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4章 宝库至宝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葫芦寨。

    尚未入夜,下了大半天的雨终于停了。但是屋顶的积水从青瓦的槽沟流下来,却在檐前拼成了一幅雨帘的模样。

    滴嗒滴嗒,未有绝时。

    石庙旁的小谷里,有一座木建的小屋,屋后是一片片坟冢。土堆的坟丘,石砌的坟头,没有碑、没有铭,没有人知道里头埋着什么人。

    松石告诉时雍,从他到葫芦做守卫时,这些坟就有了,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坟主人是谁,也没有人敢问。

    雾蒙蒙的灯光下,跪坐着三个异族兵士。他们和松石差不多的打扮,年岁也相等。松石说,这是他在葫芦寨里相处得极好的兄弟。是的,松石没能为时雍找来他认为有“奸细嫌疑”的人,却是找来了三个好兄弟。

    这是几个约摸二十上下的年纪人,他们同松石一样没有出过山,没有听说过锦城王来了通宁远,但是他们看得出来时雍和赵胤这一行人的“不同寻常”。

    土司大王身边的大人物来调查奸细,不,暗查奸细。他们要悄悄的、偷偷的,要瞒着禄察大人做的事情——让他们感觉热血沸腾。

    这是年青男子骨子里的不安分。结识大人物、飞黄腾达、擢升职务、赏赐财宝,把几个凑到一起的年轻人点燃了……越是神秘古怪的事情,在年轻人眼里越是机会,反而能得到认可和配合。

    松石不敢说的事情,人一多,都说了。

    而且,是争先恐后地说。

    除了节气上头,刀戎并不经常来葫芦寨,寨中事务全由禄察大人打理,禄察是个小老头,留着稀稀疏疏的几缕胡子,自以为美须,对下属很严格,很凶悍,并不讨松石这些年轻人喜欢。当然,禄察也是个令人畏惧的人。

    刀戎不来,他的人却是常来。每次来会赶着刀车,拉走一些东西。马车每次来都是半夜,车上盖着厚厚的青色麻布,松石他们几个年轻人都是低等侍卫,没有查看和打听的权力。但他们说,葫芦寨的后山是禁地,由禄察大人的心腹把守。马车便是从后山拉出来的东西。

    这些是他们在与时雍成为“朋友”后,好奇向时雍打听的。

    “将军,马车里究竟是藏了什么宝贝?可否告诉小的?”

    他们的好奇,也是时雍的好奇。

    “咳!大王的私务,不可打听。”

    时雍猜测,后山便是他们千方百计要寻找的“钱窝”。

    但是松石告诉她,守卫很多很严格,他们平常都不可接近,如此,便不能轻举妄动了。

    “那便再等等吧。”

    在葫芦寨的山外,布置着大批濮厚将军的人马。

    只要赵胤一声鸣镝讯号,濮厚将军就会带着埋伏在山里的人马冲进来,拿下这个神秘的寨子。届时,可以将寨子翻个天翻地覆,不论是神秘的石庙,还是后山禁地,他们想看什么便能看什么……

    谢放和几个侍卫对此都有些不解。

    他们交换着眼神,狐疑地望向时雍。

    眼睛里都写满了“还在等什么”的疑问。

    时雍勾唇,莞尔瞥向赵胤平静的面孔。

    “倘若不出意外,刀戎很快就过来了。有什么疑惑,不如先向他求证再说?”

    赵胤嗯一声,淡然点头,“阿拾思虑周全。”

    这个时候,刀戎肯定已经知道了他们不在驿站的事情,第一反应就会找到这里来。在他们还没有亲眼看到证据的时候,暂时不便与刀戎翻脸。横竖有大军驻守在外,与其强行撕开葫芦口,他们不如等在这里,看刀戎要如何辩解好了。

    谁先撕破脸动武,是个要紧的问题——

    他们来了,便不会这么走。

    “你,你们?”松石第一个叫起来。

    时雍和赵胤平静的交流,没有带什么情绪,可是这古怪的对话以及她对刀戎的直呼其名,还是让几个异族士兵察觉出了不对劲儿。

    唰地一声,几个士兵齐齐拔刀。

    可还是慢了一步。

    论制人和杀人的速度,他们又怎么能说锦衣郎相比?

