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1章 奇袭之日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筷子停下,看着儿子的小脸,摇了摇头,“今日不成。”

    临川目光坚定地回视:“我可以。”

    时雍笑着抿了抿嘴,“我知道,但今日不成。等回锦城府的时候,官道平整了,再让临川一个人骑,可好?”

    临川哦一声,低下头认真吃起来。

    陈岚看着时雍的表情,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西绥沟路途远,地方偏僻,要带两个小的去吗?”

    时雍思忖一下,目光微沉,“孩子带上。行李不用带了。”

    陈岚与她默默对视,点点头。

    ……

    赵胤已经起床,正坐在桌边用膳。

    时雍心下有许多念头,但看赵胤神色平静,索性就压下了心底的不安,淡定地坐下来,又陪赵胤喝了半碗稀粥,这才回房换衣裳。

    看着镜中人眉梢眼底的情绪,她默默从首饰盒中挑出一朵娇艳的海棠花簪,插入发间。

    不承想,这簪子在时雍发间不过簪了一刻钟,就被羊仪看见,要了去。

    羊仪极是喜爱娇艳的东西,衣裳穿得花花绿绿,头饰也都是那种惹人眼球的颜色。

    时雍也大方,见她真心喜爱,当场便取下来交给羊仪。

    “海棠春色,千金难换,这簪子最配羊仪小姐。”

    羊仪最喜欢听时雍的“甜言蜜语”,闻言高抬下巴傲娇不已。

    “王妃这般好说话,我也不会叫王妃吃亏的,回头我便让我阿嗒给王妃送上一份厚礼,也让你开开眼界。”

    朱宜年一直默默跟在羊仪身边,闻言看了时雍一眼,低头道:“锦城王府什么没有?王妃什么稀罕之物没有见过?快别让人笑话。”

    羊仪受不得激,不高兴地扭过头来,怒视着朱宜年。

    “我就不信普天下的至宝,王妃都见过。哼,等我送来,你们见过便知道了。”

    时雍面色带笑,“既是羊仪小姐心意,我倒是真想见识一番。不知是什么东西,这么稀罕?”

    羊仪抬了抬下巴,瞥了朱宜年一眼。

    “我们家有的是至宝,随便拿来一件两件,也能叫你们长长见识……”

    四周默默,众人眼神古怪。

    朱宜年眼波微动,“那你不要叫王妃失望才好。”

    羊仪哼声,“放心就是,丢不了你的人。”

    时雍温和地笑看她一眼,目光却透露出几分不信。

    “听得我心里都痒痒了起来。还真不知道什么东西,能让我长见识呢……”

    人群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朱宜年也尴尬地低下了头,轻轻扯羊仪的衣袖。

    “你不信我?”羊仪一看朱宜年这表情,突然上了火,叫侍卫牵了马来。

    “我这就回去拿来一件两件,叫你们看看,什么才叫宝贝。”

    朱宜年看着她:“不是说好,要陪王妃去回绥沟么?”

    羊仪道:“回绥沟荒山野岭的地方,有什么可看?不去了。”

    朱宜年迟疑道:“那我先陪王爷去回绥沟……”

    “不行!”不等朱宜年说完,羊仪便打断了他的话,冷哼一声,拍了拍马背,挺直腰杆示意他,“上去。”

    众目睽睽下,朱宜年有几分尴尬。

    羊仪伸出手来,抬下巴看着他,朱宜年无奈地跨上马背。

    岂料,他刚刚坐稳,羊仪突然腾身而上,直接坐到他的背后,一手握住马缰绳,一手搂住朱宜年的腰,“驾”的一声,策马而去。

    “我滴个乖乖!”

    羊仪骑术了得,这么带着一个男子离去的模样,很是勇武,像极了刀戎的模样。

    一群人嗤笑不已。

    几个刀戎的侍卫见状,默然上马,紧跟而去。

    再没有外人,时雍轻松地上了陈岚的马车。

    “起程吧。”

    ……

    进入山林,群山起伏,道路崎岖,天上又沥淅地下起雨来。

    马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山林中,带着通宁公主寻找曾经的战争遗迹。

    小孩子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看到什么都稀奇。苌言一路欢快,看到松鼠也叫,看到山鸡也叫。

    到达回绥沟已是晌午,众人吃了点干粮,待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有探子来报。

    “羊仪在土司城外坠马,昏死过去,刀戎已带人匆匆赶回。”

    羊仪是刀戎唯一的女儿,也是刀戎最小的一个孩子,那张脸长得与刀戎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相似至极。刀戎爱女如命,羊仪从小便被他捧在掌心里,要什么给什么,恨不得把心肝剜出来奉到女儿面前。

    可想而知,羊仪坠马昏迷,刀戎是何等的心急?

