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18章 冷不丁想一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得知外祖母要离开锦城,苌言小丫头撒泼了很久,又哭又闹,无论陈岚怎么哄,无论时雍怎么训,她都不予理会。后来自个儿哭累了,便缩在陈岚的怀里睡了过去。

    眼睛合上了,睫毛还挂着未干的泪水,鼻子一吸一吸地抽泣,看得陈岚心疼不已。

    “这丫头,你这样叫外祖母如何走?”

    “苌言是个重情的孩子。”时雍低头弯腰,就要去抱苌言。

    哪料小丫头性子当真是倔,便是睡着,两只小手仍是死死揪着陈岚的衣襟不放,时雍轻轻拉她的手,小身子便扭了起来。

    陈岚阻止时雍,“你别动她了……”

    “那怎么行,一会儿娘的手腕都要酸了。”时雍说着又要去抱孩子,低低地哄,“苌言,我们去床上睡好不好?”

    苌言小脑袋往陈岚身上拱了拱,十分满意地蹙着眉头。

    陈岚着实舍不得这孩子,在她后背轻抚着,朝时雍使眼色。

    “不要吵醒了她。唉,看把小家伙委屈得哟。我再抱一会儿吧。”

    “看吧,苌言这些坏脾气都是你给惯的,怪不得舍不得你走。外祖母走了,她要这么做,早就挨揍了。”

    陈岚虎下脸来瞪她,“这么乖巧的小东西,可不许你们揍。往后我要时间给苌言来信的,若是晓得你打了她,仔细你的皮。”

    时雍看她护犊子的模样,无奈地笑叹一声,摸了摸苌言因为痛哭而汗湿的额头,调头让春秀拿了绢子来,轻轻替她擦拭。

    “明日就走也太着急,莫说苌言接受不了,便是我也接受不了。就不能再多留几天么?给我们些时间再说说话,准备回京要带的回礼……总不能,他大伯姨母太子哥哥送来这么多东西,我们什么都不表示吧?那也太失礼了。”

    陈岚眉心皱起,“随便带一些锦城的特产回去便是,其他都不用准备。宫里什么没有……”

    时雍道:“那不一样。他们有是他们的,我们送出去的是心意。”

    陈岚微微一笑,“还说苌言呢,你这个当娘的,都这把岁数了,不一样的脾气么?”

    时雍笑而不语。

    第二天,陈岚没有按计划离开锦城,不是因为时雍说服了她,而是因为苌言生病了。

    在陈岚房里哭闹一阵,小丫头折腾出了一身的汗,许是又受了点风,不知怎么的当天晚上就发起烧来。陈岚看着苌言红扑扑的小脸儿,心急上火,紧张得手抖,摸孩子的脉象都摸不了,又是担忧,又是自责,无论时雍怎么劝说她都不肯上床就寝,愣生生在苌言身边守了一个通宵,又是擦汗又是喂药,很是辛劳。

    陈岚以前没有带小孩子的经验,来了锦城后,苌言和临川两个又十分虎实,这几个月陈岚都没有见过他们生病,这冷不丁苌言一病,把她急得嘴唇起泡,虚火上扬,两天忧心下来,自己也病倒了。

    一老一小两个病人,时雍完全抽不开身,再不能像前阵子那般出游了,整天陪在后宅里,哄小的陪小的,有种没日没夜的感觉,觉也睡不踏实。

    四月十二那天,天不见亮,时雍就被一阵狗叫声吵醒。

    大黑怎么了?

    时雍晚上睡不好,刚打了个盹,困得几乎睁不开眼睛,可大黑叫个不停,她不得不强打精神坐起来查看究竟——

    赵胤不在身边。

    外面隐隐有脚步和喧哗。

    大黑跑到门口,站着听了片刻,又飞快地回到床边来,将前蹄趴在时雍的床沿,摇着尾巴嘤嘤叫唤。

    时雍摸摸大黑的脑袋,披上衣服走出去,听到殿外传来赵胤的声音。

    “去书房再说,勿要吵醒了王妃。”

    时雍打了个呵欠,推开殿门走出去,“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赵胤闻声停步,“把你吵醒了?”

    几个侍卫齐齐行礼,“王妃。”

    时雍目光扫过去,看到了暗淡灯光下胡子拉碴的丙六。

    好家伙,大概是坐灰机来的,一头一脸的灰尘,长相变得模模糊糊的,时雍差点就没有认出他来。

    六年前就藩时,丙六被赵胤留在了京师,但十天干一直有联络通道,经常互通有无,如非必要,丙六犯不着千里迢迢跑这一趟。

    时雍看到他,心里便是一惊。

    “发生什么事了吗?”

    赵胤抚住她的肩膀,“天还没亮,阿拾再去睡一会儿。一会儿苌言又该醒了,想睡也睡不成……”

    “我这会儿也睡不着了。”时雍看看丙六,再看看赵胤严肃的面孔,眉头拧起,“走吧,若是我可以听的事情,我们便一同去书房。”

    赵胤:“那还去什么书房?”

    声音未落,她将时雍拦腰抱起,头也不回地房里走。

    “你跟我来。”

    “……”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

    可怜的丙六,风尘仆仆,吃了一嘴的灰,现在又吃一嘴的狗粮。时雍看着丙六那张精彩的脸,无端觉得有点脸红。

    当着下属的脸,赵胤大多时候都是严肃守旧的,像这般也是少之又少。

    大概这次实在太心疼时雍,抱她入房,赵胤便将时雍放在软榻上,又拿一张薄毯搭在她身上,然后才端正地坐在她旁边,抬手示意丙六。

    “坐下说话。”

    丙六大为震惊。

    六年前,赵胤对下属虽然也算随和,但绝对不会没有尊卑,六年后,见面直接让他坐下?

    丙六连忙拱手,“属下不敢。”

    赵胤挑了挑眉梢,没有勉强,“说吧。为何亲自过来?”

    丙六敛了神色,“王爷,大概就这两天,京师来的圣旨就要到达锦城府了。到时候,陛下会召你同敖田一并入京,你万万不能去。”

    入京?

    时雍心脏猛地一跳,“为何要王爷入京?”

    丙六看着她,“土司案。”

    这事儿时雍和赵胤早有耳闻,并非一无所知。

    但朝廷一直没有表态,时雍以为光启帝是想用三十七计之“拖计”,一边好言好语地安抚各地土司,一边不作为,慢慢耗尽土司们的耐心,所谓事缓则圆,也许拖一拖,这个案子就过去了。

    前阵子,时雍还觉得赵炔这一招实在高明呢。

    “怎么冷不丁就想起这一出了?是陛下想王爷了?还是让敖田和王爷入京对质,要亲自审案,做给土司们看?”

    两六道:“据悉,这是白马扶舟的主意。意欲何为,尚不知晓。”

    他又转头对赵胤说道:“是甲老板让属下亲自来锦城,叮嘱王爷,无论发生何事,切记不可离开藩地。哪怕抗旨不遵,也绝不能入京……”

    赵胤冷冷一笑,“入京又如何?”

    丙六说道:“如今的朝堂,白马扶舟一手遮天……你若去了,无异于羊入虎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