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7章 形势逆转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且慢!”

    火光照在赵胤冷峻的脸上,格外严肃。

    “土司大人,事有蹊跷。”

    赵胤与濮厚的约定是以鸣镝为号,不见鸣镝,不可贸然闯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极为异常,在事情没有弄清楚前,赵胤不想在此刻与刀戎兵戎相见。

    “这中间想必有所误会。待我出去阻止濮厚将军……”

    “阻止?哼!”刀戎脸上横脸直抖,盯了赵胤片刻,突然猖狂大笑,“哈哈哈哈哈!赵胤小儿,你莫非真把老夫当成无知蛮夫不成?放你出去?你出去了老夫怎么对阵濮厚?兄弟们,杀!”

    “杀!”

    石庙里的黑暗被层层叠叠的火把光线点亮,一群黑压压的异族蛮兵密密麻麻地涌上来,将石庙堵得水泄不通,喊杀声震动天际。

    “后退!”赵胤几个背对背退到佛像里面,靠近石壁的地方,与步步紧逼的刀戎等人对峙。

    “保护王妃!”

    “是!”

    “据守佛相,等濮厚将军驰援。”

    “明白。”

    撇开赵胤和时雍不谈,在场的几个侍卫,谢放、庚二、庚六、庚七、秦洛、蒋锟等全是身手了得的狠人。刀戎的部下看着人高马大,凶悍无比,可光有蛮力,却是撕不开他们在佛相后摆开的防御阵地。

    几个冲在前面的人,已然成了刀下之魂。

    鲜血飞溅到如来佛的宝相,惨叫声里,有慈悲下的绝望。

    石庙里挤满了人,可佛相却是天然的盾牌,刀戎一时半会奈何他们不得。

    而身处佛像背后的他们,也看不到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场猝不及防的厮杀,无休无止。

    双方缠斗一起,刀光剑影,杀声震天,场面混乱不堪——直到外面传来朝廷军的声音,很显然,濮厚人马众多,刀戎麾下蛮兵已露败象。

    “阿嗒,我来帮你!”

    这时,刀戎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刀戎手握马刀盯住赵胤,并没有回头,但见眼前刀影闪过,一片薄刃鬼魅般利索地滑过来,抹入刀戎的脖子。

    卟!鲜血如同喷浆一般飞溅而起,浇在佛手。

    嘈杂声掩盖了刀戎的惨叫,时雍震惊地看着那个手持钢刀抹向刀戎脖子的人——朱宜年。

    他居然这么有勇气?手刃刀戎?

    叮!

    钢刀落地。

    刀戎倒在血泊中,死死盯着朱宜年,喉管上血泡直冒,却只有愤怒,没有声音。

    朱宜年看了时雍一眼,突然放开嗓子大喊。

    “大王惨死。濮厚大军在外,兄弟们,快投降保命吧!”

    “放你娘的狗屁!”

    混乱中,刀戎的小儿子勾茂举刀大喊。

    “兄弟们,杀了奸王,为我阿嗒报仇!”

    一群异族士兵齐声呐喊。

    “报仇!”

    “奸王不问青红皂白,未待朝廷审判便诛杀我父。这仇,不共戴天!”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杀!”

    坏了。时雍看到义愤填膺,高声呼号的众人,心里隐隐浮出不妙的感觉。

    不是怕死,而是此间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机会思考和拒绝,便被潮水推着一般,不住地往前奔跑,无法再停下——

    就算濮厚冲进来拿下刀戎,赵胤也不会杀他。

    一个地方土司,岂是能说杀就杀的?

    这下事态闹得更大了!

    思忖间,石庙门口再传喧闹。

    “蛮夷们听好了。放了王爷,本将饶尔狗命!”

    这一道浑厚的吼声尚未落下,但见一个彪形大汗提起大刀,满脸鲜血地带人杀入庙门。

    “殿下!濮厚来迟……”

    濮厚是一员虎将,驻守通宁远多年,一身的肆意和张扬,喊杀声里,他悍勇地领兵杀了进来。兵刃碰撞,惨叫声声。刀戎的人马本来也不少,可是刀戎一死,这些人便乱了阵脚,又怎能与朝廷军队抗衡?

    刀戎蛮兵正以看得见的速度在瓦解崩溃,偏生这些人十分顽强。纵是拼得一死,也不肯投降。

    双方都杀红了眼,人影闪动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时雍吸了口气,“王爷。不可再杀了。”

    石庙里血流成河。

    杀得时雍的眼睛都花了。

    赵胤大喝,“濮厚将军,退出石庙,围而不杀。”

    “王爷!”濮厚的声音从黑压压的人群外面传入,“本将不杀他们,他们要杀本将啊。”

    赵胤脸色沉下,与时雍对视一眼。

    两个人眼中情绪皆是沉浮复杂。

    双方拼到此时,互相都有死伤,哪里是喊停,就能停下的?

