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25章 入京冷遇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等一切收拾妥当,两个人钻入被窝,赵胤发现面对他的是一副美背。

    时雍动也不动地背对着他,半点声音都没有。

    赵胤喟叹一声,伸手去揽好她,“阿拾……”

    时雍没有回头看他,瓮声瓮气地道:“睡吧。我困了。”

    “你……”赵胤语迟,停顿下又道:“你心里头不舒服,就冲我发火。就是别憋着,闷坏自己。”

    “没有。”时雍硬邦邦地回应,“你早点睡,别管我。”

    为免日上三竿赶路太热,明儿他们天不见亮就要动身前往巴县,而方才赵胤已然得报,官船停靠在码头,就等他了。

    赵胤默默起身熄灭了灯火,拉上薄被盖在时雍的腰腹,又将胳膊轻轻搭在时雍的腰上,阖上双眼,一动也不动。

    漆黑的夜,安静得呼吸可闻。

    “阿拾。”

    时雍没有回答。

    赵胤叹息,将她揽紧一点。

    “我也舍不得你。”

    男人很少说动情的话,这一声委婉的叹息,幽幽沉沉,在黑夜里染尽了情绪。

    可是,时雍仍然没有说话。赵胤很是无奈,突然传来她浓重的吸气声,一听就不对劲儿。赵胤伸手去抚她的脸,却是一手的湿濡。

    “怎么哭了?”赵胤稍稍用力将她翻转过来,要她面对自己,时雍却是不肯,拉过薄被便裹起来,翻身转过去。

    这般女子心性,在她身上倒也常见,赵胤笑叹一声,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入怀里,看女子仍在挣扎,索性将她强行抱在自己身上,禁锢住双臂,不让她动弹。

    “再哭,就要吃军棍了。”

    时雍本就难受,听他这样唬人,眼眶又是一热,抽抽噎噎地说道:

    “果然在你心里,我就是同你的兵一样。高兴了就赏,不高兴就罚。赵大驴,你凭什么罚我?凭什么?”

    赵胤最瞧不得时雍哭鼻子,比看苌言哭还要闹心。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么?”时雍手一得空,便用力捶他,双手在他身上胡作非为,“你就是欺负人。欺负我。”

    赵胤慌不住地抓住她的两只手,一个翻人将人压在榻上,“我说的也不是那个的军棍。”

    时雍意识到什么,“好哇,你个赵大驴……”

    她又踢又打,赵胤无奈地拿腿压住她,“好了,咱们不闹了。阿拾。阿拾。是我错。是爷错了,饶这一回,成不成?”

    “……”

    时雍又好笑又好气,吸着鼻子推他。

    “听你这语气,还有下一回,是不是?”

    “没有了。”赵胤见她仍在抽泣,拿了绢子来为她拭眼泪,“等这次事了,我便好生陪在你和孩子身边,我们还像过去这几年一样。寄情山水,深关府门,不问那尘世恩怨。”

    哪有那么容易?

    他有他身上肩负的责任,哪能当真做一个凡夫俗子?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轻易许愿。”

    赵胤苦笑,“家有猛虎,做不到也得做啊。”

    时雍不满地哼唧两声,缩入他的怀里,“你这是转弯抹角地骂我是泼妇呢。”

    赵胤低声吼道:“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会骂你?阿拾信我一回——用不了多久,天下大局便可定下。”

    天下大局定下?

    时雍略微思考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对外,兀良汗、北狄一直在北边蠢蠢欲动,对大晏来说如同悬在头上的剑。以前上一代还在,彼此能维持一个平稳。可眼下第二代当政,所谓的姻亲联盟能维持多少年?其实他们都很清楚,撕破脸只是早晚而已。对内,土司借着刀戎一案在各地响应,有犯上作乱的隐忧,这也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就算光启帝这一代帝王能暂时稳住局面,到了赵云圳上位,是不是还能延续祖父和父亲的政策,继续稳定下去?一切都是未知数。

    而如今,赵胤却告诉她,天下大局可定?

    时雍止住那些小儿女的情感,认真思考后抬头问他。

    “王爷是不是起了什么心思?还是有什么计划了?”

