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12章 善后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群归燕划过长空,飞入土堡。

    土堡的屋檐下,有燕子们筑好的巢。漫天细雨里,乳燕欣喜地仰着脖子鸣叫,享受外面觅食的母亲带回的美食,“一家燕”其乐融融地团圆,丝毫也听不见那一排排杂乱的脚步声,也看不见来往的官兵,以及羊仪的吼叫痛哭、敖田的辱骂。

    人世间的悲喜,果然各不相同啊。

    时雍倚在软椅上,看着土堡有别于其他地方的建筑,心事重重。

    突然,大黑低低地吼叫了两声。

    时雍低头看去,“怎么了?”

    外面的士兵脚步更重了,气氛莫名有种紧张和急迫感。

    大黑又叫,从地上跑起来,不停地舔舐舌头,原地走动,显得焦躁不安。

    “汪!汪汪汪。”

    时雍瞳孔微缩,温言哄它片刻,不见收敛,侧目对春秀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春秀应声,出去不到半刻钟就回来了。

    “王妃,没有什么事,官兵还在搜查土堡。”

    时雍瞥一眼大黑,掌心摸着它的背毛,“有收获吗?”

    春秀摇摇头,“白大哥说,没有什么发现。”

    土堡隔音不好,对面走廊里的脚步声传过来,仿佛就在耳边。

    时雍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吧,崽,我们去看看。”

    方才还焦灼不安的大黑听了这话,立刻闭上嘴巴,乖乖地跟在时雍的后面。

    时隔多年,大黑已经久不“工作”了,可它似乎没有忘记身为一条“工作犬”的职责,听到旁人找不到东西,它就焦灼。

    “别急啊,崽,会让你一展身手的。”

    这阵子它又瘦了许多,时雍看着大黑精神抖擞的样子,忍不住笑。

    “看来你也是个闲不住,有清福都不会享。”

    走出房间,时雍就看到了站在土堡另一边的赵胤。

    时雍打了个招呼,对白执道:“去,把羊仪给我带过来,”

    白执拱手,“是。”

    送土司城之前,时雍已经问过羊仪那个镜子和冠冕的由来,羊仪痛恨她到了极点,性子也犟强,无论时雍问什么,她宁愿死都不肯回答。

    羊仪被白执带过来时,嗓子都已经骂得沙哑,一双眼赤红得如同染血,看到时雍就啐了一口。

    “小人,呸……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别妄想我会告诉你们什么。”

    时雍笑一笑,“我只是让你来看看我的神犬。”

    羊仪哼声,把头扭到一边。

    时雍也不理会她,让春秀递上冠冕和镜子,弯腰摸了摸大黑的头。

    “崽,嗅嗅。”

    大黑摇了摇尾巴,在上面嗅来嗅去,神情开始兴奋。

    时雍瞥了羊仪一眼,发现她果然已经转过了头来,又恨又急地看着狗。

    “去吧。”时雍拍拍狗头,“看你的了。”

    这两年大黑的嗅觉有些退化,时雍对于它能不能找到刀戎的“窝点”不敢肯定。但是,羊仪喜怒形于色,她的表情却骗不了人。

    当大黑去到她的房里,或是别的什么地方时,羊仪眼睛里是掩不住嘲弄,似乎还想再辱骂她几句,然而,当大黑靠近刀戎的房间时,羊仪的脸色却全然变了,但还是努力地保持着平静。

    一直到大黑在刀戎住处的一个书架旁边,反复地嗅,反复地转圈,嘴里发出不安的声音时,羊仪的表情越是难看了几分。

    时雍让白执将羊仪带过来。

    “打开吧。你父亲犯的事你没有参与,只要配合朝廷清查,我可保你性命无忧。”

    羊仪下意识地忘了去否认,朝时雍呸的一声。

    “你休想。我再也不会信你的鬼话,你是个大骗子。”

    时雍看着她,扬了扬眉:“你以为你不动手,我们就打不开吗?不。我们仍然会想办法打开。只是,等我们打开它,性质便不同。羊仪,这是你最后一个主动的机会。”

    羊仪咬牙切齿,双眼怒火冲天。

    “别做梦了,我没有那么好哄。有本事你打开啊,找我作什么?哼!小人。”

    翻来覆去就会骂这一句?

    时雍似笑非笑:“你不怕死?”

