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96章 钱从何来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无声的夜,乌云遮蔽着天空,屋子里灯火朦胧而昏暗。

    一种压抑的情绪,在赵胤和时雍的对视中,慢慢地蔓延。屋外的风夹杂着飞沙走石,刮得房顶呼啸作响。

    “是。逃过一劫。”赵胤在时雍后背轻拍两下,宽慰着又低下头来凝视着她,“那朱宜年,找你做什么?”

    方才的事情,骗得了别人,骗不过赵胤。

    时雍看他一眼,“来。”

    她握住赵胤的手,将他带入内室,望了望漆黑的屋顶,借着油灯的光线,找出被她丢弃在床架后面的三角锚。一边慢条斯理地卷起来,一边将今晚上同朱宜年见面的事情告诉了赵胤。

    “王爷你说,是他回来了吗?”

    顿了顿,她似乎怕赵胤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又低低补充了两个字。

    “邪君。”

    赵胤没有回答,窗外的风声似乎更大了几分。

    冷风从那一扇被时雍劈开的窗户灌进来,吹得时雍发丝飞扬。

    赵胤走到窗边,上下看了看,想要拉上窗户挡风。可是,当他发现不仅窗户没了,就连帘子都被时雍的长剑削落在地的时候,一怔之下,叹息而笑。

    “阿拾今晚的戏唱得实在……”

    他停顿,时雍笑问:“如何?”

    赵胤看向她,“实在不怎么样。”

    哼!时雍上前将没有损坏的半扇窗拉回来扣好,又示意赵胤把柜子推过来堵在窗边挡住风,这才盈盈地笑:“我那叫随机应变。唱得好不好不重要,至少王爷听懂了我的戏文,明白我在说什么,不是么?”

    “是。”赵胤眉头微动,拉她过来一并坐在床沿,掌心轻抚她冰冷的小脸,“阿拾做得很好,聪慧机敏。可是,下次有什么事,让爷来处置。”

    时雍嗯声,“信不过我?”

    赵胤大拇指慢慢滑过她脸上细腻的肌肤,摇头。

    “怕你涉险。”

    “是挺危险的。那个朱宜年真是个怂胆,差点急死我。”时雍受用的挑了挑眉,转过头来,看着被凉风扫得东倒西歪的灯火,双眼又徐徐眯起,“所以,我更是不明白,刀戎为何要选中他?非得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来逼他就范?”

    她盯着赵胤冷沉的眼,“难道说他身上有什么旁人替代不了的优点?”

    “有。”赵胤道:“刀戎的女儿喜欢他。”

    唔!?这个理由时雍没有想过,听赵胤这么说,再想想刀戎的女儿羊仪看到朱宜年那一副笨鸟投林的恩爱样子,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也不无道理。只可惜,今晚上羊仪来得太急,朱宜年来不及把事情说清楚,就走了。”

    赵胤道:“他要说的,已经说完。”

    时雍不解:“嗯?王爷何意?”

    赵胤看了时雍一眼,“朱宜年的手指,神秘人所伤。刀戎的手底下,有一群行事古怪的人。神秘、古怪,这便是朱宜年知道的全部。”

    时雍:“……”

    与赵胤眼对眼地相看片刻,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才事态紧急,她真没有去细想,可如今赵胤点拔一下,她发现朱宜年确实已经用一句话概括了他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如果朱宜年知道神秘人是谁,知道他们意欲何为,大概已经说了,又何苦用“神秘和古怪”来代替?

    “好吧,王爷睿智,说得很有道理。”

    时雍无可奈何地拍了个马屁,又笑道:“那依王爷看,羊仪遇刺是怎么回事?是刀戎为了搜查我们居处找的借口,还是这客栈里,还有别的人,故意抢在前面,阻拦羊仪寻找朱宜年的路?给朱宜年离开制造时间?”

