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胎双宝:战少宠妻套路深 第二百三十一章 真的是他
    第二百三十一章真的是他

    医生检查完之后,最后道:“恢复的很好,今晚可以再输最后一瓶药液,明天出院应该没有问题!”

    夏染初:“既然最后一瓶,医生我想还是不用了!”

    “……”

    “只是最后一瓶,既然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肯定要保证你的身体完全恢复才是!”

    医生既然这么坚持说了,夏染初最后妥协,就住最后一晚吧!

    两人又回到病房,随后叫了晚餐过来。

    “染初你不觉得医生不对劲,看样子像是坚持让你住院,现在的情况应该不用在继续住院了,我看医生的神情有些奇怪。”

    张璐说着,哪有医生这么坚持让病人住院的,染初本来也没什么大病。

    “的确是!医生的确有些奇怪!”

    “……”

    “我感觉他像是坚持要将你留在这里!”

    夏染初察觉出来了,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先这样吧!张姐你回酒店住,我暂时就在住一晚上,反正我现在也好了,等会儿就最后一瓶药液,明早再过来我们就回去。”

    张璐同意,因为这两天她来例假,在医院总觉得不方便。

    “那我陪你一会儿再走!”

    夏染初恩了一声,“好!”

    晚饭后,差不多八点,张璐离开了医院,护士也掉好最后一瓶药液。

    夏染初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侧头望着窗外的黑夜,这一刻突然觉得心难得变得宁静,缓缓闭上眼睛,脑海中不禁浮现那张早已经深刻在她脑海中的一张俊美容颜。

    到如今他真的已经就这样彻底放弃自己,也不会再见她了?他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知不知道她这么长时间究竟是怎么过来?他究竟有没有爱过她?

    想到这样伤感的事情,突然觉得心酸。

    缓缓睁开双眸。

    等到最后一瓶药液输完之后,护士过来给夏染初取掉针孔。

    “夏小姐你好好休息!”护士开口道。

    夏染初恩了一声,“谢谢!”

    洗漱收拾一番之后,回到病床上,夏染初侧身躺在床上,这会儿睡不着翻看着瞳瞳和辰辰的照片。

    想到那端时间在小镇上,如果那个时候一直在小镇没有要跟着他回来,或许她现在也不会过成这副模样,或许她现在早已经释怀,过自己想要的简单小幸福的生活,但是事与愿违,或许她的人生本就是如此。

    伸手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伸手关了灯,侧身躺下睡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夜却突然失眠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廊道的动静声安静下来,夏染初意识变得迷迷糊糊,越来越沉重。

    到了此刻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有人进来

    ,疲惫的双眸让她没有办法睁开双眸,突然异常的困。

    隐隐约约感觉有人躺在她身侧。

    突然之间,意识渐渐清醒,清晰的感觉到有人挤着抱着自己,身体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翻转,变得僵硬。

    这样熟悉的温度,这样熟悉的气息,这样熟悉的感觉……

    就在她准备一侧头时。

    身后的人似乎在惊慌之中也察觉到了什么,垂首直接吻住了夏染初的唇瓣,一手手掌捏着她脖颈后的位置,还未有夏染初完全清醒此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脖颈一阵的疼痛直接就晕了过去。

    而吻着她的男人,完全没有要松开她唇瓣的意思。

    只是这样将唇瓣覆盖在她唇瓣之上,感受这久违细腻的温柔的温度。

    却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才缓缓抬首,松开她的唇瓣,目光注视在她一张静美安静的容颜,修长的手指抚摸而上,轻触着她脸颊的轮廓,停留在她那一张唇瓣之上,似乎在用手指感触着这温度。

    就这样看着怀里的女人。

    黑暗映衬的双眸之下是那看不透的深情之色。

    只是这样紧紧的看她。

    随后将一侧身,将她压着的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本就不大不小的一张病床,因为男人魁梧身体,这会儿夏染初完全就窝在男人男人怀里,紧紧相互靠着。

    男人下颌搁在夏染初头顶之上,只听到一声沉重的叹息声。

    甚至一只手缓缓解开她衬衣的纽扣,此时此刻只是想抱着这个女人,一直抱着她感受她最深沉肌肤温度。

    这一夜。

    男人却睡着了过去。

    等到醒来之时,阳光从窗户投射而进,原本躺在床上男人,突然猛地睁开双眸,一双黑眸瞬间清醒,甚至惊慌的眼眸,在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熟睡似乎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起身,侧头看到女人身上的衣衫不整,忙的伸手将扣子扣好,随后收拾好大步离开病房门。

    但是就在他关上门的一刻,躺在床上猛地惊醒,夏染初睁开双眸隐隐约约看到了方才门口消失的身影。

    等她再仔细看,完全清醒,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只是她只是这样躺着一动没有动,一手手掌覆盖在一侧的位置上,清晰可以察觉到那从手掌传来的温度,就这样安安静静躺着,甚至那明显看出一旁枕头的褶皱,很明显昨晚有人在这里睡过。

    而这一刻。

    夏染初只感觉自己的心在被一次次用力撞击着,脑袋突然一片的空白。

    是他吗?

    昨晚的是是他吗?

    她没有做梦?

    刚刚的那个身影也是他?

    他知道自己在这里?

    一直都知道?

    但是为什么不肯见她?

    不肯出

    现在她面前,却偏偏要用这样的方式出现?

    不敢相信!

    但是昨晚那样清晰的真实感,此刻一旁熟悉的气息,无不是在告诉她昨晚他真的来过了。

    甚至前两晚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以为自己太想他产生的错觉。

    现在看来真的是他!他知道自己在这里!

    一手放在被单上的手指骤然紧握住,紧紧的握着被单,鼻尖突然的一酸,红框的双眸,这一刻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而下,甚至不知道为何她想哭?

    带着早餐到了医院的张璐,看到床上还躺着的夏染初,一上前看到她的不对劲,猛地一惊,放下早餐忙的上前,“染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