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5章 辩解!刀戎的秘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山谷里,空气清新,入夜可闻虫鸣。

    四周安静一片。突地,木门砰的一声响,大开两扇。

    赵胤徐徐走出来,一双眸子扫过刀戎,俊朗的脸,贵气逼人。他身上穿着异族的服饰,眉目却硬挺刚毅,一个字都没有说,目光里却似乎散发着鲜血和战场的气息。

    他似乎是这个世界的王。

    明明被刀戎大军围堵,却从容又平静。

    刀戎与他对视,骇然一惧,随即又大着嗓门质问。

    “锦城王私闯禁地,这是要做什么?”

    赵胤勾起嘴角,“土司大人,这正是本王想问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原来我大晏的地盘上,竟有我堂堂亲王去不得的地方?”

    刀戎一怔。

    赵胤冷眼逼视。

    “禁是何禁?地是何地?你这葫芦寨里,到底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寻常人早被赵胤这冷漠的姿态吓住了,可这刀戎也是狠角色,只稍稍一愣便反应过来,随即暴怒出声。

    “葫芦寨是老夫的家宅,别说是锦城王,就算是当今陛下到了,想来也没有私闯臣子家宅的道理……”

    “放肆!”赵胤沉喝一声。

    谢放等侍卫随即拔出腰刀,冷眼相向。

    与此同时,刀戎身侧的侍卫也纷纷亮出武器,做出拼杀的举动。

    双方摆开了阵势,气氛剑拔弩张。

    赵胤冷声一笑。

    “看来土司早有反叛之心,连当今陛下都不放在眼里。”

    说话间,他袖口微抬,鸣镝已然在手,岂料,刀戎却突然怒骂一声,好像是气得狠了。

    “敢问王爷,老夫到底所犯何罪,要受到王爷这般羞辱?王爷潜入私寨,又是所为何事?”

    赵胤的手平静地放下,盯着刀戎凉凉一笑。

    “若是本王记得不错,土司已近花甲之年了吧?”

    刀戎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微怔,“是又如何?”

    赵胤道:“圣人云:六十而耳顺,声入心通,无所违逆,知之之至,不思而得也。为何土司大人虚活了一个甲子,尚未能领受万一?坐镇通宁远,土司乃人上人。朝廷看重,百姓敬畏,掣肘一隅,如一方诸侯。如此也不知足,是要做什么?”

    他声音平静,却带了训斥,偏生又极为有理。

    刀戎老脸上挂不住,脸色难看了几分。

    “王爷怎知老夫不感念皇恩,不兢兢业业?无凭无证,王爷到底是要为老夫定什么罪?”

    赵胤侧目,使了个眼色。

    谢放从怀里掏出钱袋,将几枚铜钱撒落到刀戎的面前。

    “土司且看,这些铜钱有何不同?”

    刀戎脸色微变,抬头惊诧地看着赵胤。

    赵胤皂靴抬起来,往前一步,望向山谷中起伏的火光。

    “如今,土司可以给我讲讲葫芦寨石庙和禁地的故事了吧?”

    刀戎低头看着铜钱,默然不语。

    赵胤盯着他,一双眸子格外冷肃,“本王来锦城就藩前,陛下曾言:刀氏一族自洪泰爷时,就与朝廷亲善。当年清算南逃废帝、剿灭荼人四十八寨,刀氏一门皆功不可没,刀家老太公更是居功至伟,名垂千古……”

    稍顿,赵胤沉下声音,“刀戎。这是陛下的荣宠,也是本王给你的机会。你自行交代,或可念及你祖上功德,保你一家性命无虞。”

    “王爷差矣!”

    刀戎突然大吼一声,厉声截住赵胤的话。

    一只脚踩过积水的泥地,他站在铜钱跟前,慢慢弯下腰,将钱币捡了起来。再抬头,他一双眼格外的阴凉,隐约还有几分笑意。

    “没错。这些铜钱确实与大晏通行的永禄通宝有差别,可他不是私铸,更不是假币。”

    众人目光齐刷刷集在刀戎的身上。

    时雍笑了起来,“土司到了这时还想狡辩?既非大晏通行的永禄通宝,不是私铸,它又从何而来?既不是朝廷发行,又凭何说它不是假币?当真是可笑之极!”

    哼!

    刀戎一声冷笑。

    他不看时雍,而是双手抱拳朝天一拜,冷声对赵胤说道:“老夫若说这一切皆为圣意,老夫所为,也皆有旨可循,王爷可信?”

