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0章 风欲动——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幽凉的夜风吹过山间驿站,月光掩于乌云,天际不见半颗星子。

    庚二和庚六隔着一张桌几,盘腿在赵胤的面前坐了下来。

    炉子里的炭火红彤彤地散发出温暖的气息,炉上的水壶里,发出咕咕的开水声。

    时雍陪坐在侧,靠近炉火的地方,最初庚二说得兴起时,她还精神抖擞。听到后来,他三人渐渐地说到一些枯燥而具体的安排,时雍便有些犯困了。她一只手托着腮,肘在桌子上撑一会,不知不觉就垂下了头,整个人趴了下去。

    灯花轻爆,室内突然安静。

    庚二和庚六对视一眼,尴尬地笑。

    赵胤见时雍双眼微闭,眉头轻蹙着,一副还想强撑的样子,低笑一下,将身上风氅解下搭在她的身上,朝庚二和庚六示意一下,便将人拦腰抱起回房。

    春秀和子柔坐在门口打盹,听到脚步声立马惊醒。

    “王爷……”

    春秀道:“婢子去打水,给王妃洗漱……”

    赵胤示意她们噤声,“不要吵醒王妃。”

    “哦。”

    两个小丫头跟在赵胤后面,等他把时雍放在榻上,这才轻手轻脚地为她宽衣脱鞋,拉上被子。

    “王爷要歇了么?婢子这就去备水?”

    赵胤没有说话,眼睛像定在了时雍的脸上一般,好半晌,他慢慢低下头,在时雍微翘的朱唇轻轻一啄,见她眼睫微微眨动,这才直起身,拉下床幔,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一般,冷着脸,一本正经地吩咐。

    “看好王妃。”

    春秀和子柔两个丫头俏脸羞红,同时低下头。

    “婢子省得。”

    ……

    灯火在浓重的夜雾里影影绰绰,一直亮到天明。

    时雍醒过来就看到映在窗上那一道颀长的影子。她眯了眯眼,披衣起来,趿上鞋走过去,用风氅披在赵胤的肩膀上,打了个呵欠,摸了摸案桌上的茶盏,发现早已凉透。

    “王爷竟然一夜未睡?”

    赵胤看时雍脸上有淡淡的倦容,捉了她的手来,在掌心捏了捏。

    “天还早。阿拾再去睡一会。”

    时雍低下头认真端详他的脸色,抬眼又看了看案头上他写的东西,没有说话,出门将炉子上的水壶拎进来,为他续上一盏热水,哆嗦着搓了搓手。

    “外头天真冷。也亏得你能在这里坐一夜。你和庚二他们说得如何了?今日我们按计划出行,还是……?”

    赵胤端起茶盏轻抿一口,茶盖落下时,发出轻微的碰撞,并着他淡定的语气,说不出的冷肃,“按计划行事。吃过早膳便走。”

    时雍沉吟一下,“你不去睡一会儿?”

    赵胤摇头,“不了。”

    时雍轻唔一声,在赵胤案桌对面的椅子坐下来,揪着眉头看他片刻,懒洋洋地倚向椅背,哼了声,“王爷如今是钢筋铁骨打造的人,想必也不需要我这个大夫了。”

    这话说得有些不痛快。

    赵胤看着她晶亮的眼,苦笑一下,拍拍膝盖站起身来。

    “行,本王小歇片刻,早膳时阿拾叫我。”

    时雍展颜一笑。

    “去吧,有我在,误不了事。”

    ……

    时雍整理好衣服便要出门,大黑躺在床下的狗窝里,见状抬头,伸了伸懒腰跟着她就要走。

    时雍笑着顺它后背上的发,“崽,外面凉,你陪爷再睡一会儿。”

    大黑舔了舔嘴巴,抬头看着她,眼神柔和得让人很难相信,这便是当年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煞。

    “乖!”

    时雍摸摸它的头,转身出门,大黑看着她的背影,脑袋一偏,将头搭在赵胤的靴子上,闭了眼睛。

    晨起露重,院里的小草上露珠串串。

    两个小家伙还在睡觉,陈岚已经起身了,小蛮正在为她梳妆。

    “娘。”时雍笑吟吟走进去,低头端详着陈岚的白发,“今儿个气色不错,又美了几分。”

    陈岚微微一笑,“你尽会打趣母亲。”

    时雍莞尔,“早上想吃什么?”

