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史上最强太子楚墨〕〔重生万亿时代〕〔召唤圣人〕〔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篮坛神话:超级后〕〔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元宇宙之系统程序〕〔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出笼记〕〔医锦还香〕〔人道大圣〕〔反派女帝成了我的〕〔武者长生道〕〔重生成前任叔叔的〕〔聊斋路长生志〕〔极品狂少〕〔重回1991〕〔独占金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29章 委屈一下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羊仪怒道:“我若在场,岂能任由他杀害我阿嗒。陛下,葫芦寨那天的事情,是因他而起,所有人都看到我阿嗒死在赵胤的刀下。”

    光启帝不徐不急,慢慢问:“所有人,是指何人?人证何在?物证可有?”

    羊仪一听,一张脸便涨红了,咬牙恨恨道:“如果不是赵胤使诈潜入葫芦寨,我阿嗒就不会死。陛下对此不闻不问,却问民女要人证物证,分明就是想包庇赵胤。”

    光启帝淡淡一笑,“此言差矣。凡有凶案,必使得证物俱全,方可问刑。你无凭无证,让朕如何为你申冤?若天下臣民都单凭一张嘴给人定罪,朕的江山岂不大乱?朕若如此偏听偏信,又怎配为万民之君?”

    羊仪瞪大了眼睛,“陛下,你怎可——”

    “妹妹。”敖田飞快伸手拉住羊仪,示意她坐下。

    羊仪有些不服,气得脸红脖子粗。她认死理,但口舌却不灵光,被光启帝几句抢白,她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见状,光启帝柔和一笑。

    “朕从不偏私任何人。葫芦寨一案,也有差人多方走访。现有证物表明,杀害刀戎者乃是通宁远督抚朱弘济之子,朱宜年……”

    说到这里,光启帝脸色厉了厉。

    “朕可是得知,这个朱宜年乃是你的相好?他与你同吃同睡,双宿双飞,他为何杀你父亲,想必你会比旁人更为清楚?”

    羊仪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会将这脏水泼到她自己的头上,顿时瞪大了眼睛。

    “朱宜年恩将仇报,处心积虑地杀我阿嗒,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里会知情?”

    光启帝笑了起来,眉目比方才更为温和。

    “你也说了,是朱宜年杀害刀戎。既如此,事情就明朗了。朱宜年杀人偿命,现已伏诛,也算恶有恶报。至于锦城王……”

    皇帝停顿一下,突然沉下脸来,冷冷盯着羊仪道:“你与凶徒同睡共枕尚且不知他有杀人之念,锦城王又如何能知?你不是朱宜年肚子里的蛔虫,莫非锦城王就是了?”

    天子之怒,肃然可怕,令人生惧。

    羊仪被反问质问,再被皇帝逼问,那口气突然便泄了下去,光启帝说的句句在理,她脑子空白了片刻,别说同皇帝争辩,连怎么为自己开脱都忘了,只涨红了脸看着皇帝,傻傻呆呆。

    光启帝见好就收,朗声笑道:“误会嘛,解开了就好。来,众位爱卿,喝酒。”

    气氛缓和了下来。

    众臣纷纷笑着敬酒,说起讨喜的吉利话。白马扶舟目光掠掠扫过赵胤,浅浅带笑,而赵胤始终缄默不语,仿若一个置身世外之人。

    酒过三巡,敖田胆子大了些,突然站起身来,说出了此行的另一个目的。

    “陛下,敖田斗胆,还有一个请求。”

    光启帝并不意外,放下酒杯淡淡道:“爱卿请说。”

    敖田看了一眼跪坐在旁的女子,大声道:“既有陛下调停,我土司城与锦城王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了。如是,敖田想请陛下做主,让土司城与锦城王联姻,如此一来,我土司城可与锦城王共戍西南,为大晏坚固城邦。”

    这番话说得义正词严,一听就不像敖田这种五大三粗的愣头汉子说得出来的。

    一听便是有人授意。

    显然,土司们都知道赵胤对赵炔的重要性,知道这一趟敖田入京,最后的结果是被调解,所以早早就有了备选,要与锦城王联姻,且是合情合理的联姻。

    与皇族结亲,一来彰显土司的地位,二来也是一种精神胜利。

    自大晏立朝以来,土司素有蛮荒之名,一直被京中贵族们瞧不起。一旦土司城的女子嫁给了皇室子弟,再育有子嗣,他们的地位自然不同。

    如此一来,这恩怨也就实实在在的化解了。

    这是谋士们商议过的,他们认为于情于理光启帝和锦城王都不会拒绝。

    贵人们的后宅多一个女子而已,给个脸面的事,不算什么。

    敖田说完,就看着光启帝,等待他的回答。

    可光启帝的思考比所有人料想中的都要来得久。

    他握住酒杯,眉头微蹙,似在思考。

    四周有小声的窃窃,敖田看一眼沉默的赵胤,以为皇帝误会了他的意思,再次拱手,大声补充道:“陛下,敖田知道锦城王已有婚配,王府有温柔贤淑的锦城王妃,鄙城女子容色粗陋,也不敢存那非分之想,只是想要锦城王纳入府中,做一个如夫人便可。”

