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30章 由人心证
    ..,最快更新!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匆忙而已。

    当远在锦城府的时雍接到京师来的消息时,已是六月初了。

    这个时节的锦城,天气炎热异常,一丝凉风都没有,极是憋闷。纵是如此,时雍还是在置了冰盆的屋子里,看着赵胤的来信笑得合不拢嘴。

    光启帝新纳了美人,而锦城王妃的悍妇之名,大概要“名垂青史”了。

    一个逼得锦城王不敢纳妾的女子。嗯,时雍喜欢这个人设。

    “阿娘,你在笑什么?”苌言伸出手来要去拿信,“我也要看,看父王写了什么……这么好笑。”

    苌言六岁了,但从小不喜读书,识得的字却不是很多,因此时雍并没有阻止,由着她拿去,果然,小丫头念了一个抬头,就开始念不通顺了,结结巴巴地道:

    “苌言贪玩……还有什么学?临川又什么?阿娘,父王都说了什么?”

    时雍从她手里抽出信来,含笑道:“说你不乖,哥哥乖。”

    “我才不信呢。”苌言嘟着个嘴巴,“父王是最疼苌言的。”

    “嗯,你最勇敢嘛。”时雍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拿起信使传来的另一封信函。

    这是从遥远的北狄传来的,发件的人是陈红玉。

    时雍看一眼信封上戳印的日期,眉头皱了皱,飞快地拆开。

    “阿拾,见字如面。算一算,离你我十年之期的约定,已过去六年之久。而你我见面之期,却似遥遥……”

    信中,陈红玉道了思念,又说出对北狄与兀良汗关系的担忧。从陈红玉的信上来看,乌尔格已然对哲布暗示过,如若因为成格与来桑的婚事导致兀良汗来犯,他要哲布领兵上阵,一举拿下兀良汗,洗去他“一战不胜的战神”污名。

    丈夫出征,行役无期,没有哪个妻子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形。陈红玉的信除了日常的琐碎生活,便是排谴烦闷。

    发信时,两乌之战尚未开始,而拿到封的时雍,已经知道阴山以北的牧帕城和卢巴尔地区,早已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下。

    乌日苏是不宣而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战的牧帕城和卢巴尔,而北狄反应过来后,派往阴山以北地区增援的人,正是哲布亲王。

    很明显,陈红玉两个月以前的担忧全部变成了现实。

    这个时代的车马很慢,时间差和信息的滞后,让时雍想要复信安慰她都没有办法。等她的信穿过战火的封锁区域到达的陈红玉的手上,又是何年何月?

    战火席卷的漠北草原,何时才能熄灭,无人得知。

    战争的丰碑上,也永不会记录下如陈红玉一般带着稚子留守家中的女子在战争阴影下的惶恐……

    而眼下时雍更为担心的是,这场战火会烧到大晏,会烧到赵胤。

    虽然赵胤的来信上,对两乌之事只是一笔带过,绝口不提光启帝对此事的态度,但以时雍对赵胤的了解,觉得此事远没有那么简单——越是不提,越有猫腻。

    按理说,乌日苏当初是南晏扳倒巴图后,亲自扶植上位的新一代汗王,与南晏关系更近。阴山皇陵的事情,两国有了嫌隙,不过一直保持着交好。但六年前哲布娶了陈红玉,北狄与南晏也是亲上加亲,二者联姻也让关系更为紧密起来。

    三国的关系如此微妙,牵一发,可动全身……

    时雍恍惚想了片刻,转头时,苌言还在嘟着嘴巴,问父王的来信内容。

    “阿娘,你快说嘛,父王到底是怎么夸苌言的……”

    相比经历战火的地方,锦城府平静而幸福。

    时雍起身,拍了拍苌言,“走,我们去瞧瞧外祖母。”

    方才小蛮来说,陈岚这两日胃口不好,进食不多,褚老去请了脉,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想让时雍去看看。若不是信使到来,时雍早就已经过去了。

    “好啊好啊。”

    苌言开心地牵着时雍的手,快快乐乐地出门。

    只要不念书,不论干什么事,小丫头都很喜欢。而这个点儿,临川早已坐在了书房里,听两个老师授课。

    兄妹俩虽是同样的年纪,可因为苌言跟不上临川的进度,教授的课业已完全不同。故而,临川早已开启了四书五经七谋八略,苌言却还在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时雍也由着她,童年的快乐只有一次,临川不肯享受,那就让苌言尽情尽性好了。

    窗外阳光炽烈,时雍进屋的时候,陈岚正靠在床头,望着那一抹光圈发怔。

    苌言的声音比腿脚还快,“外祖母,我好想你呀……”

    小小的身影扑将过去,趴在陈岚的床边,脆生生的撒娇,这才换来陈岚的回神和笑意。

    “我们苌言的小嘴是抹了蜜糖不成,怎么这样甜呀?”

    “本就很甜,你尝尝。”苌言说着便凑上去在陈岚的脸颊上吻了吻,逗得陈岚开怀大笑。

    时雍走过去坐在床沿,拍女儿的后背,“坐好,皮猴子。别压着了外祖母的腿脚。”

    陈岚笑得眼角满是皱纹,“不妨事,小孩子能有多沉?”

    时雍看着陈岚苍白的面色,“娘没用早膳么?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一会儿我亲自下厨,给您做几个小菜……”

    陈岚笑叹,“小蛮这个长舌的丫头,又摆话到你那里去了……”

    时雍道:“她也是关心你。”

    她打量陈岚片刻,又让她伸出手,“我替你把把脉。”

    陈岚叹息一声,回拒了,“不必了。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没什么大病。”

    “没有大病,那是有……小病?”时雍一脸严肃地拉起陈岚的手,强行搭在她的脉上,哼了哼,不满地嗔道:“小病不治,讳疾忌医,那可要不得。娘自己都是医者,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么?”

    陈岚语迟:“我是没有病。”

    时雍瞥她一眼,“心病也是病。”

    陈岚:……

    有些事情,瞒得住别人瞒不住时雍。

    对天下人来说,两乌之战,只是一桩谈资。不论是乌尔格还是乌日苏,这些人离他们的生活太遥远,对他们的生死和未来,无人担忧。

    但陈岚不同。

    那份扳扯不清的母子情分,她难以忘怀。

    乌日苏的身世,至今都是一笔糊涂账。

    到底乌日苏是不是当初褚道子从阿如娜那里救回来的那个孩子,谁也辩不清楚。到底是“狸猫换太子”,还是“假作真时真亦假”,在一个没有亲子鉴定的时代,无人敢下断言。

    那么,身世的罗生门,永远不会有真正的结论,只能由人“心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