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超品修仙小农民〕〔盛世嫡女:医品特〕〔反派今天也很乖〕〔古探奇玉〕〔重生学神:封少娇〕〔逆天神妃〕〔凤凰齐修之帝君别〕〔楼乙〕〔霸道老公宠入骨〕〔非凡保镖〕〔超级狂兵〕〔我无敌了亿万年〕〔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拐个王爷来种田〕〔我这艰难的爱情呀〕〔九指剑圣〕〔玄天后〕〔农家小福妃〕〔别歌帝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胎双宝:战少宠妻套路深 第二百八十五章 还是有些难过
    第二百八十五章还是有些难过

    夏染初走过去,坐在男人一侧,看着他,心底无奈叹息一声,“还够不够,不够我再去给你下点儿!”

    战南玦没有说话回应,继续吃着。

    夏染初看着他,她真的算是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小气,靠上前伸手挽着他的手臂,放低语气:“好了!别怄气了!都是自己的孩子了,辰辰和瞳瞳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吗,和自己的孩子还是大度一点了,你要是不够,我再去给你做就是了,怎么样?嗯?”

    说着,夏染初脸颊凑上前,极力讨好的模样算是哄着这个男人,知道这个男人傲娇脾气,不给他一点台阶下,肯定都会怄气到底。

    很明显战南玦手一顿。

    夏染初继续安慰道:“好了!别生气了!今天出去逛街了,我给你买了一双皮鞋,不知道合不合适,等会儿上去试试,不合适,明天我拿去换一双。”

    话落。

    只听到男人还很傲娇的模样,没好气道:“等会儿上去试!”

    夏染初也没有要继续戳穿,“那好吧!那现在还要吃面吗?不够我再去做点!”

    男人回头看她一眼,“够了!”

    “……”

    夏染初倒是没继续说什么,“那好吧!”

    最后就瞪着这个男人吃完之后,夏染初把碗筷搜走,战南玦提醒道:“放在厨房,等会儿有人洗。”

    “知道了!”

    夏染初到了餐厅,就看到两个孩子憋着嘴巴,真的都是怪他们这个太小气的爸爸了。

    走过去安抚道:“好了!辰辰,瞳瞳没事了,你们爸爸没有生气了,他就怄气一会儿而已,爸爸哪里真的会和自己孩子生气的,没事了。”

    “……”

    “爸爸就是太小气了,妈妈做,他就小气还不给我们的分,是不是瞳瞳?”

    瞳瞳跟着恩恩着,“不给瞳瞳吃!”

    夏染初揉了揉瞳瞳的脑袋,“瞳瞳你看你吃这么点都没吃完,还要去抢爸爸的!”

    瞳瞳现在就是跟着战铭辰有样学样了,真的就是辰辰影子尾巴。

    “瞳瞳没有要抢爸爸的,瞳瞳吃不完,可以还给爸爸的!”瞳瞳还很道理的解释着。

    “……”

    “好了!小人精!”说着,温柔伸手刮了刮瞳瞳的小鼻头。

    这会儿仆人过来收拾好了碗筷。

    夏染初带着两个孩子上楼。

    “好了!自己回房先玩会儿!”

    “好!”

    夏染初回到主卧室,看到男人坐在沙发上,正拿出她新买的皮鞋试穿着,走过去,蹲下身,给他系着鞋带。

    男人就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系好之后,夏染初起身,“你走走,看合适不合适.”

    战南玦起身走了几步,直接到了衣帽间,站在偌大的穿衣

    镜面前看着。

    夏染初跟着走过去,“怎么样?穿着还合脚!”

    战南玦侧身看了一眼,回答道:“还不错!”

    又是这句话。

    夏染初有些不满的语气道:“还不错是什么意思啊?”

    战南玦看着她,伸手突然拉她一把,直接拉入怀中。

    夏染初一愣扬首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你……”

    只见男人浅唇的一笑,明显这会儿这个男人心情就是好了很多:“就是很不错!你买的我还能有意见!”

    听到这话,夏染初不禁挽唇一笑,心像是在被甜蜜的味道滋润着一样。

    “那你刚刚就直说了,还说什么还不错,有必要这么傲娇一下吗?”

    战南玦倒是振振有词道:“我不要面子啊!”

    “……”

    “你要什么面子!要面子还跟孩子们怄气!”

    “……”

    “还不是你带的头!”

    这男的还怪到她头上了,就瞪了他一眼,“要是你的女粉们知道堂堂战首长还是个这么小气,又流氓的男人,不知道她们心底是何感想?”

