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策神尊〕〔李川〕〔我一修炼就满级〕〔东北保家仙〕〔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有四十八件帝具的〕〔精灵之黄金时代〕〔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我的景区爆火了〕〔开局爆出熟练度面〕〔天启预报〕〔全民网游:开局堆〕〔洪荒之大巫师〕〔空降热搜!国民女〕〔农家福宝有空间〕〔种植我也能成神〕〔修仙签到百倍奖励〕〔我是正经大明星〕〔跪求小祖宗不作妖〕〔带着系统穿年代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23章 知妻莫若夫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眼看临川去牵马绳,马厩的小厮焦急得不得了,苌言却开心地拍起了巴掌,大喊大叫,“哥哥好厉害,哥哥好棒!哥哥要骑大马马喽。”

    小丫头满头灿烂的笑,似乎已经忘了爹娘离去的事情了。

    临川看了妹妹一眼,想到父亲走前说的话,一定要照顾好母亲和妹妹,小脸上又严肃起来。

    “一会你要听话,不许乱动,须听我命令。”

    苌言笑道:“好呀。”

    临川瞥着她,“如若不听话,便再没有下次了。”

    苌言道:“不会的,我最听哥哥的话了。”

    “你常是不听的。”

    “这次听。”

    “你保证。”

    “我保证听哥哥的话。”

    “嗯。”

    陈岚闻讯跟过来就听到兄妹两个的对话,她愣了愣,就要进马厩去阻止临川,却被褚道子拦下了。

    “公主,让小世子骑吧。我见过小世子骑术,不成问题。小郡主闹得这样厉害,若不这样,怕是谁也哄不好了。”

    陈岚迟疑:“可是,他年纪还小,还带着苌言,多危险……”

    褚道子微微一笑,“无妨。有我跟着,公主大可放心。”

    陈岚想了想,嗯一声,换了副微笑的表情,走入马厩,温声道:“苌言和临川要去骑马呀?正好,外祖母好久没骑,一起去吧。”

    苌言睁大眼睛,“外祖母也会骑马么?”

    “会呀。”陈岚笑着摸了摸苌言的小脑袋,让小厮牵了一匹马来。

    她许久没有骑马了,重新执起缰绳,守护两个年幼的稚子,跟着他们徐徐骑出王府,突然间仿佛回到年幼时,跟着宝音、赵炔一起,随先帝和先皇后狩猎的儿时模样,脸上不由浮出笑意,整个人好像都年轻了不少。

    褚道子骑着马儿,默默跟在她身边,黑袍下的脸也绽开了笑容。

    一群侍卫不远不近地跟着,沿途遇到锦城的百姓,一看是小世子和小郡主出行,都目带友善地朝他们问好请安。

    陈岚心下不由感慨万千。

    这锦城的生活,当真是悠闲自得,岁月静好。

    ……

    赵胤没有带太多的人,加上谢放统共也不过十几个侍卫而已。

    他这次入京,没有乘马车,而是轻装简从,直奔巴县,准备从水路直上京师。

    一路上不耽误骑行很快,只可怜了黄高,先头天天催促,结果跟着赵胤上路了,走了不过两个时辰,人就已经受不了的,真喘着气了叫赵胤找地方歇息片刻。

    “殿下,日头正烈,小的是又累又渴,实在走不动了。”

    赵胤半分都不理会他,乌骓马疾驰而去。

    倒是谢放好心地稍稍缓下马步,看他一眼,说道:“马儿都没有叫累,黄公公却是比马儿还累?”

    旁边骑马经过秦洛放声大笑,扯着嗓门道:“马儿累是累,倒底是健全的马,该有的东西都有。黄公公就不同了,毕竟不是正常男子,缺斤少两的身子,自是比旁人更不耐受。”

    “哈哈哈哈!”

    又有侍卫策马跟上来,朗声大笑。

    “秦兄你可别开玩笑了。缺两尚可一说,缺斤,你就抬举黄公公了……”

    “哈哈哈哈!”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黄高说得脸色青白不匀。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知道人家几个合起伙来损他,也吭不出气。

    快到晌午了,日头升到头顶,赤辣辣地照在身上,黄高看着绝尘而去的赵胤一行,咬了咬牙,吃力地打马跟上。就这般一程又一程地奔波下来,还没到巴县,黄高就率先中暑晕厥了过去。

    “这小身板子真是不行。”

    “东厂都收了些什么玩意儿?”

