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10章 交心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坐在赵胤旁边,看着这个男人熟悉而俊朗的面孔,记忆如潮水般一帧一帧从脑子里滑过。两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一颦一笑,竟是都在眼前。时雍不得不承认,在她的三次人生里,虽然认识了许多许多的人,但最为鲜活的还是和赵胤在一起的这八年。

    有更多的艰辛,也有更多的甜蜜。

    赵胤从来没有负过她,自然,在赵胤面前,也无须再隐瞒什么。

    时雍眉梢上扬,露出一个笑容。她将头靠过去。轻轻搭在赵胤的肩膀上。

    “你可以问?你问,我就答。”

    “你说我就听。”赵胤手臂伸过来揽住她。

    “呵,你这男人。”时雍笑了起来,“那我要说了?真说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赵胤轻轻嗯一声,平静如水。

    时雍道:“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人,你知道的吧?”

    有好一会儿,时雍没有听到赵胤的回答。当然,赵胤也没有流露出半分意外,或是别的表情。他似乎在消化这句话,揽住时雍的胳膊微微一收,头就那么突然地低下来,下巴落在她的头顶,呼吸温热,语气平和却隐隐有暗流涌动。

    “知道。那你会走吗?”

    “不会。”时雍侧目看着他,勾起一丝笑,“我会永远陪在你和孩子的身边。”

    赵胤好像松了一口气,手臂用力将时雍抱得更紧。

    外面下着雨,嘀嗒嘀嗒地落在车蓬上,白噪音让马车里的空气显得寂静而空洞。

    两个孩子都随陈岚去了另一辆车,这里只有他们,和一个不会说话的大黑,紧紧相依。

    在这一辆静谧的马车里,时雍同赵胤头碰着头,亲亲热热地说了许多话。那些原以为永远不会对人言的,关于那个世界的一切,她都用赵胤能听得懂的语言告诉了他。

    她说,房子可以建到几十层,甚至上百层高,城市里密密麻麻的全是钢筋水泥打造的房屋。人们忙碌着生活,生活节奏十分地快,再不会饿肚子,再不会受寒挨冻,但人们还是不那么快乐。

    赵胤问,为什么?

    时雍摇了摇头,笑着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烦恼。看上去过程不同,最后结果却又总是那么相似。

    赵胤没有再问,只是点头。

    时雍告诉他,在那个时代,有极为先进的火器,远比时下的大炮、火霹雳、烟雾弹来得厉害,一颗导弹可以飞越半个地球,核武器可以摧毁世界,飞机能够上天,骏马退出舞台,公路上奔跑的是汽车,海上行驶的是大轮船,潜在水里的是核潜艇。人类上了月球,在太空里建成了空间站。还有电灯、能源、网络、世界、宇宙……

    赵胤很安静地听着。

    待时雍说完,他目光清朗地一笑。

    “飞者非鸟,潜者非鱼。战不在兵、造化游戏。果然如是也。”

    时雍见他欣然接受,完全不如料想中的迷茫或是难以理解,脸上笑容更盛,心里的某处也极是温暖。

    有时,她身在这个时代,偶尔会觉得寂寞。

    因为再不会有第二个理解的人。

    没想到如今与赵胤交流起来,毫不费力,这令她欣喜万分。

    “原以为你会恐慌……”

    “慌什么?”

    “你不会觉得我是异世界来的怪物么?”

    赵胤抚了抚她的脸,突然叹了一口气。

    “本王专收怪物。”

    “呸!”时雍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弯唇浅笑,“这个宇宙,兴许是有多维空间存在的。那个时空,这个时空,都一并存在于这个无边无垠的宇宙中。我们渺小如斯,当惜眼前才是……”

    赵胤看着她,“阿拾。”

    “嗯?”时雍仰头朝他看去,与她幽暗的眼波撞上,蹙了蹙眉,“怎么了?”

    赵胤问:“你从那么好的世界而来,是否也觉得我的这个世界陈旧而腐朽?”

