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17章 遐想联翩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最美人间四月天。

    这个时节的锦城府,百花盛放,春色宜人,温度舒适,实在是大好时光。

    锦城人经常能看到王爷带着王妃和一双儿子,拖家带口出游的画面。

    未出阁我女子艳羡不已,暗地里寻思要嫁一个这样的夫君。成了婚的妇人们私底下也无不感慨王妃好福气,王爷好宠妻。如此一来,她们再瞅自己丈夫,便有了王爷做参照物,少不了一番数落……

    一时间,男子兴起了会效仿锦城王,说是“大丈夫何不宠妻”,女子也学着锦城王妃,在夫婿面前挺直了腰板。

    人人都觉得这是一股风,好玩而已。

    谁也没有想到,天长日久的未来,锦城的民风当真有所改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甚至有了“嫁人就嫁锦城男”的说法。追问究竟,皆因锦城男子大多“惧内”,对妻室也比别地男子更为敬重和宠爱,而锦城女子大多强势,地位高,做得了夫君的主,活得自在。

    当然,这是后话。

    只说眼前,不知是不是赵胤把时雍先前那些黯然神伤的话听进了耳朵里,居然破天荒在锦城府的文曲大街上办了一个女子学堂,招纳有志读书的女子,不限出生和年龄,虽然只是一个试点,能够摆脱旧俗、得到家族允许前来读书的女孩子也极少,但好歹是开了个好头,引来了围观和议论,有了抗争和试探。

    万事开头难,迈出第一步就好。

    为这,时雍兴奋了好几日,每天下厨为赵胤做两个小菜,或是将桌子摆到院子里,亲自带人削竹签串串串,做烧烤,招呼大家一起来帮忙,一起来吃喝。

    赵胤也会遂了时雍的心意,只说为了热闹,吩咐侍卫丫头们“没大没小,不用讲究规矩”。

    每每这个时候,苌言就是最高兴(疯狂)的女子,满院子地跑,什么都要抢着上手,弄得身上油污片片,奶娘唉声叹气,结果也只是唤回一道道银铃似的笑声。

    至于陈岚,原定的二月返京的行程,就这样硬生生地拖到了四月。

    这个期间,宝音曾来信询问过她的身体情况,陈岚如何复信时雍不得而知,心里却是真心希望母亲能留下来,陪了两个小外孙,安享天伦之乐。

    于是,她试探性地捎信给宝音,详细讲述了锦城的种种美食、美景,气候、生活,她希望宝音能过来,住上一年半载。

    寄了信去,时雍便天天盼着宝音的回函。

    一晃到了四月底,宝音尚未复信,他们却收到一封半官方的婚讯。

    北狄成格公主大婚,嫁给了兀良汗的二皇子来桑。

    严格来说,来桑是成格的表兄。

    兀良汗一战后,来桑就一直客居北狄,没有再回到由他王兄执政的兀良汗,在哈拉和林的身份也是不尴不尬,分外敏感。因此,虽然成格和来桑的婚事已经或真或假地传了很多年,却一直没有得见。

    时雍不知道六年后的今天,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乌尔格突然下定了决心,冒着不怕得罪兀良汗王引发战争的风险,将唯一的女儿嫁给了来桑?

    六年后的乌日苏与六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不再是当初那个文弱斯文的书生,也不再是光启二十三年,领兵偷袭在阴山皇陵祭祀的南晏长公主宝音和北狄亲王哲布,惨败后率残部远走额尔古的那个刚上位的稚雀,他变成了手段狠辣羽翼丰满的草原猎鹰。

    六年前阴山皇陵,乌日苏挟持陈岚,间接导致巴图的死亡。这事之后,他再也没有与陈岚有过联系。

    虽然兀良汗与大晏照常有国书往来,但字里行间再无通宁公主,乌日苏的身世秘闻,真假不知,但他自己似乎已经和陈岚划清了界限。

    得到成格和来桑成婚的消息那天,时雍和赵胤正带着一家老小和侍卫丫头们在锦城府东南的龙泉山上摘桃。

    新鲜的桃子,摘下来去蒂后在溪水里洗净,可口甘甜。天光正好,轻风暖阳,时雍甚至允许苌言脱了鞋袜,光着脚丫子在满是鹅卵石的溪边行走,一直走到农人引水的渠,遇上几个农人扛了锄头来看,发现是锦城王,非得回家带出来两篮子鸡蛋,硬塞到他们的车上。