    众人给黄高灌了些水,喂了药丸,勉强把他驮在马上,去驿站找了个郎中问诊。

    这么折腾一番下来,天就要入夜了。

    原本按赵胤的计划是昼伏夜出,趁着天凉下来赶到巴县的,这么一耽误,天黑前是赶不到巴县了。

    谢放看着奄奄一息的黄高,望向赵胤:“爷,如何是好?”

    赵胤望了望天色,“住一宿,明早出发。”

    这是一个叫元坝的小镇,正位于锦城府去巴图的官道上,是来往必经的要道,恰好有一个驿站。众人在驿站里安顿下来,谢放去为赵胤备水洗漱,顺便准备晚膳。

    “慢着。”赵胤突然叫住谢放。

    谢放回头,拱手道:“爷还有何吩咐?”

    赵胤道:“多备一些吃的。听说巴县的姜糖糕、夹丝豆腐、土沱麻饼、酸辣粉和小面都极有特色,去,都备一些进来。”

    “啊?”谢放大惑不解。

    且不说赵胤平常是从来不点菜名的人,下属准备什么就吃什么,就说他点的这什么糕啊,饼啊的东西,全都不是大男人爱吃的玩意儿。

    王爷是不是走神了,以为还在王府里,为王妃备着吃食呢?

    谢放不想多嘴,可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早知如此,爷就该把王妃带上。”也免得如此魔怔。

    后头那句谢放不敢说,在赵胤的冷眼注视下,默默地退了下去。

    赵胤哼笑一声,将腰上的那把绣春刀解下来放在桌上,漫不经心地坐下,看一眼刀子,又抽出来默默地拿出布巾擦拭,就好像在呵护心爱的珍宝一般。

    这把绣春刀有些年份了,是永禄爷亲自赐下的,上面镌刻着赵胤的名字。因此,这把刀也是永禄爷亲自为他而打造的。赵胤知道,父亲是想他用这把刀保家卫国,一生一世守护赵氏江山,为大晏社稷而战,为大晏百姓而战。

    绣春刀上散泛的每一寸寒光,于赵胤而言,都反射着两个字——忠、孝。

    因此,他不得不听旨回京,不得不负了妻儿,让他们担惊受怕。

    热水端上来了,赵胤简单的洗罢,问了问黄高的情况,便靠在床头看书。他要的饭菜准备好了,谢放两次问他,现在可要用膳了,赵胤都说不饿,让他先备好,等会儿再传。

    谢放越发觉得古怪。

    天都黑下来了,王爷这是闹哪样?

    第一天离开锦城,没有王妃相陪,便食不下咽了么?

    “去吧。”赵胤看谢放总是打量审视自己,抬眼扫他,摆摆手,“没我吩咐,不可进来。”

    谢放低下头,应一声是,默默退下。

    ……

    夜灯幽幽,在晚风的吹拂下,温柔地舔舐着火苗。

    赵胤房间的窗户开着,吹入的风里带着夜来香的味道,很是浓郁催眠。

    他手上的书慢慢放了下去,轻阖上双眼,可姿势未变,仍是一只脚搭在床沿的自在模样,看上去慵懒而放松,那张冷峻无情的脸,多了几分柔和,更是俊朗好看。

    时雍从花丛摸进来,翻窗而入,看到的便是这一幅“美男春睡”的画面。

    好你个赵大驴!

    她紧赶慢赶,为了追上他都快要累死了,他却在这里睡得自在?

    哼!时雍衣襟一摆,走上去往床沿一坐,就要去捻他的鼻子。

    然而,手到半空,就被人捉住了。

    男人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底带了一丝笑意。

    “刚来就要谋杀亲夫?”

    时雍看着他平静的模样,眉头皱了皱,突然生出一抹笑。

    “好哇,恶人先告状。”时雍猛地收回手,调头就要拔刀,“锦城王胆敢抛妻弃子,今日偏要谋杀亲夫给你看——”

    赵胤双臂一张,猛地搂紧她的腰,将人抱坐下来,“阿拾,别生气了。”

    时雍咬了咬牙槽,哼声瞪他,“明知道我会生气,你还不辞而别?你太过分了我给你说,我今儿来,就是找你算账的……”

    “我辞行了。”赵胤淡淡看她,唇角挂一丝笑,“阿拾没有看到书信?”

    “那叫什么辞行?”时雍发现自己被带偏了,马上把话题找回来:“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哄骗我。明明说好一起出发,你却食言。”

    赵胤看她冷眼质问,也不狡辩,只是温柔地顺了顺她的头发,“赶得这样急,没有吃饭吧?”

    话音未落,他扭头喊道:“谢放,传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