲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时雍。

    “王妃,你没事吧?”

    “急死婢子了,他们突然就往里冲……”

    “我和子柔大气都不敢出。”

    时雍从赵胤的怀里站直了身子,“我没事。”

    话落,她转头看着屋檐下面色苍白的陈岚,还有他身边的两个孩子——睡睡惺忪的苌言和眸子清凉的临川,又温和地笑了笑。

    “都怪我多吃了几杯酒,发酒疯,这才发生了天大的误会。”

    陈岚看着她,一脸担心。

    时雍是什么样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

    哪会醉成这样,发酒疯?

    时雍道:“娘,你先带苌言和临川进去休息吧。不早了,我们回去洗洗也该睡了……”

    陈岚叹口气,“好。”

    将老的小的都劝回房里休息了,赵胤又让谢放出去安排好防务,这才拉住时雍的手回房。

    门合上,他将女子紧紧纳入怀里。

    “怎么回事?”

    时雍吁口气,“逃过一劫。王爷你可知道,刀戎在驿站附近,置了三千兵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