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爷晚安洛诗涵战〕〔全职高手之桐人〕〔逆流一九九零〕〔超级特种兵之王〕〔霍不凡宁晴雪〕〔林阳〕〔第一豪婿(林阳许〕〔上门豪婿〕〔第一入赘的废物〕〔黄极〕〔神级女婿〕〔无敌狂神在都市〕〔何金银和江雪〕〔楚天江花瑾婷〕〔楚天江和花瑾婷〕〔唯我独尊楚天江〕〔战神无双九重天〕〔一世龙皇〕〔最强女婿〕〔帝后世无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镇狱天君 第三百五十九章 狐假虎威
    蒲九冥藏身于一扇坍塌的院墙的后面,暗叹自己这些年如何突飞猛进,终究要比阴阳帝君这等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弱了一筹,否则便不会因情绪的波动而暴露行藏。

    蒲九冥纵身一跃,跳出院墙,来到赫连山十丈开外的地方站定,笑道:“帝君别来无恙,咱们又见面了。”

    赫连山先是一惊,接着狞笑道:“小杂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蒲九冥道:“帝君出动真身,自恃修为过人,看来今天是吃定本座了。”心想:“你若是知道几天前我与玄九重在云罗山激斗了数千招不分胜负,便不会有这么大的口气了。”

    赫连山喝道:“咱们的账待会再算,你先滚到一边去,不要影响孤王做事。”

    蒲九冥不是乖宝宝,怎肯乖乖听他的话,正要讲话,耳边传来白衣女子焦急的声音:“先生,奴家有眼无珠,之前多有冒犯,如今咱们同在一条船上,面对强大的敌人,应当同舟共济才是,还请先生不计前嫌出手相助。”

    蒲九冥瞄了一眼云翳中手中的诛仙剑,心中立即改变主意,冲白衣女子嘿嘿一笑,转身走到一旁,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闭目养起神来,气得白衣女子银牙紧咬,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云翳中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白衣女子传话得到了他的首肯,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眼前这青年男子年纪轻轻便有一身大乘境的修为,显然天资卓绝,世所罕见,与蠢蛋两个字绝不沾边,待赫连山收拾了他们云氏一族,便会腾出手来便会对付他,难道他不明白袖手旁观的严重后果?除非……脑海中蹦出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随即便被他否决,他虽看不出蒲九冥的深浅,但他绝不相信蒲九冥拥有一身可与赫连山比肩的实力,想来另有与赫连山同等级的高人与他同行,所以才会有恃无恐。

    想到这里,云翳中心中一喜,放出神识四处搜寻,若是得到蒲九冥身后高人的帮助,今日他云氏一族便可转危为安了。

    赫连山修为虽高,人品气度却截然相反,趁云翳中分神的刹那,脸上的狰狞一闪而逝,右掌心白芒疯狂闪烁,左掌心黑光吞吐膨胀。

    蒲九冥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赫连山的身上,见他神情异样,立知不妙,正要出声示警,忽听赫连山一声长啸,双掌相合,黑白两色光芒缠绕,一柄龙鳞箕张的圆轮遁着令人难以捉摸的轨迹朝云翳中疾驰而去,赫然是他仗之横行天下的九品道器九星轮。

    九星轮高速旋转,与虚空摩擦迸出刺目的火花,斩击的目标是云翳中紧握诛仙剑的手臂。

    与此同时,赫连山爆射而起,化作一股黑烟紧追九星轮,一旦云翳中

    手臂被斩断,诛仙剑便会立即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蒲九冥对诛仙剑志在必得,怎会眼睁睁看着赫连山奸计得逞?不过他绝不相信云翳中就这么完蛋大吉。

    云翳中面对修为远高于他的阴阳帝君,确实不敢大意,在赫连山出手的瞬间,他便做出了反应,身体旋转,避过九星轮的斩击,另一只手顺势拔出诛仙剑,反手斩在九星轮的齿轮上。

    一声刺耳的金属爆鸣,云翳中一声惨哼,踉跄倒退,空门大开。这时赫连山化成的黑烟旋踵而至,突然从黑烟中探出一只大手,直取云翳中的咽喉。

    白衣女子等人纷纷惊呼,急忙出手救人,但赫连山的速度实在太快,众人根本救之不及。

    云翳中神色惨变,喉结发颤,下一刻却见赫连山的利爪一把抓在了一方从天而降的黄色大印上。那大印似乎极其坚硬,赫连山指骨崩裂,嘶声咆哮。

    云翳中趁机后退,远离赫连山。

    蒲九冥伸手召回番天印,将它重新挂在腰间,淡淡道:“帝君暗箭伤人,岂是英雄所为?”

    赫连山五根手指鲜血淋淋,痛得手臂发颤,嘶声道:“做英雄是男人的事,奴家是小女子……”终于难忍心中的暴怒,话没说完,猛地一声大喝:“小杂种,孤王宰了你!”

    蒲九冥望着恶狗抢食,高速扑来的赫连山,笑道:“这句话帝君说了好几年了,本座到今天依然活得好好的。下次见面,帝君能否换句新的来讲?”

    赫连山狞笑不语,扑击的速度更加迅疾,显然不打算给蒲九冥下次见面的机会,务要在今日将他置于死地。

    当赫连山逼近蒲九冥身前不足三丈时,蒲九冥突然望向别处,脸露笑容,大声道:“岳父大人,你来啦!咱们翁婿二人联手,把这死人妖给拿下!”

    云翳中等人不知蒲九冥的岳父大人是何许人也,赫连山却一清二楚,而且他与云翳中怀有同样的心思,他绝不相信蒲九冥一个人能闯到此地,身后必然另有他人相助,不过他艺高人胆大,根本没把蒲九冥身后之人放在心上。他这一生纵横天下,无恶不作,能让他从心底真正惧怕的人没有几个,唯有张道北和疾恶如仇的燕赤霞,前者已经以身合道,不存于世;后者闲云野鹤,只知道喝酒赌博,怎会来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但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预料,蒲九冥一声岳父大人登时吓得他怒气全消,魂飞魄散,连带着出手的速度也跟着缓了一缓。

    蒲九冥虚张声势,再添一剂猛药:“帝君小心了,看我森罗令!”

    赫连山瞳孔收缩,心神再次被夺去三分,心中战意溃散。

    蒲九冥趁此良机,两手虚托,番天印黄芒绽放,呼啸而去,灿若流星地一击命中赫连山的胸

    口。

    赫连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喷洒着大片的鲜血横飞出去。

    云翳中趁他病要他命,不用蒲九冥出声提醒,身体一晃,追上还未落地的赫连山,手中的诛仙剑红光一闪,赫连山的左臂立即齐肩而断。

    赫连山再次发出一声惨嘶,陡然化成一道遁光,撂下一句狠话,瞬息远去:“小杂种,下次见面一定将你挫骨扬灰!”但心中被蒲九冥诓骗所产生的屈辱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