    羊仪恶狠狠地瞪着她,那表情如刀戎如出一辙,只是双眼通红,看着更为揪心。

    “死有什么好怕的?我阿嗒死了,二哥没有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时雍嘲道:“你还有大哥。敖田。你不怕死,你不怕他死吗?这是你们家最后的男丁了?嗯?”

    羊仪瞳孔倏地收缩,下意识闭上嘴巴,谨慎地看着时雍。

    时雍道:“你生下来母亲便亡故了。刀戎待你如掌上明珠,两个哥哥也是万般宠爱,生恐你受一点委屈,这份恩情你放得下吗?羊仪,大势已去,你守着父亲的遗物改变不了什么,但是你主动投诚,却能为你们兄妹留下活命的机会……”

    她说得不徐不急,羊仪的脸色却寸寸灰白。

    “你说话算数?只要我帮你,便可饶了我大哥性命?”

    时雍眯了眯眼,柔声道:“我保证。”

    刀戎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土司,赵胤原本就没有想过要杀他,是朱宜年故意为之。眼下,刀戎和二儿子双双亡故,就算是为了曾经助大晏清算废帝的刀家老太公,也一定会留它一条血脉,敖田绝不可能被诛杀。

    羊仪空洞的眼里划过刹那的神采,转瞬消失。

    “你如何保证?”

    这姑娘学聪明了。

    可是,却以这样的代价。

    时雍有些唏嘘,转头看向白执。

    “叫王爷来。”

    见羊仪发愣,时雍笑了笑,“我知道你不信我。但锦城王的保证,想必你能入得耳?”

    羊仪沉默。

    ……

    时雍轻飘飘几句话就说服了羊仪,旁边的侍卫们心里都无不赞叹。

    一刻钟后,羊仪得到赵胤“不杀敖田”的承诺,亲手启开了刀戎那个藏在书架后置了重重机关的地下宝库。

    看着里面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金银珠宝,羊仪浑身颤抖地扑伏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她的嗓子已经吼不起来了,声音哑得像老树在风中的沙沙作响,悲凄万分。

    “阿嗒……女儿不孝,是女儿害了你……”

    “女儿不该相信那个男人的鬼话,女儿后悔不听你的劝告……”

    “他说他喜欢我,阿嗒叫我不要信,我不听话……他说他为了我要抛妻弃子……阿嗒说这样无情的男人,不能要……女儿傻傻着了迷……阿嗒呀……你回来吧……”

    “女儿往后要听你的话了,阿嗒呀……”

    时雍站在羊仪的身边,默默弯腰,递了张手绢,被羊仪一把挥开。

    落在地上时,她又捡了过来,胡乱地擦起了眼泪。

    时雍没有说话。

    那天,在黄蠡小镇,祁氏告诉她,是朱宜年被女人勾走,抛弃了他们母子。虽有主观因素存在,但从祁氏的话里来看,朱宜年也不是个好东西,后来朱宜年推翻了祁氏的说法,告诉她,自己是被迫的。如今羊仪的话,又是另一番说法。

    “那个孩子,朱宜年的孩子,是谁从祁氏手里抢回来的?”

    羊仪愣了愣,抬头看了时雍片刻,哽咽道:“我阿嗒。”

    原来如此。

    羊仪道:“我阿嗒一直信不过朱宜年,怕他负了我……这才扣留了他的孩子……”她瘪了瘪嘴,不无伤心的道:“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骗了我,杀了我阿嗒……呜呜……”

    时雍问:“孩子在哪里?”

    “不知道!别问我。”羊仪用力吼完,嗓子更哑了,过了片刻,泣声道:“在我姆姆家里,好生教养着。”

    这个时候,刀戎藏在宝库里的东西已然全部被启出来,一件件堆放在大厅里,正让人清点造册。

    其中,大部分是建章帝留下的金银财宝,不乏宫中带出来的龙袍、玉玺等物,还有少部分是刀家祖上留下的财物。

    赵胤将大部分财物充公,一并收纳好准备运往京师,另外那一部分属于刀家祖上的遗物,留了下来,全部交还给了羊仪。

    “刀戎已伏法,不连坐家人。通宁远一事,本王会据实上奏。敖田能否继任土司一职,由陛下定夺。在圣旨下达之前,土司城一应事务由督抚朱弘济代为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