    想到今天在电视上看到这个男人面对媒体作报告,的确真的是气度不凡又强势的男人,让人仰望的尊贵,看着真的就是完美的不能在完美的男人。

    但是现在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小气,流氓……

    只是这个男人尽管这么小气,流氓,但是对于她来说确实很幸福的,想到这个一个众人心中倾慕的人,但也只是她的。

    而听到这话的战南玦,也只是狡黠一笑:“我可管不了别人,除了我对你流氓谁还敢对你流氓满足你。”

    这男人……

    说的夏染初不禁红透的脸,瞪向他,没好气的扬声道:“那几年没有你,我还不是过了。”

    “……”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了!”

    说着,搂着女人的腰肢又紧握了几分。

    夏染初整个人贴在男人身上,“好了!你放开我!试穿查不多就把鞋子脱了,你去洗澡。”

    话落,男人狡黠一笑:“陪我洗?”

    这话一出,夏染初忙的拒绝道:“我已经洗过了,你自己一个人洗。”

    一旦到了浴室,这个男人还不得折腾她,今晚怎么都要休息一晚,不然真的受不了。

    战南玦倒是没有继续逼这个女人,倒是松开了她。

    “今晚还是和孩子们睡,今晚我说过了,我也得休息一下,这几天已经被你折腾的很酸了。”

    听到这话,战南玦虽然很不满意,但也没有要强迫这个女人,的确是这段时间没什么节制。

    夏染初到了卧室让两个孩子过来,辰辰和瞳瞳倒是很愉快的要陪着妈妈的睡觉。

    等到男人沐浴好出来躺在床上,靠着两个孩子。

    瞳

    瞳坐在一旁,眨巴大眼睛看着战南玦,两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真的可爱到犯罪。

    战南玦看着自己呆萌呆萌的儿子,冷硬的心在被这个小东西柔化着,伸手揉着他带着熊猫帽子小脑袋问道:“做什么?”

    只听到瞳瞳嘟囔嘴巴问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气?那以后瞳瞳和哥哥不吃爸爸的面就是了!”

    这话说的战南玦是相当惭愧了,的确没有必要和自己儿子生气了,尤其是这会儿这么可爱萌的小儿子。

    看了一眼一旁的夏染初,收回视线开口道:“爸爸没有生气!以后少跟你哥哥学坏了!”

    这话说的战铭辰就不高兴,扬声反驳道:“哪有学坏!就是爸爸你小气!哼!”说着,朝着夏染初靠过去,完全是寻求保护的姿态。

    夏染初护着辰辰,“辰辰没事的!”

    战铭辰可怜巴巴的望着夏染初:“老爸凶我!”

    夏染初一笑,伸手抱着辰辰,“没事的!没事的!有妈妈在!”

    战铭辰恩了一声。

    而一旁的男人就看着这母子两人。

    他哪里就又凶了?

    但是这一夜算是温情甜蜜的一夜,依旧是瞳瞳靠着战南玦,战铭辰靠着夏染初一侧,只是等到两个孩子睡着的时候,两个大人还没有睡觉。

    即使昏暗的空间,适应黑暗的视线还是能看到彼此的容颜。

    “还不睡觉?”战南玦低声道。

    夏染初小声道:“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

    话落,短暂沉寂半晌,夏染初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不知道怎么问出口,最后还是开口道:“今天遇到芸焉了,她刚好选礼物,我听她说了下周一你父亲的生日宴会,在海上游轮举行。”

    战南玦听到这话恩了一声,沉声问道:“怎么了?”

    夏染初很想问他会不会带她去,但是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问出口了。

    “那到时候你会带着两个孩子过去?”很委婉的问道。

    只听到男人回答道:“辰辰和瞳瞳不用过去,毕竟公众场合,我还不想暴露他们。”

    夏染初恩了一声,“的确也是!”

    战南玦没有多说什么,开口道:“好了!快睡吧!”

    对于战南玦的回答,也没有要继续说什么的意思,这突然让夏染初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闭上眼睛,不断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她应该理解他才是,虽然两人是在一起了,他知道他的心意,但现在他的情况可能还不是很稳定,所以他肯定还是有自己的顾虑,她应该多为他考虑才是,现在能和他这样在一起,她也应该满足了才是。

    夏染初就这样不断地安抚着自己的,虽然理解,但是还是有那些难过。

    或许到时候陪着他去的不

    是她,而是另一个人。

    毕竟到时候面对是m国的国家高层,皇室贵族,财阀大集团会长,甚至国外的高层,陪着他的人肯定要有足够的资本和身份,虽然只是应付场合,但想想还是有些小难过。

    心里突然多了一件不顺心的事情,这一觉竟然睡得都有些失眠了。

    翌日起来都是被两个孩子叫醒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