    赵胤沉默片刻,淡淡一叹,“阿拾常说,计划不如变化快。未到京师前,一切尚不敢确定。”他低头,轻抚时雍的脸,“你安心在锦城等我,我把白执和庚六等人都留在你身边了。一旦京中有变,你定能第一个知晓……”

    谈起正事,时雍整个人便镇定了许多。

    她忘了方才还在闹情绪说一定要跟赵胤去京师,转而就松开了抓住赵胤衣襟的手。

    “明白。不过我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有必要提前和王爷说清楚……”

    赵胤叹了口气,“想说什么,派人来传就行。你何苦亲自跑一趟?”

    时雍在他看不见的黑暗里,偷偷撇了一下嘴,又狠狠瞪他一眼,这才摸索着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低低地道:“你走时,我要亲自送你去巴县,看着你上船。你回来时,我要到巴县迎接,看着你下船。”

    赵胤心里一窒,抱紧她,低头在她额头轻轻一啄。

    “我不该丢下你,让你受累追赶。”

    “晓得就好。”时雍回亲他一下,收敛心情,“我们说正经事吧。”

    赵胤拉过她的手,十指相缠一起,忽而一笑。

    “本想说些不正经的。既如此,那……阿拾说吧。”

    ……

    巴山蜀水天气炎热,京城也似火炉一般,热得人透不过气来,到了夜间才能稍稍退凉。

    赵胤一行人日夜兼程,从巴县上船,再转道进入运河上京,以最快的行程到达了顺天府。

    这一天,是光启三十年的五月十八,而他们的速度,远比从通宁远出发的敖田兄妹快了整整五天。到达京师城的时候,已是子夜,这座守护着皇城帝王和满城百姓的城府紧闭着,只有幽幽几盏微弱的火光从城楼的垛墙上传出来,却照不透这个寂静的深夜。

    赵胤抬头看一眼城防,沉声道:“叫门。”

    谢放驱马上前,“是。”

    他应一声,人已速度冲向了城门,重重地敲击了几下。

    “锦城王殿下奉旨进京,请速开开门。”

    静夜下,谢放的声音很大,传得老远。

    按说守城的兵卒不该听不清楚才是,然而,他的叫喊唤来的不是大门的开启,而是一句酒醉般含糊的声音,不客气地骂人。

    “他娘的,哪个不要命的大半夜地叫魂?”

    谢放冷下脸。

    不过想想大晚上的,守卫没听清有情绪也是有的,于是又耐着性子,用更大的声音吼一嗓。

    “将军,锦城王殿下奉旨进京,请速开城门。”

    娘的!里头的人又不悦地骂咧了一句。

    “懂不懂规矩?城门一关,六亲不认。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开门。什么人啦?在外面候着吧,明儿天一亮,城门自然就开了。”

    谢放彻底变了脸色。

    离京时,也是这座城门,一众将校漏夜跪送,悲从中来。

    六年过去,同一个城门,换了人,门都进不去了?

    到底是守城将士狐假虎威,还是有人诚心要给锦城王一个下马威?

    谢放回头,见赵胤坐在马背上,面色如水,平静如常,突地一声冷笑,扬起鞭子重重拍打在城门上。

    “里头的人听着,锦城王奉旨回京,尔等再不开门,以抗旨论。”

    啪!

    啪!

    啪!

    重重几声敲击下,一簇火把出现在城楼上。

    一个声音冷冷从夜风中传来。

    “城下何人,报上名来。”

    谢放气极了,“混帐!锦城王都识不得,要你狗眼何用?”

    说着他拿过马背上的弯弓,就要搭箭,却见赵胤慢慢扬起手,“谢放!”

    谢放是个极为沉稳冷静的人,很少有失控的时候。只是在锦城六年,除了王妃,从来没有人敢给锦城王半个冷眼,他也有六年之久没有感受过皇权下的威压,因此看见这些人明知故问,为难赵胤,一时气极就想给他们一点教训。

    当然,他也未必当真要如何,只是吓吓这些瞎眼的东西罢了。

    闻言他便调转马头退回来,低声道:“爷。这些狗东西,故意为难……”

    赵胤嗯声,平静地抬头,“锦城王赵胤,奉旨回京。劳烦开门。”

    “锦城王?锦城王不是还要几天才到京城吗?”城垛上的火把又亮堂了一些,那个守城的将校是一张生面孔,他伸出火把探出头,瞧了赵胤好半天,好像这才反应过来一般,哎呀一声,猛拍脑门,急急忙忙地跑下来。

    “快!速速给锦城王打开城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