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6章 攻入山寨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废帝后人?”

    刀戎愣了愣,目光变得极为深沉,好像有什么情绪就要从眼睛里漏出来了一般,看着让人有点不舒服,偏生他语气却很轻松。

    “成日在葫芦寨里念经修禅,想来是没有的吧?”

    时雍轻哼,嘴角往下一垮,嘲弄地道:“土司不是说,建章帝殁前,你们从不曾进入葫芦寨?就连建章帝的死讯,你也是滞后知晓的。试问,你又是如何断言,建章帝没有后人的?”

    “这……”

    刀戎被问住。

    看了时雍一眼,对她头痛之极。

    “锦城王面前,王妃再三质问。难不成,锦城王府是妇人掌家不成?”

    这个时代当女人做自己的主,那就是最大的羞辱。

    然而刀戎料错了锦城王,他眼波都没有动一下,好像让女人爬到自己头上并不是一件多了不得的事情,理都懒得理他,反而是时雍,一听就笑了。

    “王爷的家事,就不劳土司操心了。土司还是想想怎么自圆其说,逃脱罪责才好。”

    刀戎大怒,“老夫何罪之有?老夫又没有守在废帝身边看他跟女人生孩子,上哪里去知晓?”

    吼完了,刀戎重重甩袖,又道:“王妃大可放心。即便废帝有后人,也都死在这葫芦寨里了。”

    “哦?”

    时雍笑盈盈看着他,“土司大人何出此言?”

    刀戎道:“老夫的人虽不曾进入葫芦寨,却一直在盯哨。若是有人活着走出葫芦寨,老夫会不知情吗?”

    那可未必。

    时雍心里冷斥他,脸上却未动声色。

    她不想和这老头吵架。

    赵胤沉默片刻,看向刀戎,“土司大人可否带本王去石庙一观?”

    “哼,有何不可?老夫行得直,坐得端……”

    刀戎破罐子破摔,咬死不认有罪,理直气壮地带人走在了前头。

    围聚的士兵分至两侧,众人从中穿行而过。

    时雍发现了人群里的朱宜年,同他对视一眼,时雍心里微微一沉。

    怎么他也来了?

    ……

    “那亮着灯的是石龛,里头是雕刻的佛像,这一面石壁上,全是这样的石龛,大大小小的,约莫有上千座了……”

    走得近了,时雍抬头看清最近的石龛和佛像,心知那个松石没有撒谎。石龛中空透光,一整面石墙的佛相,在夜下火光的映照下,神圣、庄重,看上去十分震撼。

    果然是帝王修行处,端的是与众不同。

    时雍带着观赏的心态进去,准备迎接新一波的视觉冲击。

    然而,庙内的情形却令她大失所望。

    所谓石庙,就是从山里挖空出来的几间石室,除了一尊度了金身的如来佛相,余下的地方,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就连桌椅皆是由整石打凿,看着简陋无比,根本就不像是一代帝王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而且,石庙里面光线昏暗,看什么东西都有种影影绰绰的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十分压抑。

    刀戎指着一个石床,“废帝便圆寂在那里,是……服毒自尽的。”

    时雍问:“土司大人如何得知废帝是服毒而亡?”

    她声音清悦,却听得刀戎十分恼火。

    这个女人实在难缠,能把人肝肺里的火气都逼出来。

    刀戎看她一眼,哼声,对赵胤道:“当年老夫得了消息前来葫芦寨,葫芦口的石门已被乱石封闭,就连这个石庙的门也被废帝下属砌死。老夫是令人凿开石门才得以进来的……但见废帝尸身僵在石床上,面色发青,嘴唇乌紫,口有白沫,一看便是中毒之兆……”

    赵胤问:“废帝一个人在石庙里?”

    刀戎对着赵胤,语气便软了些。

    “废帝身侧有一个女子,切腹而亡,看刀身名讳叫洪阿记。其余侍从皆匍倒于石庙门外,死去多时……”

    想到那个场面,刀戎眼中露出几分凄凄之色。

    “老夫平生最敬重有血性的男儿,当即让人将他们都厚葬了。”

    厚葬?时雍瞥他一眼。

    这家伙没有说错吧,无碑无铭什么都没有,那叫厚葬?

    赵胤问:“废帝葬在何处?”

