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人生林夕紫薇〕〔穿越后医毒双全我〕〔天命之族〕〔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好歹也是个皇帝〕〔超凶女友找上门〕〔我只会拍烂片啊〕〔龙王之我是至尊〕〔上门狂婿〕〔林北苏婉〕〔我的餐厅连接异世〕〔从亮剑开始打卡〕〔一不小心修成大佬〕〔超级女婿-神都猛虎〕〔绝望黎明〕〔家有悍妻怎么破〕〔全球轮回:这个剧〕〔隐世毒医〕〔秦芷芯陆慕白〕〔临渊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镇狱天君 第三百六十五章 存亡之战
    轰!

    金铁交击声铿锵刺耳。

    童烈的长枪在敖断天双锤的重击下断成两截。

    敖断天虎口震裂,连连后退,最终无法化解童烈的反击,一屁股坐到地上,随后身体前扑,双锤横扫童烈的下盘。

    周围龙族战士刀枪齐出,攻向童烈的上身要害。

    “阿爹!”

    童虎奋力逼退龙残,手中铁棒疯狂砸出漫天的棒影,挡在路上的龙族战士稻草般倒下,但打开的缺口转眼间又被龙残的九环刀给封住。

    童虎目眦欲裂,左冲右突,始终摆脱不了龙残的纠缠,猛一咬牙抛掉铁棒,十指翻飞连番点中胸腹十八处气穴,悍然解开了体内的疯魔印。

    一声凄厉的嘶吼传遍整个战场。

    童烈神色微变,失声道:“阿虎不可!”

    龙残对上童虎充满杀意的血红双眸,手中刀势一缓,立即被对方觑准时机,一把抓住刀刃,随后双方拳来脚往,近身肉搏,迅速厮打在一起。

    童烈见爱儿暂时自保无恙,眼中寒光一闪,身体左摇右晃,攻向要害的三只长矛登时落空,但仍给敌人一刀砍进后背。那龙族战士一击得手,大喜过望,转眼便被童烈屈肘击碎头骨,倒地了账。随后童烈双掌连续拍击,一重接一重的狂暴巨力通过双锤攻入敖断的天体内。后者哪想到童烈的反击竟如此强悍,身体剧震,一边后退,一边鲜血狂喷,直到童烈攻势稍缓,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向后抛跌。

    敖断天亦是天生悍勇之人,身体刚一落地便弹射而起,拖着双锤,转身后撤,大声招呼同伴前来援手。

    童烈哈哈大笑:“敖兄英雄盖世,号称龙族第一勇士,为何只懂得背后偷袭,不敢与童某正面一战?”气机锁定敖断天,气定神闲地在龙族战士的围追堵截中左穿右插,四周攻来的刀枪剑戟无一例外全部落空。

    两人的距离迅速拉近。

    敖断天埋头狂奔,忽感身后一股凛冽的杀气汹涌而至,禁不住骇然失色,猛然加速,身体箭矢般飚射出去百多丈,但那杀气如影随形,不见丝毫减弱,反而愈来愈强。如此下去,不用童烈出手,他便要力竭而亡。

    终于一口气泄尽,敖断天无奈止步。

    童烈举掌朝他头顶拍落。

    敖断天暗叫一声我命休矣,突然斜地里伸过来一只布满龙鳞的大手,一把扯住敖断天的后颈,将他拉到了一旁。

    童烈一掌击空,倏然后退,眼前出手之人正是龙缺。

    敖断天死里逃生,大喜道:“大长老……”

    龙缺一瞬不瞬紧盯着童烈,一边摆手道:“废话无需多说,传我命令鸣金收兵,接下来是本座和童兄的事情了。”

    当龙族撤退的号角声响彻苍穹时,蒲九冥正盘坐在一处灌木丛生

    的凹坑内闭目养神,拨开杂草,可将外面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龙族大军悉数归营,为龙缺和童烈腾出整个战场。

    龙缺道:“今天这一战真是痛快,童兄的果决和对战机的把握更是令本座印象深刻,纵然童兄今日命丧黄泉,本座也永远不会忘记童兄。”

    童烈淡淡一笑,转身望向浑身浴血的童虎,温声道:“阿虎,战争就要结束了,你也回去吧,记着阿爹对你说过的话。”

    随童烈冲出皇城的人马死伤殆尽,如今只剩下童虎和孙九常二人。

    童虎听出父亲话中的诀别,心如刀绞,但留下来只会让父亲分心,这场决斗不用打便先输了一半。

    孙九常叹了口气,道:“王爷保重。”拉着童虎转身就走。

    童虎一步一回头,这一别说不定就是天人永隔。

    孙九常心生不忍,悄悄在童虎手心里写了一个字。童虎微微一怔,而后喜出望外道:“他来了?”这个他指的自然是蒲九冥。

    孙九常点头道:“早来了,他正在不远处注视着我们。有他在,王爷定会安然无恙。”

    目送爱儿走进皇城,童烈再无后顾之忧,转身望向龙缺,道:“这场决斗虽关乎龙虎王朝的生死存亡,但童某身为修道者,天生好战,心中仍期待已久。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你我身处恨天离地焰光阵,均无法动用修道者的手段,只能凭借各自的武技一决胜负。”

    龙缺道:“本座先童兄一步迈入渡劫境,这样才显得公平。”缓缓从腰间抽出一柄长达五尺、刃口布满锯齿的金色长剑,道:“此剑名为龙极,乃本座性命交修的九品道器,不知童兄选用什么兵器?”

    在敌我双方数百万双眼睛的注视下,童烈俯身捡起一柄沾满鲜血的流星锤,道:“童某驰骋疆场,爱用重型兵器,便用它与龙兄一决胜负吧。”

    童烈话一出口,全场一片哗然。

    这流星锤粗糙笨重,且炼制的材料极为普通,只怕连一品道器都不如,远远无法与龙缺的龙极剑相比,童烈选此物与龙缺争斗,无异于自寻死路。

    龙缺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倘若换了旁人,定会以为童烈小觑于他,但这些时日龙缺对童烈做过深刻的研究,知道他绝不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人,思忖片刻便知晓对方的用意,倘若他赢了这场决斗,不免落得一个仰仗利器胜之不武的名声;倘若他输了,哪怕与童烈战成平手,众人心里也不免对他这龙族大长老产生质疑:仰仗利器都无法取胜,龙族大长老名不符实。

    想到这里,龙缺突然明白,在童烈选取兵器时,他们二人便交上了手,叹道:“童兄不仅修为高深,智谋更是胜人一筹,一出手便将本座逼入两难的境地,这场决

    斗胜与不胜,本座一生苦心经营的名声都将付之东流。也罢……”说着,收起龙极剑,学童烈从死人堆里捡了一柄刃口崩缺的精钢长剑:“童兄爱用重型兵器,本座便用这柄普通利剑奉陪到底。”

    哗啦啦的声响中,童烈拖动流星锤,将铁链缠绕左臂三圈,右手拎起锤头,道:“龙兄是客,龙兄先请。”

    两军众目睽睽之下,龙缺为赢得光明磊落,打定主意不占童烈任何便宜,伸手道:“客随主便,童兄先请。”

    童烈并非迂腐之人,力战之后自知不是龙缺的对手,所谓先下手为强,他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猛然一声暴喝,挥动流星锤,立即对龙缺展开了迅猛凌厉的攻势。

    龙虎王朝一方暴起震天的喝彩声,众将士纷纷为童烈加油打气,声音震耳欲聋如山崩海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