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山无策〕〔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王妃她又给人算卦〕〔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木叶:宇智波家的〕〔清穿之扑到四爷怀〕〔双城之战:从法师〕〔斗罗:武魂殿万岁〕〔黑篮之灰色花开〕〔轮回世界:傅青海〕〔人生副本游戏〕〔我真是佞臣啊〕〔这个体质便宜卖〕〔霍格沃茨的考古学〕〔斗破之缘起青山镇〕〔洪荒之大巫师〕〔我世袭狱卒,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99章 镜子可通阴阳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原来如此……”

    朱宜年点点头,待一行人拐过回廊,小声道:“倘若王爷需要,在下必竭尽全力,为王爷探查此事…………到时候,我与王爷里应外合,彻底清除刀戎这颗毒瘤,为民除害。”

    赵胤低头,“此事凶险万分,少使不怕?”

    朱宜年突然红了眼睛,看着赵胤艰定地道:“为了妻儿,宜年万死不辞。”

    赵胤审视他片刻,点点头,“你且安心回去,有人会配合你。”

    朱宜年眼睛亮了亮,余光扫一眼后头的侍卫,直接换了话题。

    “前方就是将军坟了,据说当初是被盗墓贼发现的,说来也蹊跷得很,一口鎏金黑棺里,没有尸骨,葬的是铠甲和镜子……民间传说颇多,不知王爷听过没有?”

    赵胤道:“当年本王曾随诚国公到此。诚国公认为,应是敌将耿三友所铸棺椁。”

    朱宜年问:“那为何要放一面镜子在棺中?”

    赵胤道:“传说,镜子可通阴阳,可生万物,可宿灵体。”

    自古以来,镜子就承担着阴阳相通的媒介,关于镜子的邪说多不胜数镜子也是恐怖片里的常用道具,时雍以前只要看了恐怖片,一般都不敢照镜子。至于为什么这样,她也很难说得清楚。

    因此,赵胤冷不丁一句“可通阴阳,可生万物,可宿灵体”竟让时雍觉得脊背发麻,阳光都收了回去,檐下阴气惨惨,越走近将军坟,那种古怪的寒气越盛,激得她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将军坟在庙后的茂林深处,有石栏团团围住,前方有殿宇,坟前青松猎猎,风一吹,仿佛有沙沙的声音。

    众人摆上祭品,依礼而拜。

    陈岚在坟前洒上烈酒,焚燃纸钱,呜咽不止。

    “爹、娘……囡囡来看你们了。”

    “这是阿拾,你们的外孙女,这是阿胤,你们的外孙女婿。这是临川、这是苌言,他们是阿拾和阿胤的孩子……”

    “爹娘,女儿不孝。这么多年,忍看你们埋骨荒山,却不曾……不曾踏足通宁远,没有来看你们……”

    “幸得爹娘庇佑,如今女儿也是儿孙满堂,倘若你们泉下有知,要保佑我们一家,顺遂安稳……”

    时雍也招呼着临川和苌言上前,为曾外祖父和曾外祖母烧纸。

    临川默默不语。

    苌言却是好奇地看着化在火盆里的纸钱,问道:“娘,曾外祖父和曾外祖母收得到钱吗?”

    时雍摸了摸孩子的头,“你烧纸钱的时候,叫着曾外祖父和曾外祖母,他们听到就会来收钱了。要虔诚一些。”

    苌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她,重重地点头。

    于是,每烧一张纸,苌言就念叨一声。

    “曾外祖父,来收钱了。苌言给你们送钱来了。”

    “曾外祖母,来收钱了。苌言给你们送钱来了。”

    童声童语听来清脆,却最是令人心酸。

    陈岚泣不成声,时雍也是红了双眼,揽住母亲不停地抚着她的后背,默默不语。

    赵胤手持清香,领着众侍卫在墓前三鞠躬。

    “广武侯,南征军的兄弟们,安息。”

    墓前青烟袅袅。

    一阵风吹过,焚尽的纸钱飞上天空,幻化成黑色的蝴蝶,四处飞舞。

    这天,借着上坟的机会,朱宜年对赵胤说了许多刀戎的事情。

    回到将军庙大殿时,羊仪已经苏醒过来。因为时雍的施针,她小睡一觉,浑身通泰,精神抖擞,再拿镜子照着脸,在丫头们的吹嘘下,当真觉得自己肤色好了许多,摸一把,也滋润滑腻,她对时雍的话更为信任了几分。

    她当即打发侍卫回去支会刀戎,带着朱宜年就要和时雍一块去驿站,说是要试用时雍的那些什么散什么露,变成肤白貌美大尤物。

    时雍自然是求之不得。

    ……

    驿站座落在官道边,四周环山,点了灯,光线也格外幽暗。

    时雍安顿好羊仪和朱宜年,又将两个小的哄睡了,这才回到屋子里。

    “王爷,还没睡?”

