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种地南山下〕〔医妻不种田:带娃〕〔共生纪事〕〔相医战纪〕〔太行道〕〔东晋北府一丘八〕〔女配体验局〕〔重生农家清荷〕〔人生不再见〕〔福妻高照〕〔女法神的冒险物语〕〔大美时代〕〔东宫藏娇〕〔凌小姐撩夫上瘾〕〔寒门凤华〕〔上神种田之后〕〔弃妃翻身,这个陛〕〔万界建道门〕〔小喜姑娘说她喜欢〕〔烟花散尽似曾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胎双宝:战少宠妻套路深 第七百一十八章 染初我真的很累了
    第七百一十八章染初我真的很累了

    这句话无不是在激怒着战南玦,“染初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原本他是想要理智的去解释,去安慰,只是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

    在听到她这番如此不相信他的话,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夏染初嘴里说出来,这一刻他不禁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曾经的理性的夏染初。

    夏染初完全没有丝毫示弱的意思,对峙着战南玦,“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再说什么!”气怒喝道。

    战南玦凝重的呼吸,紧缩的目光看着眼前怒气腾腾的女人,“我现在不管和你怎么解释,你是不是就认定这个照片上的人是我?”

    “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了吗?你让我相信这个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啊!”

    现在竟然都需要如此让他找证据,她才会相信自己。

    短暂的沉寂,只能听到彼此凝重的呼吸声。

    “好!那我让严恒把我这段时间的行程都给你看看,看看我到底在做什么?”

    夏染初没回话,只是偏侧头。

    突然猛地起身,朝着门口位置走去。

    见状。

    战南玦快速起身伸手拽住夏染初的手臂,“你要到哪里去?”带着严重情绪的语气。

    夏染初用力抽回手来,但是战南玦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你到底干什么,放开我!”

    夏染初挣扎道。

    战南玦紧紧的握着夏染初的手腕,随即伸手一拉紧握她的手臂,对峙着,”我不是说了让严恒把我行程给你看,你到底还想要怎样?”

    低怒的声音,似乎这一刻也已经快要将他这么长时间所有的压抑和不快都快释放出来。

    “我要怎样,你现在还来问我怎样了?你想把我囚禁在这里,我不能出去?!”夏染初扬声怒喝的质问。

    突然这样无厘头的质问更是让战南玦心口的一股气无法顺畅。

    “我没有要囚禁你的意思,你可以出去,我只是问你出去做什么?”

    “我在这里,出去还能做什么?!”夏染初质问的反问着。

    战南玦盯着眼前愤怒的女人,“我现在让严恒把我行程发过来给你!”没有同意让夏染初出去的意思。

    夏染初偏侧开头没有回应战南玦的话。

    战南玦没有要继续问她的意思,收回手来拿出手机拨通了严恒的电话,冷声吩咐道:“马上把我这段时间的行程安排发过来。”

    很明显夹带的丝丝怒意。

    严恒不知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自然不敢懈怠。

    “是!”

    不过一分钟,战南玦邮箱收到了行程表。

    随后朝着沙发走去,快速打开电脑,打开邮件,是

    他近半个与以来的行程安排,基本上每一分一秒都安排的清清楚楚,突然的情况都写的清清楚楚,这也是为了以后方便查询。

    点开之后。

    战南玦起身走到夏染初身后,伸手拉起她的手腕朝着沙发走去。

    “你过来看清楚,你自己看清楚我到底有没有时间去做的别的事情。”

    夏染初被拽的用力的坐在沙发上。

    “你放手!”

    战南玦松开手来,将电脑屏幕对准夏染初摆放着,“染初你自己看看!”