    盛情难却,时雍不想拂了他们的好意,叫白执把东西都收下来,然后送了两盒小孩子的糕点,再偷偷在里面放上几块碎银。

    堂堂王爷把日子过得这么朴质无华,是时雍来锦城前万万想不到的。可眼下岁月好像就这样定格下来,藩地臣民习惯了,家里小孩子开心,陈岚舒心,时雍也暖心。

    尤其此刻,清风吹拂,香暖桃甜,无限美好。

    谁知,她刚送走农人,转头就看到信使策马而来,送上囯事知会的公文。

    “奇也,怪也。”时雍笑道:“北狄王这时嫁女,实在不得不令人遐想联翩啦。”

    成格今年已二十出头,来桑也是二十几岁,成婚倒也登对,可北狄王这么做,是公然要给兀良汗王难堪吗?

    举世皆知兀良汗王和二皇子来桑兄弟早已反目成仇,一般人审时度势,都不会为了一个失势的二皇子,得罪汗王。以前来桑虽然客居在北狄,却是他母系亲眷的身份,乌日苏也不好让人恩断义绝。

    可如今,做了乌尔格的女婿就不同了。

    一个女婿半个儿,何况北狄王无子。

    赵胤朝时雍点点头,默默将信折好,塞入密封的信筒里,然后一言不发地牵着时雍的手,走到溪边将玩水的苌言拎了起来。

    马儿正甩着尾巴在溪边的草地上吃草,大黑爬在草地上晒太阳。赵胤吹了个响哨,马儿便颠颠跑了过来,大黑也探头来看。

    赵胤将双脚踢打的孩子放在马背上。

    “穿上鞋袜。”

    时雍看他这样子是要走了,连忙让人将摘好的桃放入竹筐,又抬到马车上。

    这些东西可以带回去,分发给王府里的人。她做事一向周到。

    陈岚也在小蛮的搀扶下走了过来,看了看眼前的情形,微微一笑。

    “是京师有信来吗?”

    “嗯。”时雍看了一眼赵胤,“公函。”

    “唔。”陈岚没有再问。

    时雍看得出来,母亲喜欢锦城,喜欢和他们生活的日子,但又免不了挂念宝音,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她这个老姐姐。

    这天回府后,赵胤便带着信筒入了书房,晚膳的时候才出来。

    时雍忙着分发桃子,等忙过那阵,正想去找他说说这事,却被苌言截住了。

    小丫头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一把拉住时雍的胳膊,用力往陈岚的屋子里拉拽。

    “娘,娘,你快去看看外祖母吧。”

    时雍微微紧张,加快脚步,“外祖母怎么了?”

    苌言仰着小脸,粉唇微撅,“外祖母让小蛮姑姑收拾行李,说是要回京去。娘,苌言喜欢外祖母,不舍得外祖母离开……外祖母就不能不走吗?”

    她怎么突然起心要走了?

    时雍撩帘子进去,陈岚正坐着出神,几个丫头在身边忙来忙去,见时雍牵着苌言走过来,她轻轻一笑。

    “桃子分完了?”

    “没呢。”时雍道:“最大最甜的当然要给娘留下的。”

    陈岚笑得眼角的皱纹都深了许多,看得出来,她是由衷地开怀,但是笑完,她却摇了摇头,“桃子不耐放,你们自己吃着,不用给我留……”

    时雍盯着她没吭声。

    陈岚声音弱了些,“你姨母有一个多月没来信了,我不放心,想回去看看她。”

    时雍知道母亲看着柔弱其实主意很大,就像她从京师来锦城一样,谁也拦不住的。

    她点了下头,在陈岚身边坐下,“娘准备何时启程?”

    陈岚见苌言嘟起了嘴巴,轻轻把小丫头拉过来,抱在怀里,低低地道:“我刚翻看了皇历,明儿是个出行的吉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