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27章 友善或猜度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殿下在笑什么?”杨斐困惑地看着赵胤,又抬头看向谢放。

    谢放目不斜视,完全没有存在感,赵胤的神色却比方才轻松许多。

    “不早了,我想歇一会,你回去休息吧。”

    啊?杨斐看了看赵胤的脸,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小声道:“殿下就没有什么要吩咐属下的?”

    赵胤迟疑一下,“天有不测风云,不要贪凉,早晚加衣。”

    杨斐:……

    杨斐稍顿片刻,看了谢放一眼。

    “今夜我就歇在府里,劳烦放哥给安排个住处。”

    谢放垂下眼,“仍住你以前的房间吧,我看刘伯都有打扫规整。”

    杨斐应了一声,告辞出门,想着谢放说“他去看了”,哼笑一声,摇摇头。

    ……

    屋子里,谢放在默默地收拾茶盏,赵胤已然卧到了榻上。

    “杨斐说得不无道理,若是爷还在京城,哪有白马扶舟的今日……”

    赵胤抬头看着谢放修长的影子,在屋里走来走去,忽而皱眉,“你被杨斐上身了?”

    谢放吓一跳,手上的茶盏差点滑落,他飞快地接过,这才低垂眼眸道:“是属下多嘴了。”

    赵胤看了他片刻,视线转向帐顶,目光渐渐地平和下来。

    “你们几个都跟随我多年,彼此什么禀性,自都知晓。”

    谢放的头越垂越低,完全不敢看赵胤的眼睛。

    赵胤又慢慢转过头来看他,眼中略带疲倦,“这些年下来,你们年岁都不小了,都该娶妻生子,躺在功劳薄上享福了。尤其是你——”

    他定定看着谢放,一声叹息,“杨斐在京中尚有侍妾,你身边却一人都无。等这一趟事情了了,回到锦城府,我便让王妃做主,为你寻一房好妻室。”

    谢放摇了摇头,“属下早就起过厉誓,要在王爷身边侍候一生一世,决不会食言。”

    赵胤轻笑,“你娶妻生子,也不影响你在我身边。”

    谢放抬头看着他,目光隐隐有些凄色,如此高大一个汉子,这眼神、这表情看上去竟是有些无辜可怜。

    “属下不愿。”

    赵胤眯起眼,在床上换了个位置,又仔细审视了谢放好半晌,闭上了眼睛。

    “随你吧。”

    子夜的无乩馆,静谧一片。

    长风幽幽地吹过回廊,凉凉爽爽。

    谢放手提腰刀,默默走入庭院,仰起头望向天际的明月,一头长发在风中微微摆动。

    暗夜如一口千年无波的古井,隐藏了所有的情绪,也埋葬了所有的心事,只剩谢放没有情绪的一张脸,高高颀长的一个人,与庭院的静物融为一体。

    ……

    次日天不见亮,朱九就到了无乩馆。

    他是和娴衣一起来的,六年的时光过去,两个人变化都挺大,看到谢放等侍卫,又是一番欣喜地寒暄和感慨。一直到赵胤起床,他们这才入内去请安。

    朱九和娴衣共育有两个儿子,一个四岁,一个才刚断了奶不久。

    赵胤先是问起他们的生活,然后才问朱九:“叫你打听的事,可有眉目了?”

    “爷!有了。”朱九仍是旧时称呼,一到赵胤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当初那个毛头小子,浑然不像两个孩子的父亲,连神色都激动起来。

    “朱弘济原是济宁府汶上的县令,进士出身,家世倒也清白。只是这个人性情保守,为官以来无功无过……按说,以他的资历是万万不可能升任通宁远督抚之位的。”

    可他偏偏就是升了。

    赵胤淡声问:“何人提拔?”

    朱九道:“这老小子藏得很深,属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赵胤瞥他一眼,“说重点。”

    朱九呃声,“陛下。”

    赵胤沉下脸来,朱九这才尬笑,“属下查阅了吏部卷录,发现朱弘济的任命是陛下亲自颁旨,一切皆有章可循,不见异常。最初也确实没有查出什么端倪,不过后来得亏娴衣,让属下发现了一桩诡事……”

    当了几年千户,说话都喜欢绕圈子了。

    赵胤冷冷扫他一眼,朱九又笑,“朱弘济祖籍汶上,与户部尚书杨荣本是同乡。当年朱弘济上京赶考,曾上门拜会过杨荣,据说是受了杨荣的冷遇,后来便没有什么往来了……可这个通宁远的督抚之位,却是杨荣向陛下举荐的。爷,你说,此事诡是不诡?”

