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09 不生不灭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木门合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清晨被关闭在门外,屋子里仿佛凉寒了几分。

    “王妃。”庚六拱了拱手,上前将那面镜子递上去,“这王八蛋负隅顽抗,不肯就范,抓捕途中,镜子……不小心摔了。”

    时雍低头看着镜面上的一道裂痕,朝他点点头,说一声辛苦,目光又挪到朱宜年的脸上,也同时带走了其他几人的注意力。

    四周静悄悄的。

    神秘的镜子、朱宜年和时雍的话,对他们而言,都是疑问。

    可是赵胤和时雍不开口,庚二和庚六也不敢吱声。

    气氛僵直了片刻,时雍慢慢坐直身子,看着朱宜年苍白的脸,忽而一笑。

    “没有想到少使竟是故人,好久不见。”

    朱宜年冷笑,看着她,凉森森地道:“不必客气。”

    时雍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么大方地承认?我以为你至少会辩解一下,就像先前那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邪君大人,你让我很是意外啊。”

    邪君两个字入耳,举座皆惊。

    众人的目光在时雍和朱宜年脸上来回巡视,就连一向沉稳的赵胤,眉头都微微一皱,眸子幽深了几分。庚二和庚六更是困惑不解,朱宜年是朱宜年,怎么会变成邪君?

    最紧要的是,时雍是如何认出他来的?

    这实在太诡异了。

    更诡异的是,朱宜年一听就笑了起来。

    “我以为你当真认出我来,原来你知道的仍是那一缕连皮囊都没有的阴魂……”

    他将邪君称为阴魂,言词间并无多少敬意,这更是令人费解。

    邪君不是他,那谁才是他?

    时雍低头把玩着镜子,指尖触在那光洁的镜面上,摩挲片刻,又拿起来对着自己的脸……

    有多久不曾见过如此清晰的容貌了?

    恍惚间,还是上上辈子。这个镜面的光洁和精巧,非时下的工艺可以做到,换言之,它就不像是来自这个时代……可是人会穿越,难道镜子也会穿越么?还是说,其实已经有人能造出这样的镜子来了?

    时雍淡淡地看了朱宜年一眼,“我不喜欢打哑谜。”

    她凝着朱宜年身上的伤,勾了勾唇,“你想知道什么?”

    时雍道:“你为什么会变成朱宜年?你手指上的伤究竟是谁弄的?指节上的伤代表了什么?还有这面镜子,到底是何来历?你为什么不惜一死也要夺得它?”

    朱宜年呵地一声,眼眶被凉气浸透,“你想知道的,我都不会告诉你。”

    时雍的脸色冷了下来,“不想死,还是开门见山的好。只要你肯老实交代,我说不定会善心大发,救你一命?否则,邪君大人,今儿个就是你的死期了。”

    朱宜年看着她,突然发出一道诡谲的笑。

    “你杀不死我。”

    这笃定又自信的语调,让时雍略为动容。

    然后就听到他道:“时雍,我和你一样,不生不灭、神魂永在。”

    不生不灭、神魂永在。

    轻忽忽的几个字,令人震惊。

    朱宜年还在笑,那笑容冰凉、刺目,且血腥,如同盛开在地府的彼岸花,幽冷而残忍。

    “一具肉身罢了,死有何惧?你们和那个无知的白马扶舟一样,以为能杀死我、驱逐我,却不知,我永远在——邪君是我。无为是我。符二是我。白马扶舟也是我,朱宜年自然也是我。你们以为的我,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我。”

    庚二抽了口气,膝盖顶在他肩膀上。

    “好好说话,少装神弄鬼。”

    赵胤:“让他说。”

    朱宜年又吐了一口血。

    痛感让他的嘴,有些麻木,声音模糊了许多。

    他不理会庚二和庚六的怒视,只是看着时雍幽凉凉地笑,诡谲莫名:“我早说过,我们才是同一类人。我们才是这个世界更高维度的存在,我们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你说你,何必与这些凡人为伍?相信我,只要你不和我作对,我能给你的比他更多——”

    朱宜年藐视一般扫过赵胤,看着时雍冷笑。

    “一个来自文明时代的人,拥有上天恩赐的不死之魂,竟被小情小爱所打动,做出如此背弃天道的事情。如此腐朽和恶臭的封建时代,如此陈旧不堪的邪恶秩序,哪一点值得你去拼死维护?你又何苦一定要和我作对?时雍,陪我一起推翻这邪恶的桎梏,一起成就万古不巧的功业,不好吗?”