    夏染初侧身坐着,没有去看屏幕的意思,一双红框的双眸,眼泪突然控制不住的滑落而下。

    战南玦看着她这番模样,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想到自己方才的行为突然开始后悔,但是她毫无理智的质问自己的一刻,他同样不是难受,一时之间没有很好的控制自己。

    空间陷入沉寂。

    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夏染初也没有要去看记录的意思,只是这样侧身背对着战南玦坐着。

    只听到战南玦叹息的一声,随即靠坐在沙发上,垂眸之间,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面色憔悴显得格外的疲倦。

    本来这些时日已经他心力交瘁,而今天的事情去比这么多天的劳累还要让他难受。

    蓦地。

    战南玦突然伸手用力拉夏染初的手腕,夏染初猝不及防整个人直接朝着战南玦怀里倒下去。

    夏染初突然想要挣扎起来。

    “你做什么?”

    但是战南玦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伸手紧紧的将夏染初抱在怀里,双臂的力量犹如钢铁一般将她禁锢着。

    只听到男人低沉无力的声音道;“染初我真的很累!”

    从来没有如此心累过。

    蓦地。

    夏染初没有再动静,只是这样靠在男人怀里,她此刻心底何尝不是相当的烦躁。

    战南玦只是这样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埋首在女人的脖颈之间,深呼吸着气息,低声道:“染初不要跟我闹了好不好?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唯一可以让我失控的人都只有你,不管有的人跟你说了什么,这一次我不会在放过,染初我真的爱你,只爱你。”

    深沉真挚的话语,无力又无奈。

    夏染初听着,只感觉自己的心突然很难受,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奋力做着挣扎,想要冲破束缚的压抑。

    不禁闷声疼的一声。

    战南玦听到夏染初的疼痛声,忙的反应过来,伸手握着夏染初肩膀,垂眸担忧急慌的双眸看着怀里的女人,“染初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染初!”

    夏染初一手揪着心口的位置,面色突然苍白起来。

    “染初!”

    说着,将夏染初打横抱起

    ,起身放在大床上躺着。

    随即伸手从床头柜拿起药盒,倒出了两粒,快速接了一杯温水,靠在一侧的床背之上,伸手将夏染初抱起来靠在自己怀里。

    “染初把药吃了!”

    说着,将手里的两粒药喂进了夏染初嘴里。

    “染初把水喝了!”

    夏染初艰难的喝了两口,因为呼吸不稳,咳嗽了两声,战南玦忙的扶稳夏染初拍着她背脊。

    看到她这样的难受,战南玦心底只有自责和愧疚,他到底还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现在她会是如此都是他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质问染初?

    越想战南玦心底越是自责。

    等到夏染初没有继续咳嗽,战南玦将她安稳放着靠在自己怀里,伸手轻抚开她的发丝,“染初好些了没?“

    夏染初无力靠在男人怀里,突然好受了许多。

    只听到她开口道:“我好累,我想睡觉。”

    “好!我陪你!”

    说着,战南玦小心翼翼将夏染初放下,盖上被子,随即侧身躺在她的一侧,伸手将怀里的女人的搂抱在怀里。

    狼藉的卧室瞬间安静下来。

    大床之上看上去依旧如此的温馨。

    夏染初躺着,不过一会儿睡着了过去,看上去真的很累了。

    战南玦听着女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视线落在她眼角还残留的泪珠,伸手轻柔的拂去她眼角的泪水,垂首一吻。

    半晌。

    随后小心翼翼放缓身姿起身,盖上被子。

    朝着卧室门外走去。

    一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管家。

    “阁下!现在要整理卧室?”

    战南玦冷声道:“等会儿再整理!”

    “是!”

    “叫严恒到书房来找我!”

    “是!”

    战南玦直接朝着书房走去,管家站在眼底看着阁下离开的身影,看样子这算是缓和下来,真的难以想象阁下和夫人会吵架,之前两人有多恩爱,这里的人都是看在眼底,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但这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猜测的。

    战南玦到了书房,伸手松了松领带,凝眸之间眼底是冷的可怕寒冰,可怖骇人。

    很快严恒到了书房,一进房间清晰可以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冷气。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