    杨荣?朱弘济?朱宜年?

    几个人的名字一一掠过赵胤的脑海。

    他凝滞片刻,脸上浮出一丝冷笑。

    “更衣,本王是时候入宫了。”

    ……

    正当早朝的时辰,宫门前来往的官员众多,赵胤骑着马一路过去,引来了无数的目光。

    锦城王回来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飞了出去。

    对四周或友善或猜度或复杂的目光,赵胤一一点头示意,将缰绳交给谢放,着一身亲王朝服大步入内,将其他朝臣远远甩在后面。

    赵胤没有去奉天殿,而是直接往皇帝居住的干清宫走过去。

    尚未入得殿门,就听到宫内隐约传来光启帝的训骂声,也不知哪个倒霉的家伙大清早惹怒了皇帝。

    赵胤缓慢地拾阶而上,走到殿前,拱手行礼。

    “臣赵胤奉旨入京,求见陛下。”

    殿内安静了下来。

    很快,大门开启,李明昌迈出门槛走过来,站在赵胤的面前,与他四目相对。

    “殿下……”

    李明昌神情有些激动,眼波浮起,好像有话要说,可最终他却是让到一边,朝赵胤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陛下有请。”

    寝殿里很是安静,垂幔重重,无风而动,一缕若有似无的熏香,清爽舒缓地触碰着鼻尖,好似夏日森林的松木,又似水果带来的香甜气息,沁人心脾。

    光启帝坐在床沿,衣裳尚未穿戴完整,兴许是方才发过脾气的原因,脸上尚有红潮,目光里也有一层淡淡的怒气。

    赵胤站定,朝光启帝行礼。

    “微臣叩见陛下。”

    光启帝坐着没有动,安静地盯着赵胤,目光中波光闪动,许久他的眼中才跳脱出一抹笑,脸上的笑容也扩大了一些。

    “阿胤,你回来了。”

    “陛下让臣回,臣不得不回。”

    他的声音十分淡然,听不出喜怒,更无不满。

    光启帝迟疑一下,“回来得好。正是时候。”

    赵胤抬头,看着他问:“陛下叫臣回来,是有何事吩咐?”

    光启帝没有说话,就着一身明黄的寝衣拍拍腿站起来,指了一下旁边。?“你跟朕来。”

    皇帝勤于政事,在他的寝殿有一个偏厅,常用来处理政务,赵胤看他头也不回地往里走,默默地跟了上去。可是,进殿后他才发现,书案上除了皇帝日用摆放的奏折公文,居然添了许多的画卷,有些已经画成,有些墨迹未干,画中的主人公大多是已故的萧皇后。

    赵胤心里一怔,没有说话。

    “阿胤别笑话我,这些画还是受了你那个王妃的启发。你们南下的画册送入宫来,朕觉得甚为有趣,便将一些旧事,以画入境,纪录下来。”

    光启帝亲手将画卷收好,示意赵胤坐下说话。

    赵胤略一犹豫,谢恩坐下。

    “陛下有话不妨直说。”

    光启帝淡淡笑开,“你我兄弟,我自不会同你客气。眼下就两桩事情,要拜托贤弟,一是土司之乱。二是……”稍稍停顿片刻,他脸色凝重地从桌案上拿过一卷文书,递到赵胤的面前。

    “兀良汗未宣出兵,攻占了北狄牧帕城和卢巴尔,两国已正式开战。”

    北狄牧帕城和卢巴尔都在阴山附近不远,直接与大晏接壤。

    这个消息,赵胤在来京师的路上,就已然得信了。

    两个邻居在这里你死我活,对大晏绝非好事。这个乌日苏意欲何为?乌尔格又是怎么想的?

    赵胤与光启帝四目相对,半晌,赵炔叹问:“阿胤,此事你怎么看?”

    赵胤躬身,默默将折子放回案上,平静地反问:“陛下希望微臣如何做?”

    光启帝眉头微微皱起,凝思片刻,这才道:“这次敖田入朝,阿胤暂且委屈一下。至于两乌之战,朕以为恰是好时机……”

    赵炔缓缓抬起胳膊,以手做刀,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有阿胤披甲上阵,必定手到逮来。到时候,我看谁还敢借机生事,再提刀戎之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