    陈岚道:“入乡随俗,什么都好。”

    时雍轻轻拿起簪花,在陈岚的发间簪上一朵。

    “随便好些天了,我看娘都没有胃口,今早我亲自下厨,为你和两个小的弄些好吃的来。”

    这几天的行程里,陈岚都在追逐当年陈景行军通宁远的足迹。时雍和赵胤明着是相陪,暗地里也是在秘密找寻刀戎那个见不得光的“钱窝”。

    通过庚六的线报和朱宜年的述说,以及从羊仪嘴里断断续续得来的消息。他们已经很确定,有这么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所在,而昨夜庚六和庚二的到来,便是为了此事。

    有了眉目,单看行动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今日还得按既定的行程,去一个叫西绥沟的地方。

    时雍查了舆图,西绥沟恰是在将军庙背后的山峦深处,约莫五十来里,据说当时广武侯陈景曾在西绥沟与叛军打了一场遭遇战,轻松大胜,俘敌数千,也正因为这场战事,让朝廷军有了轻敌之念,认为大破叛军如探囊取物,为陈景在通宁远城被围埋下了祸根。

    ……

    边陲蛮荒之地,较为艰苦。驿站里缺的不仅是食材,还有厨子。

    前几天,刀戎特地派人送来了一些吃喝之物,但驿战的厨子想象力有限,几天下来,翻来覆去都是那几个菜。不说陈岚,时雍自己也都吃腻了。两个小的嘴巴更是被锦城王养得金贵,哪能天天吃这样的粗食?只是临川忍着不吭声,苌言却是叫苦不迭。

    在锦城府时,时雍想念王氏的时候,也会自己下厨。

    六年下来,别的事情没什么长进,厨艺却是精进了不少。

    驿丞听说锦城王妃天刚亮就去了灶房,连忙屁滚尿流地穿衣起来,叫上自己的小妾,跑到灶房里一阵张罗,把厨子骂了一顿,又再三保证说督抚请来的厨子已经在路上了,隔日便到。

    时雍看他害怕的样子,笑着摇头。

    “大人不必客气,我只是一时兴起想亲手给孩子蒸两笼包子。过两日我们就要回锦城府,专程请来厨子,大可不必的。”

    驿丞别的没听进去,倒是把他们要回去的话听入了耳朵。

    他脸上有明显的诧异,顺嘴就问:“再过两天就要走?”

    时雍好笑地问:“来了七八天了,该去的地方都已去过,再留下来也是徒增伤感。怎么?难不成大人舍不得我们走?”

    驿丞连声说“没有没有”,说完又觉得此话不对,赶紧朝时雍作揖。

    “王爷和王妃能在此小住,下官自然是求之不得……”

    时雍轻笑,眼风扫他一眼,又专注在自己手头的活上,漫不经心地道:“叨扰了这么多天,着实过意不去。若是方便,还要劳烦大人,给督抚大人捎个信,厨子万万别请了……”

    驿丞随口便应下,拿眼色示意自己的小妾上去帮忙。

    可这小妾十指不沾阳春水,什么都不会,时雍倒也大方,笑盈盈地听她讨教,与她叨着磕做好了一顿早饭,然后让春秀和子柔分别拿托盘装了,端到陈岚和赵胤的房里。

    两只小的已经起床,正在丫头的侍候下洗漱。

    闻到香喷喷的包子和稀粥,苌言第一个兴奋地跳起来。

    “是我娘做的。外祖母,这包子是我娘做的。”

    陈岚笑不可止,“你个小机灵鬼。”

    苌言点着小脑袋,很认真地道:“那是当然,父王曾说,我娘做的饭菜,那是……那是瑶台珍馐,人间难寻。”

    咳!

    在陈岚含笑的目光注视下,时雍尴尬又好笑地拍了拍苌言的小脑袋,将碗推到她的面前。

    “快吃吧,就你话多。”

    这种夫妻间的臊话,都不知是什么时候说的了,居然让小姑娘听了去,还在陈岚的面前说起,她还要不要脸皮的了?

    “母亲。”临川突然抬头。

    时雍夹着一个包子正要入嘴,闻言转过头来,“怎么了?”

    临川小眉头微微蹙起,模样很是严肃。

    “今日儿子能不能一个人骑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