    赵胤端正地坐在案前,案上的信纸墨迹未干。

    他看了时雍一眼,“等你。”

    时雍莞尔,走近挑了挑灯芯,低头看着他案上的书信,心里微动。

    “王爷这是……会不会太急了?”

    桌上共有两封信,一封是传递入京给光启帝赵炔的,另外一封是给通宁卫驻军濮厚的。

    单看内容,赵胤已经对刀戎起了杀心。

    赵胤抬头看她一眼,“刀戎多年把持通宁远,傲慢自大,近年尤其野性难训,作恶多端……一旦时机成熟,自当诛杀。”

    时雍沉吟,“一个地方的土司,就是一方的土皇帝。说到底,多年来朝廷对他睁只眼闭只眼,也是因为他识时务,有分寸。虽然把持通宁远,却也没有明着与朝廷作对,便有恶行,也难咎其责……”

    她停顿一下,声音幽幽地道:“为今之计,我们必须找出他私铸钱币的证据——不然,单是小恶小错,以刀戎在通宁远的地位,朝廷实难动他。”

    赵胤垂眸,“阿拾认为,刀戎真会私铸钱币吗?”

    时雍想了想,抬头反问:“如非私铸,他发饷所用的伪造钱币从何而来?”

    赵胤没有回头,待信纸上的墨迹干却,叫来谢放,“务必谨慎。”

    谢放点头,“属下明白。”

    火光跳跃在时雍的眉间,她看着谢放下去,心里说不出的凝重。

    “王爷,我有一事相询。”

    赵胤抬头,拉过她的手,“说便是。”

    时雍垂了垂眼,“当年我因一句天机开,荼人来的传言,受尽挫折……想想仍是有些意难平。当然,也有一些好奇。”

    因为道常的话,时雍总觉得此事与自己有关。

    “王爷当年去过将军坟,可有见到将军铠甲和那面镜子?”

    赵胤点头,“我去时,只剩一副鎏金棺椁。将军铠甲是后来从盗墓贼手中追回……”

    时雍认真地听着赵胤讲述当年的事情,目光定定。

    末了,她又拉开赵胤的手,徐徐坐在他的怀里,好奇地问:“这么说来,王爷也没有见过那面镜子?”

    赵胤摇了摇头,“镜子一事,诚国公元祐曾审问盗墓贼。那人说镜子造工精巧,镜面光洁异常,原本是想卖个高价,不料去到锦城府,却被人说不值一文,他索性一掷了事,后来镜子不知去向。本王也只听得一个大体的描述…………阿拾为何对镜子感兴趣?”

    “还不是因为王爷今天的话。”时雍嗔他一眼,突然地搂紧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颈窝里,“想想还怪吓人的。王爷,抱紧我。”

    “呵!”

    赵胤低笑一声,搂紧她的腰。

    “阿拾怕鬼?”

    时雍头皮麻了麻,“原本是不怕的,可想到镜子就有点怕了,你说好好的一个坟,为什么埋一面镜子下去?”

    赵胤抚着她的后背,“不要多想,鬼哪里有人可怕?”

    时雍低低地笑,“也是。王爷最是可怕。”

    “哼!”赵胤一把搂住她,起身往榻上走,“既如此,那非得让阿拾尝尝爷的可怕之处……”

    “赵大驴!出门在外……”

    “嘘!”赵胤深眸沉沉,盯住她,“小声些。”

    ……

    来了通宁远,陈岚当然不满足只是去坟头拜一拜那么简单。

    数十年前的通宁远一战,留下了许多的战争遗迹。陈景被围的城池,她的母亲跳楼殉夫的城楼……许许多多的遗址,陈岚都想去看看。

    时雍和赵胤也是不厌其烦,带着一群人,陪她在通宁远四处走动。

    刀戎很是不放心,每天都以“带路和保护”的名义,派人跟着,有时候自己也会过来相陪,偶尔也虚情假意地借着挽留之意,打听一句他们的归期,赵胤却当做听不懂,只说一切要遂了通宁公主的意,迟迟不走。

    这一待,就是七天。

    刀戎渐渐浮躁,举止也不像初来那般恭顺。

    第八天入夜,时雍正和赵胤说话,庚六又来了。

    随同他一起来的人,还有他的兄弟庚二。

    “王爷,有眉目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