    无人说话,赵胤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来人——”刀戎突然低喝一声,侧过头,“取永禄爷圣旨前来!”

    永禄爷圣旨?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心惊不已。

    刀戎有备而来,随从当即将一个檀木匣子捧上来,刀戎恭敬地开匣取出里头的一道圣旨,双手捧上。

    “请锦城王过目。”

    赵胤眉梢微动,示意谢放上前。

    谢放双手捧过明黄的圣旨,慢慢展开,目光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目光复杂地递到赵胤的面前。

    “爷……”

    刀戎道:“当年废帝曾逃至西南,在通宁远据守,与朝廷军酣战数月。广武侯陈景便是死在通宁远一战中……后来,废帝兵败潜逃回京,行刺先帝被俘,不知何故又逃出了京城,率残部数十人再入西南,就藏在这个葫芦寨中。我父亲察觉异常,当即密报传京,是永禄爷念及与废帝的叔侄之情,不忍诛杀,这才密令祖父:围而不杀,端看其行。”

    刀戎一副含冤莫白的样子,就差老泪纵横了。

    “石庙,便是废帝晚年潜心修佛之处,王爷背后的小屋,是废帝的侍女洪阿记的住处。”

    说着,他的眼睛望向雨后的小屋,突然叹息一声。

    “至于,屋后那些无名坟冢,则是当年同废帝南逃而来的下属们的墓地……”

    时雍微惊,“都死了?”

    刀戎看着她,点点头。

    “废帝殁,侍者全都殉死了。”

    “殉死?”时雍有些费解。

    刀戎却说得煞有介事,“废帝在葫芦寨数十年,不曾走出山谷一步。晚年更是在石庙里潜心修佛,不理俗事。他麾下侍从也是忠心,一直谨慎行事,出没小心。于是,我父便睁只眼闭只眼。原以为废帝如此,也能得一个善终,哪知会是这等惨局收场……”

    赵胤面无表情,“废帝哪年殁的,因何而殁?”

    刀戎想了想,说道:“光启二十年腊月。那年,永禄帝驾崩,懿初皇后殁于灵前,大晏朝,上下举哀……”

    时雍和赵胤没有说话。

    脑子里却是浮现出光启二十年腊月底的事情。

    帝后薨逝,大雪纷纷,全民缟素,灵柩在禁军仪仗护送下经过皇城长街,数十万民众恸动哀惋,哭拜、磕头,一路送葬出城。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内外命妇以及他国驻京使臣,纷纷设坛祭拜,哀哭不止,整个京城上空乌云密布。

    当时的时雍和赵胤,都是人群中的一员。

    “通宁远虽在边陲,仍是谨遵诰令设坛祭祀,民众亦缟素举哀……约莫就是那时,废帝身子突然便不行了,殁于葫芦寨石庙中。老夫是二十一年正月里才得闻的消息。只因我父生前不许人靠近葫芦寨,因此葫芦寨的消息多有滞后,还是我派去盯哨的士兵发现葫芦寨许久没有动静,禀报上来,老夫这才察觉情况有变。然而,待我赶到时,只来得及收尸了……”

    时雍突然冷笑,“所以,土司大人便捡了这个大便宜。欺上瞒下,霸占了建章帝留下的财物,是也不是?”

    当年建章帝南逃,肯定带有大量皇家财物,他在通宁远死守数月,后来那些东西去向成谜,这事,时雍倒是听赵焕说起过。如今一想,想是这刀戎贪心,得闻先帝驾崩,建章帝的人又都死了个干净,他脑瓜子便灵光了。反正无人知晓此事,索性便贪墨了去。

    刀戎一听这话,老脸便有些涨红起来。

    “王妃这话好没道理!数十年来,我刀家驻守通宁远,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百姓,可谓忠心耿耿……那些钱币武器被废帝藏于后山,无人使用,岂不浪费?老夫借以劳军安民,分明对社稷有功,又何罪之有?”

    当真是什么理都让他占全了。

    时雍看刀戎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突然有些好笑。

    赵胤却突然沉声,“废帝残部皆殉死?”

    刀戎望向他,“屋后坟冢,王爷不都看见了么?如若不信,老夫让人把尸骨挖出来你们看一看好了。”

    赵胤瞥他一眼,“本王是问,废帝可有后人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