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3章 神秘的石庙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依时雍的判断,这种小头目与刀戎的接触不那么多,看不出他们的破绽不奇怪,可是那个什么禄察大人,一定是刀戎的心腹,才会被派来驻守此地,目前是万万不可以同他相见的。

    而且,他们当下要做的是摸清寨子里的情况,再通知留守在外的濮厚将军带兵杀来,拿一个人赃并获,查一个证据确凿。要不然,以刀戎在通宁远的地位,轻易动了他,会让朝廷对异族一惯的安抚政策难以施展,左右为难。

    众人往里行走片刻,经过一片平整的葫芦腹地,看到前方有一面光滑的石壁。石壁上点缀着一些形状古怪的石洞,如同开着的一扇扇小窗户,大小不同,有幽幽火光,大大小小的火点几乎遍布在一整面石壁上。而石壁的下方,有茂盛的密林映掩,仿佛有两扇石门,依稀可见门口有一群异族侍卫在把守。

    时雍很想问那是什么地方,可想想眼下的身份,又咽下那口唾沫,从容地负手挺胸,大步往前。

    “走,我们过去看看。”

    松石一听,连忙伸出手来拦住她。

    “不可,不可,这里不可去。”

    时雍皱了皱紧眉头,拧眉看着他,“嗯?是吗?”

    什么都不问,才是询问的最高境界。

    松石看她生气的表情,果然骇住。

    未及思忖,他便压着嗓音小声陪笑道:“没有禄察大人的命令,谁也不可靠近石庙,将军又不是不知,别让小人为难了……”

    石庙?

    时雍眯起眼看他片刻,又回头看了看山壁,冷笑一声。

    “我怀疑奸细就出在此间……”

    松石愣了愣,“不会吧。这就是一座石庙,壁上雕刻的都是菩萨,平常只有守卫和供奉的几个僧人,这,这里怎么会有奸细呢?”

    石庙?

    僧人?

    供奉的是谁?

    最关键的是他们要找的“钱窝”,又在何处?

    时雍同赵胤对视一眼,看着松石,凉凉一笑。

    “那松石兄弟告诉我,最有可能把此间的秘密说出去的人,是谁?”

    ……

    通宁远土司城。

    一道尖锐的喊声划破了天际。

    羊仪的房里,这壮硕的大姑娘刚刚服下药醒转过来,摸了摸摔得疼痛肿痛的屁股和脑袋,转头就要刀戎要东西。

    “阿嗒,你看王妃给了我那么多东西,还想方设法让我变美丽,我必得要送几件好物给她回礼才行的。”

    刀戎心疼女儿,看着她瘀青肿胀的脸,连声道好。

    “女儿放心,阿嗒等会儿就给那锦城王和王妃备一份大礼送去。”

    “不行!”羊仪嘟起嘴巴,“寻常金银珠宝,锦城王府多得是,王爷和王妃又不是没有见过。我说了要让他们长长见识,岂能是寻常宝贝?”

    刀戎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暗自叹息。

    “送礼嘛,有心意就行……”

    “不可以。”羊仪固执地拖住刀戎的衣袖,双眼铜铃似的瞪着他,“我知道阿嗒的房里有一个小金库,里面私藏了很多宝贝……那样别致精巧的东西,才叫至宝呢。”

    刀戎始料不及。

    从女儿苏醒的狂喜,再到恨不得把她打晕过去,也不过转瞬之间。

    “胡闹!”刀戎甩开衣袖,看了看羊仪床边的朱宜年,表情不自在地道:“阿嗒哪有什么小金库……”

    “我都看见了。”羊仪丝毫不在意朱宜年这个“外人”在旁边,她死死拖住刀戎,声音喇叭似的大吼,“上次我藏在阿嗒的房里,看到你启开地窖,里头全是奇珍异宝……”

    “你闭嘴!”

    刀戎恨不得堵上她的嘴巴。

    “阿塔从来没有这样的东西。哼!扈者,看好小姐,让她在房里好好养伤,不可再出去胡闹。听见没有?”

    两个扈者齐齐应声,“是!”

    刀戎狠狠瞪一眼沉默的朱宜年,转身就要走。

    岂料,羊仪突然翻身,拔出床边的马刀就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阿嗒!”

    刀戎听到声音转头,双眼气得瞪圆。

    “你做什么?”

    羊仪惊叫,“你不给我,我就死给你看!”

    这败家玩意儿!

    刀戎气得指着她,直发抖。

    “死!你马上给老子死一个看看。”

    自家女儿什么德性,刀戎是清楚的,知道羊仪只是威胁他罢了,并不肯就范。

    “看看你做的好事!”他骂完羊仪,又转头骂朱宜年,“全是你教的,我女儿跟着你,这脾气越发刁钻……”

    朱宜年低下头,“是小人的错。小人一定好好劝说羊仪小姐……”

    刀戎虎目闪过一抹厉光,正要再训,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紧张的脚步。

    “报——”

    朱宜年猛地抬头。

    刀戎也转过来身去,“什么事?”

    来人是刀戎的大儿子敖田,他单膝跪地,沉声禀报道:“阿嗒,儿子得到消息,锦城王一行离开西绥沟,便不见人了。”

    刀戎微怔,“是不是返回了驿站?”

    敖田抬高下巴,一脸的惶惑,“没有。驿站没有人,行李还在,但锦城王的人马,却是一个都不剩了。驿丞说他们去了西绥沟,就再也没有回去。”

    “岂有此理!给我玩花样。”刀戎转头看了看朱宜年,声音冷丝丝的:“晌午你父亲还告诉我,说他们后天便要启程返回锦城府了。原来这是疑兵之计?”

    “阿嗒。”敖田眼睛眯了眯,防备地看着朱宜年,意有所指地道:“西绥沟所在……锦城王会不会是……去了那里?”

    刀戎心里一沉。

    “坏了。”

    敖田道:“事不宜迟,阿嗒,儿子这便领兵前去……”

    “等等!”刀戎看他要走,抬手阻止,冷笑道:“锦城王拖儿带女,有老有小,不会直接去。”

    正是因为锦城王那一行人,有老有小,人数也不多,刀戎才会掉以轻心。

    那如此,就算赵胤要带人去葫芦寨,他总得安顿好老小吧?

    敖田眼睛一亮,“他们能去的地方,只有通宁卫。”

    刀戎冷声,“你!亲自带兵前去,不惜一切代价截住赵胤的儿女和通宁公主!等等!若是赵胤和他的王妃同在一起,你就以礼相待,好言送去通宁卫……如果只有他的小儿老母,那就全给我捉回土司城!”

    等敖田出去,刀戎盯一眼不成器的女儿,又冷冷盯着朱宜年,恶狠狠地笑。

    “说!是不是你向锦城王告的密?”

    朱宜年眼睛瞪大,“不,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刀戎冷笑,转头大步出去,“你跟我来!”

    朱宜年看了看哭闹的羊仪,小心翼翼地跟上,“去,去哪里?”

    刀戎手指狠捏腰刀,“找赵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