    哐当,武器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脖子上冰冷的触感提醒着他们,小命已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松石红了眼睛,厉声喝斥。

    “你们是什么人??”

    时雍笑容不减,“锦城王的人。”

    松石蜡黄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恐惧的表情。

    “锦城王!?你们要做什么?”

    时雍道:“抓奸细呀。你们就是——”

    “不!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不是奸细。”

    见松石因为害怕,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另外三个士兵眼睛也瞪得大如铜铃一般,时雍不禁轻笑了一声。

    “你要不是刀戎的奸细,不是我们的内应,如何保命?放心,锦城王不杀无辜。只要你们老实点,不会有性命之忧,答应你的奖赏,只多不少……”

    松石哑声。

    几个异族士兵对视片刻,眼神交流着,皆是无话。

    ……

    土司城。

    刀戎带着朱宜年前脚一走,羊仪后脚便忍着伤痛下了床。

    “快去给我备马。”

    “小姐,你要做什么?”丫头吓得一个哆嗦。

    羊仪脾气不好,转头便是一记冷眼。丫头后退一步,害怕的看着她,然而也不知为什么,羊仪突然又笑了起来,态度是前所未有的温和。

    “王妃说,温仪则美,柔润则佳。我要温和,多笑……”

    丫头看着她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的脸,震惊不已。

    “还不快去。”羊仪又急了几分,小声道:“阿嗒把宜年带走了,谁知会不会生气就宰杀了他去?”

    丫头思忖着点点头,随即转眼看了看木门,踌躇道:“可是,小姐……”

    两个扈者听刀戎的命令守在门外,自然是不肯让羊仪离开。

    羊仪眯起眼看了看,突然提起那把挂着红穗的马刀,一瘸一拐地走过去。

    “你们让开!”

    扈者低头行礼,“小姐,属下不……”

    羊仪一个手起刀落,不等对方把话说完,便将刀柄砸了下去。

    她武艺确实不错,力气也大,扈者又不敢当真同她交手,伤到了她,于是,但见她三下五除二便将两个扈者打晕在地,然后得意地哼一声,大鼻孔朝天。

    “走!看谁敢拦我。”

    羊仪在土司城十分霸道蛮横,一路走过来,无人敢拦。可她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在经过土堡二层刀戎的居住时,竟然突发奇想,偷偷溜了进去。

    刀戎宠爱她,羊仪对刀戎的住处并不陌生,她甚至看过好几次刀戎打开地窖。

    因此,羊仪轻车熟路地闯进去,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刀戎的秘窖。

    “呀——”丫头惊得轻叹一声。

    “嘘!”羊仪瞪她,做个噤声的动作,沿着台阶慢慢地走了下去。

    丫头亦步亦随,双眼瞪得通圆,满是震惊。

    这当真是一个地下宝库,金银财宝、应有尽有。

    不只如此,还有龙袍、冕旒等民间禁物……

    “小姐!”丫头又好奇又紧张,拖住羊仪的袖子,“我们快走吧。”

    “我还没有挑选至宝呢。”羊仪不高兴地一把甩开她,“门口去守着。别碍事!”

    声音未落,羊仪的视线落在宝架的一个铁皮箱子上面。

    羊仪偷看过刀戎进宝库不止一次。

    可是,每一次,刀戎都只是用手抚摸这个箱子,却从来不会打开它。

    羊仪很是好奇,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宝物,连她的阿嗒都要这么谨慎小心……

    她脚步慢慢移动过去,像往常的刀戎那般,将手搭在箱子的锁扣上。

    ……

    ……

    刀戎来得很快。

    谢放刚把松石几个绑好丢到小屋里头,外面便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如同大军压境,声势极大。听那声音,人数不少。

    “谁在里面?松石!是不是你?”

    “禄察大人,小的亲眼看到松石带着几个人来了这边……”

    “面生吗?”

    “不……不面生。长得和大王身边的人,有些肖似。”

    坏了!那个叫禄察的小老头听得胡须一抖,局促地看着满脸狠色的刀戎和他的几个随从。

    “大王,属下失职……”

    刀戎抬手阻止禄察说下去,大步走向小屋,突然站定拱手,声如洪钟地道:

    “锦城王大驾光临,为何不肯现身与老夫一见?哼!藏头缩尾算什么英雄好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