    “阿拾妙计!”

    羊仪从时雍头上要去的那根海棠花簪上,涂有迷药,便是摔得不厉害,羊仪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

    赵胤看着两侧绵延不断的山峦,沉着脸道:

    “事不宜迟——谢放,发信号。”

    谢放低头拱手,“是!”

    咀——

    一道鸣笛自丛林掠起,发出长长的啸声。

    昨夜庚二来报,刀戎频频出没回绥沟往西十里左右的无名地带,他曾派人私查过,发现环山中有一个秘密所在,人员活动频繁,但戒备森严,没有刀戎的指令,闲杂人等根本进不去。

    时雍回头看了看赵胤,“剩下来,看我的了。子柔!”

    子柔应了一声,撩开车帘,“王妃。请上马车。”

    时雍笑了笑,负手钻入车里。

    稍过片刻,再出来时,已然变成一个异族男子的模样。

    “大人,请吧?”时雍朝赵胤做了个手势,又偷偷朝子柔挤眼。

    子柔的易容术多年未用,但还没有生疏,她很快便将赵胤和谢放几个易容成了刀戎手底下那几张熟脸的男子模样,连同陈岚和两个小的也都换了一身衣着。

    “娘!”趁子柔为众人易容的工夫,时雍看着陈岚道:“通宁卫的濮厚将军已在山中等候多时。等一下,他会派人护送你们去通宁卫,白执和许煜也会带人跟着……通宁卫有大军驻守,安全无疑。”

    陈岚知道这时说什么都没有用,冷静地点点头。

    “你和阿胤要小心!”

    时雍握住她的手,“娘,帮我看好临川和苌言……”

    陈岚微笑,“娘会的。早去早回,娘在通宁卫等你们。”

    时雍莞尔一笑,“好。等此间事了,我们就回锦城府——”

    “娘!”苌言看着时雍身上怪异的装束,不满地撅起嘴,“你和父王要去哪里玩耍?为什么不带苌言?”

    时雍笑着摸苌言的头,“因为苌言和哥哥要保护外祖母呀。”

    苌言大眼睛骨碌碌一转,看着沉默不语的临川,不高兴地嘟起嘴巴。

    “又骗小孩儿。”

    临川握住妹妹的手,认真地道:“父王,母妃,儿子会照顾好外祖母和妹妹,你们保重自己。”

    春秀和子柔笑了起来,“小世子像个小大人了。”

    时雍欣慰地笑,“苌言要多跟哥哥学习。”

    “哼!我比哥哥还要勇敢,爹说的——”

    赵胤深深看一眼兄妹两个,掌心慢慢落在儿子的肩膀上。

    “男子汉!父王看好你。”

    临川重重点头。

    ……

    众人无声无息地掩入山林。

    濮厚将军留下的侍从,静静地等待着。

    赵胤将手下侍卫兵分两路,一队精卫由白执带领,护送陈岚几个去通宁卫军屯驻地,其他人跟着自己与奇袭大军配合,深入刀戎的“神秘领地”。

    “保重!”

    “保重!”

    临行前,陈岚满眼担忧,两个小的也是眼巴巴望着父母,舍不得走。

    赵胤和时雍安静地目送着他们走远,这才重新上马。

    “出发——”

    时雍熟悉当地的方言,换上一身异族装扮,比赵胤等人的样子更为相像。她骑马在前,在庚二和庚六一行人的带领下,一路往深山老林中疾驰而去。

    这是一个葫芦样的狭长山谷,外窄里宽,易守难攻。

    奇袭大军摸入葫芦口两侧的山中,便再难深入。

    四周是高山峻岭,极为陡峭,葫芦口是唯一出入口。

    而此时,时雍等人也已经纵马到达葫芦口。

    “好狡猾的刀戎。”时雍看一眼,冷哼。

    他们放缓马步,朝寨门而去,尚未落马,门后木哨上便传来呵声。

    “来者何人?”

    问话的人,用的是本地方言。

    时雍拿着一个从羊仪那里摸来的令牌,随手一扬。

    “奉大王命令,有要务来办。你们还不开门?找抽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