    刀戎按着腰刀,大剌剌地道:“就那屋子背后第一座坟冢就是。好歹是做个皇帝的人,老夫怕他在下头没有人伺候也不方便,并把那侍女同他葬在一处了。”

    看他一副“行善积德做了大好事”的模样,时雍竟有些哭笑不得。

    赵胤皱眉在石室观察片刻,慢慢朝石床走去。

    石床前,有一个石凿的棋桌,桌上棋盘潮湿而陈旧,几近风化,但却奇异地保留着一局好似没有下完的残棋。

    赵胤端详片刻,问:“废帝可有遗言?”

    刀戎摇头,“老夫不曾得见。便是有,想必也被下属处理了。”

    时雍思忖道:“建章帝九生一死逃到西南,在这葫芦寨里忍辱偷生了几十年,想必对生命是有所眷恋的。为何说自尽,就自尽了?”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冷风徐徐,涔涔入袖。

    赵胤不动声色,走到石床的另一侧,仔细审视片刻,在床头发现了一排刀刻的小字。

    “我总归要活得让他一辈子提心吊胆才好。”

    这一行字痕迹较浅,被岁月浸浊得有些模糊,须得认真辨认。

    时雍站在赵胤的身侧,弯腰来看,“这是建章帝的字迹吗?”

    赵胤在宫中看过一些建章帝遗留下来的墨宝,闻言微微眯眼,“确有几分相似。”

    时雍道:“话里的他,是指何人?”

    赵胤没有言语,时雍却在触到他的眼神时突然有些领悟。

    一个人念念不忘的,要么是爱人,要么是仇人。

    既然是要人家提心吊胆,想必就是仇人了。

    那么,建章帝最大的仇人自然是把他推下皇帝宝座的亲叔叔——永禄爷,赵胤的亲爹。

    斗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

    仇人没有了,他便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吗?

    然而,废帝到底知不知道,永禄爷从未因他活着而提心吊胆?

    “王爷!”刀戎上前两步,大着嗓门道:“老夫所言句句属实,对大晏更是赤胆忠心,虽然说私德上未能尽善尽美,但瑕不掩瑜,总归是功大于过吧?还望王爷放老夫一马,老夫自当重谢……”

    见赵胤朝他看来,刀戎哼笑一声,拱起手虚摆了个手势,朗声道:“就算是当今陛下,想来也不会为了区区银钱就将我刀氏一族数十年来的功劳一扫而尽,非要将老夫革职查办不可吧?”

    持功而骄?

    时雍意味深长地看着这老头儿,不知该说他自大,还是该说他天真。

    皇权面前,功高又桀骜是好事么?

    赵胤道:“本王自当照实禀明陛下,如何处置当由陛下定夺。”

    “哼!”刀戎不满地看着他,恶狠狠地骂道:“王爷这是半分情面都不讲吗?”

    赵胤面无表情,“土司大人见谅!”

    看他这冷漠的模样,刀戎突然气上心来。

    “赵胤!你这小儿好生歹毒。老夫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害我?你到通宁远祭扫,老夫尽心款待,你却私入葫芦寨暗查,分明就是想要老夫的命……”

    “大王!”

    石庙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打断了刀戎的话。

    “大王不好了!”

    一个异族蛮兵提着刀亮的腰刀,满头鲜血地冲入庙中,当即磕拜在地。

    “通宁卫守将濮厚带着大军杀进来了。”

    “他们人多势众,见人就杀,已经攻入山寨,兄弟们抵挡不住啊!”

    “什么?”刀戎倒吸一口凉气,马刀出鞘。

    在那个异族蛮兵的喊声里,外面的声音已然清晰了起来。

    擂鼓阵阵,号角声声,兵刀相撞声如排山倒海,喊杀惨叫狰狞异常,还有那杂乱无章的马蹄声交织入耳,那种战场厮杀的血腥气息,仿佛扑面而来。

    刀戎咬牙切齿,刀尖指向赵胤,额头青筋直胀。

    “好你个赵胤小儿,老夫以礼相待,你竟如此下作……看来是老夫高看了你。来人啊!给我把这几个闯入葫芦寨的刺客统统抓起来!”

    只要抓了赵胤或是他的女人,濮厚再有大军压境也是徒劳,投鼠忌器罢了。

    一群异族蛮兵围拢上来。

    举着火把,大刀雪亮,虎视眈眈。

    其中有一部分蛮兵本是当年刀戎收编的荼人,对赵胤带有仇恨,提起刀,说杀就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