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人生林夕紫薇〕〔穿越后医毒双全我〕〔天命之族〕〔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好歹也是个皇帝〕〔超凶女友找上门〕〔我只会拍烂片啊〕〔龙王之我是至尊〕〔上门狂婿〕〔林北苏婉〕〔我的餐厅连接异世〕〔从亮剑开始打卡〕〔一不小心修成大佬〕〔超级女婿-神都猛虎〕〔绝望黎明〕〔家有悍妻怎么破〕〔全球轮回:这个剧〕〔隐世毒医〕〔秦芷芯陆慕白〕〔临渊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镇狱天君 第三百六十六章 龙虎相争
    童烈挥动流星锤,大步往龙缺逼迫而去,整个人瞬间埋没一片密不透风的锤影之中。锤影形如蚕茧,忽涨忽缩,在童烈精密的掌控下,每向前推进一尺,便密实一分,带动地面的尘土,仿佛沙漠中流动的龙卷风暴,所过之处一切支离破碎。

    敖断天远处观战,狂风卷起的沙粒击打在脸上,仍不禁感到一丝丝疼痛,心中骇然之余想到童烈与他对战根本未出全力,不由感到一阵庆幸和后怕。

    此刻童烈距离龙缺已不足三丈。

    狂风呼啸而至,龙缺心中忽然生出错觉,童烈与流星锤恍惚融为一体,无分彼此,如同锤影蚕茧中孕育的生命,只等待破茧而出的那一刻,给予他致命一击。如此武技,童烈已达到人器合一的至高境界,再加上他纵横疆场、对敌厮杀的丰富经验,实是他自踏入渡劫境以来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

    童烈的攻击近在眼前,长久以来的苦修龙缺立使晋入极静的状态,童烈的每个动作在他眼中似乎放慢了十倍,紧接着一声龙吟自胸腹间响起,手中的精钢长剑骤然绽放出吞吐不定的剑芒,化作一道闪电激射出去。

    铛!

    龙缺一声闷哼,手中长剑寸寸崩裂,踉跄倒退。

    龙族一方闻声色变,失声惊呼。

    苏氏皇城上暴起震天的喝彩声。呼声未绝,密集的锤影轰然溃散,童烈胸口染血,同样连连倒退,比龙缺还要多倒退两步。

    两人倾尽全力一击,高下立判。天地间再次陷入寂静无声。

    龙缺道:“童兄力战之后仍能接下本座全力一剑,铁血王爷真是名不虚传。”

    童烈尚未搭话,另一个声音接口道:“既然大长老知道王爷体力损耗严重,为何还要趁人之危呢?”说话之人话音未落,已踏着血光眨眼而至,降落到童烈身旁。

    敖断天失声道:“蒲九冥!你……你怎么能使用法力?”

    来人正是蒲九冥,他眼见童烈形势不利,便立即现身援手,否则童烈被龙缺所伤,那他便有负童虎所托了。

    敖断天脑子蠢笨,赤墨、龙残、牧柏秋等人却是心思敏捷之辈,他们想到蒲九冥与张道北的关系,心中不由生出不妙的感觉。这两师徒一脉相承,蒲九冥不受恨天离地焰光阵的影响根本毫不奇怪,不过对他们来说,那将是一个难以预估的变数。

    童虎见蒲九冥现身,为父担忧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苏啸孤和皇后叶氏也同样暗暗松了口气,他们听闻蒲九冥鏖战玄九重千余招而全身而退,若有他出手相助,纵然无法击退龙族大军,也可暂时为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想出退敌的计策。

    苏水柔满脸红晕,望着蒲九冥宽厚的肩膀,莫名感到一阵心安,一如三年前结伴探索阳

    尸秘窟,仿佛天塌下来,他也会替她扛着。

    蒲九冥先向城墙上的童虎挥了挥手,打声招呼,随后躬身向童烈行礼道:“晚辈来迟一步,请伯父恕罪。”

    童烈笑道:“不晚,不晚,九冥来的刚刚好。”

    蒲九冥道:“适才晚辈远处观战,看得心痒难耐。请伯父回城休息,让晚辈代你向大长老讨教几招。”

    童烈往日与人对战,无论敌人如何强大,都不肯轻易退缩,但今日一战关乎龙虎王朝的生死存亡,他也顾不得自己的脸面了,嘱咐蒲九冥一声小心,又朝龙缺拱了拱手,便转身而去。

    蒲九冥目送童烈回城,转过身来见龙缺目光灼灼地上下打量他,不由笑道:“才几年未见,大长老不认得晚辈了么?”

    若问年轻一辈中谁给龙缺的印象最为深刻,当属当年以一人之力搅得龙渊岛鸡飞狗跳的蒲九冥。这些年龙缺不仅没有片刻忘记蒲九冥,而且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当蒲九冥与玄九重争斗的消息传到龙族,龙缺除了感叹后生可畏,又不禁产生深深的忧虑,因为他不想看到另一个张道北崛起,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整个龙族透不过气来。今日观蒲九冥修为气度,心中的忧虑终于成为现实,不由生出强烈的杀心。

    气机感应之下,蒲九冥哑然失笑。

    敖断天喝道:“小兔崽子,你笑什么?大长老,让我替你出战,老子要亲手拧下他的脑……”

    龙缺轻轻抬手,敖断天立即乖乖闭上了嘴巴。

    龙缺淡淡道:“你以为凭借区区恨天离地焰光阵便想为童烈出头?你未免太小瞧了本座。”

    蒲九冥笑道:“区区恨天离地焰光阵自然不会让大长老放在眼里,不过大长老请来幽冥鬼域的高人布下的黄泉炼魂阵却被晚辈花了一夜的时间拆得七零八落。”

    龙族一方人人人色变。

    童虎、苏水柔等人无不喜出望外,蒲九冥破掉黄泉炼魂阵等于为他们去除了最大的威胁,同时龙族也失去了最大的攻城利器。

    龙缺修行多年,自然不会轻易被蒲九冥一句不知真假的话撼动心神,正要讲话,天边突然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咆哮:“小杂种,孤王要宰了你!”

    赫连山脸色铁青,驾着一道黑色的遁光呼啸而至。怒活攻心之下,一头撞进恨天离地焰光阵,脚下的遁光突然消失,咆哮立即变成尖叫,张牙舞爪地从高空坠落,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扬起漫天尘土。

    所有人看得一阵哄堂大笑。

    赫连山何曾出过这么大的丑,被众人的笑声刺激得几乎发了狂,跳起来疯了般朝蒲九冥扑了过去。

    蒲九冥对待赫连山这等灭绝人性的妖人根本用不着客气,袍袖一挥,腰间的番天印化成一道金光疾

    驰而去。

    众人还未来得及看清那金光飞去了哪里,只听一声凄惨的惨嚎响彻苍穹。赫连山捂着面门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打着转横飞出去,眨眼变成天边的一个黑点,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从蒲九冥出手到赫连山中招,短短的时间里,龙缺将赫连山嘴歪眼斜,口喷鲜血的凄惨模样瞧得一清二楚,同时也认出蒲九冥所使用的法宝赫然是传闻中道家的无上至宝番天印。

    番天印一击威力如斯,四周的哄笑声戛然而止。龙缺古井不波的脸容终于出现了一丝情绪的波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