    如夫人,说好听点是侧室,说难听点还是妾,确实登不上大雅之堂。

    这土司城的要求已经如此卑微,如果皇帝和赵胤再拒绝,就有些不合情理了。

    对时下男子而言,收一个女子,纳一房侍妾,如同饮一餐酒吃一顿饭那么容易。

    可是,敖田说了许久,光启帝仍未开口,而当事人赵胤也是面无表情,仿佛与他无关一般。

    白马扶舟眯起眼来,含笑而望。

    大殿上的众臣们面面相觑,各有猜度。

    敖田有点下不来台,他对着皇帝深深做个揖礼,“请陛下成全我土司城的心意,若与皇族结亲,我刀家世代必会固守通宁城,为国朝尽忠。”

    敖田旁边那小姑娘,也顺着敖田的话,羞答答地望了赵胤一眼。

    光启帝终于侧过头去,将视线望向了赵胤,“锦城王,你意下如何?”

    赵胤右手抚袖,将酒杯放下,好像这才回神一般,“共守西南,为国戍疆,是臣之心愿。盼与土司同践此诺。至于联姻则是不必了。”

    敖田的脸,沉了下去。

    众臣也有些意外,目光纷纷落在赵胤身上。

    对大家来说,本来刀戎的事,能这样解决已是敖田的让步,土司们的让步,能娶一个女子换来天下安定,哪个臣子不愿?且不说那小姑娘长得也鲜嫩水灵,就算锦城王不喜,娶回去放在家里,要怎么做还不是他的事情,谁能管得着?

    何苦驳了皇帝和敖田的面子,让本来可以平息的事情,再起争端?

    一个个满脸狐疑,敖田除了怀疑自己的耳朵,也有些怀疑赵胤是不是没有听清楚。

    “殿下,敖田诚心结交。我堂妹也只求一个如夫人之位,而已。”

    他加重了“而已”两个字,然后死死盯着赵胤。

    “殿下是当真不愿?”

    在通宁远,敖田有三十几个妾室,在他的思维里,如今赵胤连给他的堂妹一个妾室名分都不行,那就当真是看不起他,看不起土司城,看不起天下土司,那今天的和谈,就算是告吹了。哪怕为了这口气,他们也得同朝廷干到底。

    “不是不愿——”

    赵胤沉默片刻,幽幽凉凉地一笑。

    “土司厚爱,本王本无回拒之理,只因家有悍妻,本王是——不敢。”

    不是不愿,是不敢?

    大殿上众人哗然。

    这天底下有惧内之人,可当众承认,当着皇帝承认,当着众臣承认,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自己“惧内”的男人,从来没有见过。

    敖田震惊地看着他,忘了回应。

    赵胤勾了勾唇,又道:“依本王看来,令妹国色天香,给本王做如夫人,实在是委屈了。”他眼睛一转,望了望高坐龙椅的赵炔。

    “我朝多年不曾选秀,陛下后宫空虚,久无新人,依我看,令妹可入得宫门,堪为帝王嫔妃。”

    土司们要的是看重,要的是脸面。

    那他,就给他们脸面。

    一个王爷的如夫人,哪有皇帝的嫔妃来得尊贵?

    赵胤有此一说,敖田和全臣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光启帝也怔愕当场。

    “咳!”

    光启帝轻咳一声,回过神来,瞪了赵胤一眼。

    “朕已到知命之年,此举不妥……”

    “陛下宝刀未老,当纳新妃,充盈后宫,为大晏开枝散叶。”赵胤起身,朝皇帝深深一揖,“万请陛下成全土司一番心意。”

    光启帝眯起了眼。

    他想到五天前在乾清宫里与赵胤的谈话。

    那天他说,阿胤恐怕要委屈一下了,赵胤当时半声都没有反驳,只是幽幽地一叹,说道:“陛下更委屈。”

    光启帝以为赵胤是指因为各地土司以刀戎一案相要挟,迫使他为了安定而妥协。

    哪里会想到,赵胤那句话里挖的坑,居然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呵!”光启帝笑了起来,“锦城王所言有理,如此,朕便笑纳了。”

    这就笑纳了?敖田和那女子还怔在当场。

    众人都在发懵。

    光启帝却淡淡地问:“敖田,你可有异议?”

    赵胤看皇帝的脸上分明写满了“你快点有异议吧”,然而,敖田反应过来却是狂喜,连忙拖着他那个愣愣的堂妹走到大殿中间,朝光启帝下跪。

    “敖田,谢主隆恩。”

    “爱卿免礼。”

    光启帝淡淡一笑,又扫赵胤一眼,这笑容就变了点味道,像是咬紧了牙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