    人群中,勾茂放声大喊:“兄弟们,石庙狭小,我们腹背受敌,不如杀出去。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兄弟们,杀他娘的!干!”

    渐渐地,异族蛮兵开始往外退。

    他们大声喊叫着放弃了难杀的佛像和赵胤一行,转身与濮厚的人马战在一处,拼着一股子不怕死的劲儿,愣生生杀出了厂庙。然而,石庙外的开阔之地,早已被濮厚的人马所占领,弓射后围在四周,射箭相向,只有零星的一些人尚在垂死挣扎。

    “大势已去!”勾茂提着血淋淋的腰刀,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尸体,红透了双眼,“赵胤,纳命来——”

    他挥刀返身朝赵胤冲了过来。

    “救殿下!”

    人群里传来呐喊。

    弓箭手早有准备,闻言搭箭挽弓。

    “不可!”赵胤沉声阻止。

    “嗖!”与此同时,一支利箭从速度极快地射出,从后背射入勾茂的背心。

    勾茂身形顿了顿,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的赵胤,一口鲜血吐出来。

    “无、耻……小、人。”

    砰!勾茂倒地,鲜血从他背后小溪般流淌。

    “二少爷!”

    “二少爷——”

    群情激愤,悲声呜鸣。

    “二哥!”

    电光石火间,一匹快马踏着血泊冲了进来。

    “小姐,羊仪小姐!”一群蛮兵大叫,“不要过来,别过来!”

    看到倒在地上的勾茂,羊仪愣了愣,不可置信一般愣了片刻,抬头望向时雍。

    “你们……杀了我二哥?”

    一个蛮兵悲声怒喊,“小姐,他们杀了二少爷,还杀了大王!”

    “什么?”羊仪举起手上的钢刀,愤怒地指着时雍,“你们,为何要杀我阿嗒,杀我二哥?”

    一群朝廷士兵上前,将羊仪团团围住。

    兵器闪着刺目的光芒。

    羊仪冷笑一声,朝时雍大吼大叫:“你说啊!你说,为什么!”

    她愤怒的嗓子几乎嘶哑。

    她想不通为什么。

    这是她刚结交的朋友,她美丽大方,温柔地教她怎么变美,而她自己,撬开了父亲的金库,就为了寻上两件能让她喜欢的宝贝。

    为什么短短一天时间,就成了这样?

    她骂,她吼,她癫狂得像一个疯子。

    战斗已然停了下来,四周寂静,只有羊仪一个人的吼声。

    “羊仪小姐还不知道为什么吗?”

    朱宜年从人群里走出来,远远地站着看羊仪受伤狰狞得变了形的脸。

    “你父亲犯上作乱,违抗王命,还试图领兵造丨反,已经伏法。”

    羊仪一脸愕然地看着朱宜年。

    “你……宜年?为什么你会跟他们在一起?”

    朱宜年笑了起来,“你当真是愚不可及,蠢笨如猪。我本就应该跟他们在一起……”顿了顿,他突然抬手起,看了看染血的掌心,笑着道:“你的父亲,就死在我的手上。诛杀逆贼,我朱宜年总算干了一件有用的事。”

    羊仪彻底愣住了,“你杀的?我的阿嗒,是你杀的?”

    朱宜年看着她,“我杀的。”

    羊仪双眼瞪大,再瞪大,看了他许久,突然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

    “小人,小人!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小人!我和你拼了……”

    羊仪吼叫着,朝向朱宜年拍马冲来,一副鱼死网破的模样。

    “拦住她!”

    朱宜年频频退后。

    一群士兵围上去,长枪短刀纷纷叉向羊仪。

    时雍低头,对谢放道:“放哥,留她性命。”

    谢放怔了怔,“是。”

    在士兵们的围攻下,羊仪已经杀疯了,一双眼睛怒视着朱宜年,像一只垂死的困兽,嘴里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叫,两排牙齿咬得鲜血淋淋。谢放消无声息地靠近,跃起,落下,手起刀落,羊仪被扑倒在地,脑袋一歪,晕厥过去。

    从马背上掉下来的,还有一个包袱。

    时雍上前,用长剑挑开。

    一顶金灿灿的冠冕露了出来,上面有一颗硕大的宝石。

    冠冕下方,有一面光洁的木镜。

    木镜?

    时雍弯腰正要去捡,一只手抢在了她的前面。

    她抬头,看到朱宜年将镜子拿了起来。

    时雍脸色一变,“放下!”

    朱宜年皱眉看过来,笑了笑,又低头看着晕在地上的羊仪。

    “这镜子是羊仪从我手上抢去的,如今物归原主,王妃不会有意见吗?”

    说着话,他又将那一顶靡丽的冠冕拾起,恭敬地低头,递向时雍。

    “王妃请笑纳。”

    一个是普通的木镜。

    一个是价值连城的冠冕。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朱宜年没有私占财物的意图。

    谁知,时雍却是一声冷笑,不仅不接冠冕,反而朝朱宜年伸出手来。

    “镜子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