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32章 是危机,也是机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方的战火,南方的烈阳。同一片天空,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千里外的锦城府,人们仍然重复着安居乐业的生活,安逸、悠闲,偶尔会有北边烽火狼烟的消息传过来,也不妨碍这一方宁静。

    在得知战事的那一天傍晚,时雍便带着阖家老小上了街。锦城的夜市很是繁华,杂耍小吃,喝茶听戏,摊位和铺子鳞次栉比。时雍或给孩子买一串糖人,或到走街的货郎担子上挑一朵珠花,又或是在街头的小贩手上买一碗豆腐脑,不急不徐地走着,看孩子们欢笑,好似并不担心北上的锦城王。

    如此,锦城府的人们便放心下来。

    王妃都如此镇定,他们大可不必为锦城王担心了。

    但惬意的人们没有发现,锦城府的城防严了,巡逻多了,驻军训练加强了,盐、茶、粮食等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物资,也都有王府专人管制,比以前更为严格了。

    更离谱的是,明明是烈阳高照的六月天,王妃却让城里的那些布坊和制衣坊开始赶制冬衣和棉服。

    这些年,时雍和赵胤的行事风格越来越像,常常令人难以猜测。

    最初听闻这事的时候,陈岚和褚道子怀疑她是担心赵胤过甚,这才导致了心神有些失常。多看几天下来,发现她能吃能睡,平日里照常在车长史的协助下管理王府事务,与王府吏目讨论粮饷收成,矿山学堂,也会管孩子的课业,甚至会亲自下厨为孩子做几个小菜。

    这哪是不正常?

    陈岚默默观察了几天,还是在这天黄昏带着丫头小蛮找上了门。

    一秒记住.42zw.

    夕阳的最后一抹霞光落在屋檐上,仿佛半边天都红透了。

    时雍就坐在檐下,摆了一张小桌子,上面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她低头认真地写写画画,春秀和子柔陪伴在侧,苌言蹲在院子里看一只蝴蝶停留在山茶花上,全神贯注。

    四周静谧一片,陈岚突然觉得自己来得突兀,脚步停了下来。

    苌言首先发现了她,“外祖母,外祖母!娘,外祖母来啦。”

    小丫头就是个小铃当,声音清脆悦耳,一说话,惊得蝴蝶飞舞而起,同时也打断了时雍的思路。

    时雍抬起头,看到陈岚脸上担忧的表情,微微一笑,将毛笔放在笔搁上。

    “娘,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陈岚踌躇:“娘来看看你。”

    时雍笑了笑,“我师父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得知发生战事,陈岚也没有闲着,这几天一直在和褚道子研究“救急速用伤药”,制成简单的成品,可以发放到战场,用于士兵自行止血疗伤,主要为便利之用。这本是时雍的提议,但时雍事情多,便交给了两位老人。

    这二老仿佛重新打开了一扇医疗的大门,觉得这个法子对大晏将士助益很多,自是尽心尽力,为些宿夜劳累。

    因此,时雍看他两个先后往自己院里跑,自然会有此猜想。

    陈岚一听,却是愣了愣,“你师父来了?他说了什么?”

    时雍抿嘴而乐,“什么都没有说,坐了片刻,喝半盅茶。走了。”说着又瞄一眼陈岚,笑道:“有什么事你们就直说吧?我知道以我们现有的条件,要做成大批量的速用伤药,还是有些困难……”

    “娘要说的不是这个。”陈岚叹了声,在春秀摆好的椅子坐下来,瞥一眼时雍小桌上的东西,意有所指的道:“行军打仗是男人的事,远水也救不了近火,你不要太操劳,太过思虑……”

    时雍怔了怔,总算会过意来。

    “娘,你们别担心,我没事的,看看我这气色,像思虑过甚的样子么?”

    时雍摸着脸颊,左右转动着让陈岚瞧自己,眉开眼笑地道:“能吃能睡,我好得很。”

    陈岚语迟,“这场仗打起来,阿胤恐怕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这么大的事情,难道阿拾就不担心么?

    时雍读出了陈岚的心事,微微一笑,“我也担心。担心他,担心京中的故人,也担心红玉……”

    说着,她话锋突然一转。

    “然而,是危机,也是机会。”

    “机会?”陈岚皱眉凝视她,“阿拾是说……?”

    时雍勾起嘴唇,眸中有一抹遮不住的暗芒,言辞却是带笑。

    “近年来,三国摩擦不断,和平的局面迟早会被打破。既然早晚都会决裂,这一战也就不在乎是什么时候开打了,有人率先挑起战火,做那理亏之人,对大晏来说,倒是省事……”

    省事?

    陈岚越听越糊涂了。

    时雍又道:“娘想一想,大晏同北狄、兀良汗皆有姻亲,数十年的友邦交好,又素以天朝上国自称,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是师出无名啊……依我说,倒是乌日苏和乌尔格给了大晏一统天下的机会。”

    陈岚摇头,不解地道:“可如今两国联军兵临城下,而我朝毫无准备……”

    时雍笑了,眼波微动,“怎会毫无准备?陛下不是昏聩之人,母亲就放心吧。”

    不是昏聩之人,又怎会让人连下数城,而毫无还手之力?

    陈岚不懂军事国务,但好歹活了这么多年,也是宫中长大,不是什么都不懂。在时雍的目光注视中,稍稍琢磨,就有点明白过来了。

    哪一个帝王没有逐鹿天下一统江山的愿景?太祖皇帝有,先帝爷,今上难道就没有?先帝在位时,大晏国力最强,但北边的哈萨尔和阿木古郎也是强者,强强相碰,即便最终能取胜,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数十年来,三方和平的共识,一方面是基于谁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彻底打死对方,另一方面也是有姻亲关系以及各种因素的考量。但到了现在,虽姻亲仍在,意味却完全变了。小狼崽子们长成了野兽,一旦有机会,谁不想做那个称霸天下的男人?

    陈岚突然打了个寒噤。

    “陛下是故意的?请君入瓮?”

    时雍抿唇想了想,摇头。

    “两乌之盟来得出其不易,陛下便是神算,也很难料到,我看未必是有意如此。只不过……机会来了,自然要抓住。娘,你说若不是乌尔格做了一个如此狠辣阴险的局,陛下如何出兵哈拉和林?如何去面对李太后?”

    陈岚有些明白过来。

    她叹一口气,闭了闭眼。

    “不知姨母她老人家眼下如何了。还有红玉和孩子,这哲布说去就去了……娘实在是担心她们。”

    男人的战争背后,有无数女人的眼泪。从古至今,皆是如此。陈岚是个感性的人,说着说着,眼底竟浮起了一层泪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