    赵胤深深看她一眼。

    稍顷,他轻击两下巴掌。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匆匆走了进来,一身黑色劲装短打,看到时雍讶然的面孔,朝她深深作了个揖。

    “属下见过王妃。”说罢,又侧向赵胤行礼,“王爷。”

    赵胤抬了抬手,看着时雍对庚六道:“你来告诉王妃吧。”

    庚六抬头,对时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就是那个刺客。”

    六年过去,庚六已不是当初青山镇初见时那一副青涩的模样,整个人看上去沉稳了不少,只是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酒窝还在,仍有旧时的阳光和开朗。

    时雍一笑,“看来你们有秘密瞒着我?”

    庚六看了看赵胤,笑道:“这可不叫瞒。那天在黄蠡镇上,属下来回禀殿下,王妃恰好不在房里而已。”

    时雍抿了抿唇,看赵胤云淡风轻的样子,轻叹一声。

    “刀戎囤兵海利坨的事情,王爷早已知晓?”

    赵胤目光轻柔地看着她,沉吟片刻,说道:“本王拖家带口出门,不能不早做防范。”

    时雍在心头憋了一晚上那口气,总算落下了。

    “那庚六为何要刺杀羊仪……?”

    “如王妃所言,属下只是想挡她一挡,不让她来坏了朱宜年的事儿。顺便……”庚六看了赵胤一眼,“奉王爷之命,探一探刀戎的底。看他置了三千兵马,到底有几个胆子敢与王爷为敌。”

    时雍倒吸一口凉气,“人家有三千兵马,这是能随便乱试的么?一旦刀戎借题发挥,不管不顾地与我们开战,如何是好?”

    赵胤冷冷道:“那他这个土司就做到头了。”

    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样,时雍抿了抿嘴,“看来是我大惊小怪了,白白吓了一跳。不对呀——”说到这里,她倏地转头看向赵胤,“我方才说逃过一劫,王爷不是点头称是么?”

    赵胤平静地看着她,“本王是说,刀戎逃过一劫。哼!我通宁卫驻边大军正愁找不到理由收拾他呢。”

    时雍无语地瞥向赵胤,片刻,蹙起眉头问:“王爷,我们拖家带口,有老有小。这是能赌的吗?”

    赵胤面色平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庚六看着他俩的表情,突然笑了一下,答道:“王妃有所不知,你们三月出行,我与庚二等人正月底就已到达通宁远,一直潜伏在刀戎军中。属下还领了他两个月的饷银呢。一旦刀戎大军有所异动,我们必会事先得知,再有海利坨驿站上百侍卫,保护王爷和王妃离开不成问题。”

    时雍再次无语。

    庚六还在笑,“别说,刀戎这人看着粗鲁,对下属还算不错,饷银发得也比军屯的军士们饷银高……”

    时雍挑眉扫向赵胤,“王爷听见没有?该加饷了。”

    庚六一怔,连忙摆手,“不不不,属下是想说,别看这地方人穷土瘦,贫瘠原始,可刀戎当真是有钱。比我们的地方军囤有钱许多。咱们的地方军,还得种粮自济,刀戎却是不必,有的是银子使唤。”

    时雍一笑,“那么,钱从何来?”

    虽说通宁远由土司自治,不必向朝廷纳缴税赋,又是临界边地,茶马古道上有来往客商,但是,就这么一个边穷苦地,如没有别的收成,是万万不可能像庚六所言,有使不完的银子的。

    “这正是属下想说的。”

    庚六敛住表情,正色看着赵胤。

    “属下在军中两月,曾想方设法靠近刀戎,可此人身边全是亲信,一应事务也全由心腹之人打理,属下能得知的机密,大部分就不叫机密了……因此,朱宜年所说的古怪事情,属下未曾察觉。只是出于对饷银的疑惑,属于留了个心眼……”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

    里面有铜钱,有银锭,摇得哗哗作响。

    庚六看了时雍一眼,直接将钱币倒在桌子上,又对时雍道:

    “王妃身上可有钱币?”

    时雍瞥了赵胤一眼。

    锦城王是个“穷光蛋”,经常不名一文,可时雍却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不论何时何地,身上一般都会放有钱。金子、银子、铜钱都有。

    虽然不知庚六想说什么,但时雍还是默默地将自己的钱袋掏了出来,放在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