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32章 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雍看着陈岚的表情,心下略微恻然。

    “阿娘是担心他吗?”

    当初人人都觉得陈岚对乌日苏薄情,时雍却明白事实并非如此。陈岚有陈岚的顾虑,但孩子是身上掉下来的肉,哪里能当真狠得下心来?

    “阿拾……”陈岚表情有些倦怠。

    她看了时雍许久,突兀地问:“依你看,乌日苏……是你哥哥吗?”

    “娘觉得是,他就是。娘觉得不是,他就不是。”

    时雍轻轻搓捏着陈岚的手掌心,故意将语气放得轻松了一些,“我以前有一个老师,教过我一个对待难题的好办法。娘想不想听听?”

    陈岚点头,微微一笑,“说来娘听听?”

    时雍眨眨眼,“那个老师说,世上的难题分为两种。一种是你可以改变和解决的,一种是你不可以改变和解决的。对于前者,我们可以多方思量,多下苦功,勤而有恒,自无不成。可若是后者,想太多,思太过,只会徒增烦恼而已。不如不想,放手天地宽。”

    放手天地宽。

    陈岚望着她,眼底似有莹莹雾气。

    一秒记住.42zw.

    “娘。”时雍将苌言抱到床上,靠在外祖母身边,微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管不了的事,就不要管了。你啊,只管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含饴弄孙便是了。”

    陈岚微笑点头,目光幽幽。

    “王妃!”春秀的声音从堂外传来,打破了这一方凝重。

    时雍转头看一眼,“怎么了?”

    春秀急匆匆地走进来,朝她和陈岚请了安,这才笑道:“那个祁氏来锦城府了,刚才门房派人来通报,说她求见王妃,问见是不见?”

    祁氏?

    时雍认识的祁氏只有一个。

    对与朱宜年相关的人,时雍不好放松警惕。

    她侧眸与陈岚对视一眼,淡淡道:“请她进来。”

    祁氏是带着她的幼子一同来的,身边还跟了两个小厮,一看便是通宁远督抚府上的人。

    可如今朱宜年丧期未满,祁氏为何会来锦城?

    时雍让人把祁氏叫到花厅里候着,换了一身衣服,这才过去。

    祁氏已然脱了孝服,但打扮也是素净,见到时雍便拖着她的孩儿盈盈拜下,叩谢当日之恩。

    时雍连忙扶起她,笑着让她落了座,这才问道:“祁娘子为何会来锦城府?”

    祁氏苦笑道:“前几日民妇的娘家派人来报丧,民妇准备带着稚儿回汶上奔丧……”稍顿一下,她垂下眸子,“若是兄嫂不嫌,容民妇在祖宅安居,我便不走了。”

    原来是回老家,途经锦城府。

    时雍心弦稍稍松开,吩咐人去准备午膳,又同祁氏攀谈起来。

    ……

    半个月后,赵胤收到来自锦城府的密信。

    时雍在信中没有片语只言的思念,却详细讲述了祁氏到锦城府拜会她的事情,甚至提到了祁氏笑说朱宜年“天刑入命,不天则刑”,天生该得此败运。又说朱宜年是巳时生人,天刑必入命宫,煞星遇天刑,非灾即刑云云。

    洋洋洒洒的信里,全是絮谈,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很不寻常。

    夫妻二人有一个共识,越是重要的讯息,越不会直白地表达,就是怕信件落入他人之手。

    赵胤收到信后,在谢放关切的目光中,慢慢从书案后走到油灯旁,将信纸点燃,付之一炬。

    谢放惊讶,“爷这是为何……”

    赵胤没有告诉谢放信的内容,然后直接转身吩咐,“叫辛二来。”

    辛二的特长是奇门遁甲、紫薇斗数……

    王爷为何突然有此雅兴?

    谢放稍稍诧异一下,便点头称是。

    ……

    时雍写那封信的目的是因为她从与祁氏的攀谈中了解了许多朱宜年的生平,怀疑邪君能够夺舍朱宜年,除了同她入主宋阿拾一样,需要满足宿主“本身命弱,濒临死亡界线”之外,可能还与宿主的命理有关。

    赵胤得信后,立马派人去查了,可这事尚未有结果,就被另一桩更为紧急的事情打乱了节奏。

    烽火连天的北疆,再起风云。

    北狄和兀良汗对牧帕城和卢巴尔的争斗,已持续了近两月有余。

    哲布亲王领兵,对阵兀良汗三朝元老阿伯里,双方各有胜负,牧帕城和卢巴尔两城,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也数次易主,在北狄和兀良汗两国之间来回,谁也吃不下谁,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战事陷入僵局之际,谁也没有想到,会突起异数——乌日苏突然单骑领兵潜入阵前,挑衅哲布。哲布再一次犯了老毛病,急功近利,误入阿伯里设下的圈套,战死卢巴尔。

    北狄军群龙无首,顿时如同散兵游勇,一击即溃。

    更绝的是,北狄汗王乌尔格一看大势已去,居然派人绑了他的新女婿来桑,亲自送到乌日苏的帐前求和,双方重修旧好。

    事情发生得十分突然,局面也急转直下,这让准备坐收渔利的大晏措手不及——

    然而,大获全胜的乌日苏并没有就此收手。

    他将牧帕城和卢巴尔交还给北狄,并与乌尔格在牧帕城歃血为盟,以“逐鹿中原、平分天下”为誓,当场整编了北狄和兀良汗的将士,号称“八十万精兵”,挥师南下,剑指大晏。

    两乌之战演变成了两乌之盟。

    迅速、诡谲,整个过程令人防不胜防。

    两国精兵分兵压境,骑兵突袭,其势锐不可当,大晏边地的驻军两拳难敌四手,接连失利,数个城池很快落入敌手,齐齐向京师求援。

    兵败如山倒。

    一时间,敌军四处开花,大晏北线全面告急,初尝甜头的北狄兀良汗联军更添勇猛,战场不断扩大,不过短短十余日,南下大军已直逼顺天府,京师人人自危,有百姓开始携带家眷南逃——

    从两乌之战迅速演变成两乌之盟,若说是乌日苏临时起意,也太过儿戏。

    显然,这是一个骗局。

    一个彻头彻尾的、针对大晏的骗局。

    为了这个局,乌尔格赔上了女儿成格的幸福,牺牲了亲兄弟哲布的性命,玩弄了兀良汗二皇子来桑。听说,他还软禁了他自己的母亲,北狄的李太后……

    乌日苏付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就目前来看,他才是最大的赢家。

    两国处心积虑图谋大晏疆土,可谓下足了血本,用尽了苦心,

    而突遭兵燹的大晏朝,被打了一个猝手不及之后,光启帝赵炔盛怒之下,决定御驾亲征,留下年仅十七岁的太子赵云圳监国——

    ------题外话------

    明天见啦,读友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