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14章 时雍的恐惧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朱宜年死亡的消息,时雍是在回到锦城的第三日得报的。

    离开土司城时,赵胤留下了庚二和庚六,暗中监视他。

    可是,苏醒后的朱宜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对绣娘和孩子极为依恋,不仅不记得葫芦寨发生的事情,就连对羊仪这个人都极为陌生。当他从别人嘴里得知自己曾经为了与羊仪在一起,抛妻弃子那一段荒唐的经过后,整个人震惊又困惑。然后,他面对长吁短叹的父亲、沉默寡言的儿子、冷漠疏远的妻子,郁郁寡欢,最终没能熬过去,没过几日就死在了土司城。

    庚六禀报的时候说,朱宜年死前拉着祁氏和儿子的手,泪流满面地哽咽着,一遍一遍地抱歉,一遍一遍地悔恨,也一遍又一遍地怀疑那个失心疯的朱宜年到底是不是自己。

    他是带着浓浓的不甘离去的。

    最后的遗言是对祁氏说的,“绣娘,上次我是如何负你,我当真不知。这次……我是真的要抛弃你和环儿了。容我先走一步……在那边等你。”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雍,时雍当天晚上没有进食,一个人在房里沉默了许久。

    她有一种感觉,这个死在土司城的朱宜年,确实是祁氏曾经那个恩爱的夫君。

    是以前的那个朱宜年又回来了。

    很显然,葫芦寨那天朱宜年倒下去,邪君便已经离开了宿体。

    这个认知,推翻了她以前的认知,让她无比恐慌和无助。

    从前,她认为自己能在宋阿拾身上重生,是因为宋阿拾死去,这个宿体的本尊已然不在了……

    可是如今细想,她为何不在时雍本体上复生,为什么会选择宋阿拾?还有那个邪君,既然他“不生不灭、神魂永在”,为什么要频繁地更换宿体?除了逃避追捕以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么?为什么他不直接在符二,或者在以前的无为身上再次复生?那样,就不会有杨斐假装无为的事情发生了,分明对邪君更为有利……

    为什么邪君离开宿体后,白马扶舟仍然好好地活着?

    为什么邪君离开宿体后,朱宜年又活了一阵?

    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也许彻底死去的宿体,他们无法寄居。

    这个想法,令时雍心惊肉跳。

    一个人坐在房里,她只觉得天眩地转,头晕胸闷,骨血里仿佛都浸入了惊恐和慌乱——

    如果有一天,宋阿拾回来了,那她,还是不是她?

    那她,又是谁?

    她和赵胤,又当如何?

    ……

    屋子里没有点灯,赵胤推门进来,只觉满屋清凉,沉寂一片。

    “阿拾?”

    他皱了皱眉头,慢慢走到时雍的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一手的汗意。

    “怎么了?身子哪里不妥?”

    说着,他便转身要去点燃烛火。

    “王爷,别!”时雍猛地扑上去,一把抱住他,从背后死死束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脊背上,轻声道:“别走。”

    赵胤没有动,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小手,慢慢覆上去,解开她,“怎么了?”

    时雍没有回答,安静地垂着眸子,身子隐在阴影里,看不分明。

    唉!赵胤幽叹一声,转过身端详她片刻,弯腰将浑身冰冷的女子抱了起来,坐到临窗的那张紫檀木雕花大椅上,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低低道:“从通宁远回来,你便魂不守舍。是这阵子太累,还是两个小的太闹?我回头让苌言不许再来吵你……”

    时雍摇了摇头,将头搁在赵胤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那一种心慌气短气血翻涌的晕眩感渐渐地退去。

    “光启十二年,将军坟被盗墓贼启开,发现铠甲和镜子,还有那一句‘天机开、荼人来、瑞凤起、大晏灭’,一定不是无端出现。”

    赵胤低头望着她,见她目光飘忽,再品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眸底幽暗不少。

    “阿拾是说,始作俑者,便是邪君?”

    时雍眉头微蹙,“我是这么想。可又有些不通——”

    稍顿片刻,她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邪君与我同来大晏,算算也有二十多年的光景了。为什么以前,他没有犯上作乱?非要等到我……以前的那个我故去之后,这才现身,大闹天下?”

    赵胤沉默半晌。

    “危阑计划,布局深远,非一日之功。再有——”他托起时雍的下巴,在她唇上轻吻一下,低低道:“阿拾聪慧正直,超群绝伦。有你在,他恐有掣肘,怕是会谨慎行事。”

    听他说阿拾,时雍别扭了一下,笑道:“我哪有那么厉害?他若当真顾及我,就不敢在我面前掀起风浪了。”

    赵胤环住她,低声道:“最初,他未必知道,阿拾就是你。”

    时雍:“我有这么厉害吗?”

    “厉害。”赵胤似笑非笑,吼孩子似的温柔道:“不过,他对你有所忌惮,也许缘于你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同一个地方知根知底,让邪君心生忌惮?

    这么分析,确实不无可能。

    时雍点点头,“话虽如此,可我心中仍有许多疑惑未解。既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真相令我失望。”

    赵胤轻抚她后背,宽慰道:“一切无有真,不以见于真。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阿拾,人生无畏,即见如来。”

    时雍哑然看他,默默点头。

    前路未卜的感觉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虚弱,四肢厥冷,无力至极。

    “赵大驴。”时雍靠过去,双手抱紧赵胤的腰,低下头去,声音说不出地低落,“如果有一天,我不是我了,你怎么办?”

    “说的什么傻话?”赵胤搂住她,低头看来,“你就是你。不管什么样的你,都是你。”

    时雍听出他根本就没有领悟到自己的意思,心底莫名更堵了,垂眸道:“你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思。”

    赵胤凝视着她,声音温和,“你告诉我,我就懂了。”

    “我——”

    话到嘴边,望着赵胤担忧的双眼,时雍又说不出口。

    因为一个未知的可能,去增加赵胤的心理负担,这不是她愿意做的。

    “我没有什么心思。”

    赵胤眯起眼来,瞬也不瞬地盯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