    朱宜年双眼赤红,仿佛有一团燃烧的火焰。

    那种刺人骨头里的笑,令人不寒而栗。

    时雍脊背僵硬,头皮寸寸发麻,“你究竟是谁?”

    朱宜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轻咳一下,一缕鲜血从嘴角淌了下来。

    “故人。夏鼎秦砖传千古,墨家九号觅良缘。”

    一字一字,朱宜年说得很慢,却如惊雷般在时雍的耳畔轰然炸开。

    墨家九号?这个名字曾经躺在她的卷宗里。

    那是一个古董店。

    时雍穿越前办的最后一个案子,便与这个古董店有关,而她正是死在这个案子上头——勘查现场的时候,与匪徒不期而遇,然后同归于尽,还间接害死了一个人质。这是她穿越前的最后记忆,来到这个时代后,她曾经再三复盘这一段经历。因此,哪怕过去多年,仍是记忆如新,每一个细节都在脑子里演绎过无数遍,记得清清楚楚。

    时雍从震惊中回神,俏丽的脸上有瞬间的恍惚。

    “你是……”

    那个时代的故人?哪一个?

    朱宜年看着她震惊又惶惑的双眼,邪邪地勾出一个笑,并不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徐徐地道:“怎么办?你杀不掉我。我也杀不掉你。今天我死了,来日我总能出现在你的身边。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

    时雍汗毛都竖了起来。

    “阿拾别听他。”

    赵胤的手伸过来,拿走时雍手上的镜子,语气温和而坚定。

    “危言耸听,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何足为惧?”

    他端详着镜子,眼里掠过一丝讶异。

    时雍看着他:“王爷发现了什么?”

    赵胤与她对视一眼,目光微凝,又转头看向朱宜年,淡淡地道:“阿拾,别让他死。本王想看看,他如何不生不灭,如何在本王的大牢里……神魂永在。”

    “哈哈哈哈……咳咳咳!”

    朱宜年又笑又咳,喘息般瞪视着赵胤。

    “你以为这般就能锁住我了么?妄想!”

    顿了顿,他目光一闪,又朝时雍发出一道幽凉的笑。

    “保管好镜子。为我,也为你自己。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说着,他突然张口咬向舌头。

    庚六眼明手快,一把扼住他的下巴,用手柄死死撬开,朱宜年呼呼地喘着气,双眼一瞬不瞬地盯住时雍,笑得人毛骨悚然,直到他无力地倒了下去。

    天空一道惊雷落下,乌云密布。

    春雨浙沥落在大地,浇透了整片天地。

    不等雨停,一行人马便从葫芦寨出发,去了位于通宁远的土司城。

    ……

    一路上,细雨不停,打在车帘扑扑作响。

    时雍手里握着那面镜子,有些沉默。

    在葫芦寨的那个房间里听到的那些话,实在惊世骇俗。因此,庚二和庚六都被赵胤封了口,不许他们对外声张,而赵胤也没有问她关于朱宜年说的那些事情。

    赵胤也很沉默,这让时雍内心浮躁不安。

    难道他对这桩隐密的事情,半分都不好奇?

    朱宜年说:他们不生不灭,神魂永在。

    世上当真有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吗?

    时雍原是不会相信的。

    可是,穿越和借尸还魂的事情,她都经历了,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时雍相信朱宜年不是全然在说谎,但她又想不明白,既然他们都不生不灭,神魂永在了,邪君又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面镜子?费尽心机,辗转各处,他怕的是什么呢?

    她翻来覆去地看着镜子。

    余光处,是一张冷峻无波的面孔。

    时雍轻叹一声,侧过脸去,“王爷,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赵胤抬起眼,平静地看着她道:“你若不说,我便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