    时雍微微一愣,迎着赵胤的目光,她知道这个答案十分的重要,迟疑了片刻才道:“哪里都有陈旧、腐朽,都有不公。但对女子而言,那个世界确实会好上很多,这便是我上辈子立志改变,花钱建女子女堂,想改变观念的原因……”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低头捋头发。

    “不过,后来发现我还是太天真了。世界万物皆有成因,岂是我一人的力量可以撼动?”

    赵胤问:“那你会想……回去吗?”

    时雍摇摇头,一双翦水秋瞳巴巴地看着他,莞尔轻言:“那个世界很好,可惜,少了一样东西,于我而言,就没有意义了。”

    赵胤:“少了什么?”

    时雍淡淡道:“你。赵胤,无乩哥哥。”

    “……”

    两个人在一起八年了,时雍叫过赵胤许多的称呼,“无乩哥哥”却是第一次,她的声音绵软而甘甜,带着浅浅的笑,听得男人心里一荡,那泛着情丝的海浪便再也停歇不下来……

    “阿拾。”赵胤喉头微梗,将时雍紧紧搂在身前,嘴唇在她额际轻吻,一下,两下,声音低沉而沙哑。

    “上天垂怜,得遇阿拾。”

    时雍安静地靠在他身前,双手环住他的腰。

    脚下的大黑似是懂得主子的心思,抬头看看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将狗头靠过来,下巴搭上去,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似乎也在回忆它年少强健时,跟着主子天南地北,草原大漠的奔跑那会儿的畅快……

    马车里安安静静。

    只有雨点落在马车棚顶上的声音。

    好一会儿,时雍都快要睡着了,才突然听得头顶传来一声轻叹。

    “那面镜子,我好似见过……”

    一句话把时雍的瞌睡吓醒了,她猛地抬头,看着赵胤。

    “什么?你在何处见过?”

    赵胤微抿双唇,思忖道:“年幼时,有一次随先帝去懿初皇后宫中的医庐,看到一面类似的镜子。”

    “类似?”时雍惊讶。

    “嗯。”不知想到了什么,赵胤有点心不在焉,“两面镜子并不全然一样。只是木质,这只工艺……颇为相似。”顿了顿,他低头看着时雍,目光幽幽闪烁,“懿初皇后的医庐,就叫墨家九号。”

    啊!?

    时雍恍惚片刻,脑子里千头万绪,一时有些理不清楚。

    “这个墨家九号和朱宜年说的墨家九号,这个镜子和懿初皇后的镜子,有何联系?难道说……”

    这就是穿越的关键?

    这就是邪君千方百计寻找镜子的原因?

    镜子用以时空穿梭?存在时空缝隙?

    赵胤在她后背拍了拍,轻声道:“看到镜子时,我吓一跳。幸好,不是同一面。”

    时雍抬头:“吓什么?”

    赵胤沉默一下,“懿初皇后的东西都随葬皇陵,若是再现于世,那当真是天降异事了。还有……”他轻笑一声,抚了抚时雍的脸,“我也怕阿拾会被带走。”

    时雍眯了眯眼,“我走不走,不看镜子,得看王爷。”

    “嗯?何意?”

    时雍眸底波光荡漾,“王爷若对我好,我才舍不得走呢。你若是对我不好,就别管有没有什么镜子了,我直接就脚底抹油,带着孩子走人……”

    “你敢!”

    “有何不敢?”时雍轻轻一笑,朝他眨眼,“难不成无乩哥哥是想试一下么?”

    赵胤呼吸微紧,看她讨打的样子,终是将人搂得更紧。

    “阿拾,你不要吓爷。”

    他黑眸沉沉,几不可闻的一叹。

    “你我夫妻,生当同衾,死当同穴,不可分离。”

    “嘘!”时雍笑嘻嘻地把手指落在他的唇边,“不许开玩笑!说什么死啊活的呢?你没听那个邪妖说吗?我不生不灭,神魂永在。你若死了,难不成我就活着躺在你阴冷潮湿的坟墓里陪你么?”

    赵胤胸口一窒。

    就那么瞥着时雍清丽的容颜,许久未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