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又掐我桃花了〕〔DNF从剑士开始〕〔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全世界都在等我变〕〔护花状元在现代〕〔木叶之我不会忍术〕〔都市猛人行〕〔锦姝缘〕〔绝地求生之谁主沉〕〔放开那只妖宠〕〔绝武通天〕〔成为修行界大佬〕〔三国之巅峰召唤〕〔三国春秋伊始〕〔从UP主开始〕〔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末世神魔录〕〔网游之我能融合骸〕〔欧皇救我〕〔开天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胎双宝:战少宠妻套路深 第六百三十章 我等你
    第六百三十章我等你

    战南玦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来安慰,只是恩了一声。

    “时间不早了,还是睡吧,又不是以后见不到面了。”

    说着,夏染初抬眸盯着战南玦:“你一定得保证,不管怎么样,你都必须偷偷来找我。”

    她真的不敢想象很长一段时间不和他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去找你的!”

    夏染初靠在他怀里,“你一定要说话算话,不然的话,我不会原谅你。”

    “我会遵守承诺的!”

    这一夜,即使靠在男人的怀里,但是夏染初却还是没有办法安心睡一觉,想到明天无法再靠在他的怀里,真的就很难受。

    而男人同样也是,明明已经很累,但是却怎么也谁不着。

    翌日一早醒来之后,夏染初看到一旁熟睡的男人,如果是之前她肯定没有办法克制自己此刻内心激动的心情,可是如今剩下的只有心酸和沉重。

    夏染初伸手刚触碰到了男人的脸颊,战南玦缓缓睁开双眸,视线渐渐清晰看到了眼前的女人。

    夏染初一怔,手指一顿,低声道:“吵到你了?”

    窗外的阳光投射而进,温馨甜蜜的一幕。

    战南玦一双深邃暗沉的双眸之中倒映着女人的脸庞。

    问道:“什么时候醒的?”

    “我也才刚醒而已!”

    低眉耳语之间感受着彼此呼吸的气息。

    战南玦侧身看向窗外,已经明亮的天,看着时间,已经八点半,“这个时候孩子们应该去上学了!”

    夏染初恩了一声,“等会儿我去学校找辰辰!”

    虽然平静的交流的话语,只是这气氛却是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哀愁。

    两人心底都说清楚,只是这一刻没有说破。

    战南玦没有说什么,做起身,“该起床了!今天我还要出去一趟!”

    夏染初跟着起床,“那我去给你熨烫一下西装!”

    战南玦伸手握着她阻止道:“你不用忙活了,等会儿让人熨烫就是。”

    夏染初摇摇头,面带温和的笑意道:“不用,我想亲自给你熨烫,这一次之后,也不知道要再等多久我才可以给你整理衣服了。”

    话落,战南玦看着眼前的女人,四目相对之间那道不出的沉重心情。

    到最后战南玦没有阻止夏染初,夏染初到了衣帽间给熨烫着他今天准备穿着的西装,本应该可以幸福快乐的时刻,明明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心真的是难以抑制的心酸和难受。

    极力克制好自己的心绪。

    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到身后的动静声,夏染初看到洗漱好的

    战南玦的,放下熨烫机,一笑道:“你洗漱好了!”

    战南玦低声恩了一声。

    说着,夏染初取下西装,转身,“衣服已经熨烫好了!”

    听上去很轻快的声音,看上去真的像妻子再为丈夫整理好衣物的简单温馨。

    夏染初伺候照顾着战南玦将衣服穿戴整理好,系好领带。

    整理好纽扣。

    “老公你真的穿西装是最帅的!”

    夏染初突然开口赞叹道。

    战南玦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只要你喜欢就好!”

    夏染初抬眸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笑着,也没有说什么,“你快坐下,我给你梳头!”

    战南玦没有拒绝,坐在梳妆台前。

    夏染初认真的给战南玦梳理的着发丝,虽然只是给他梳理过几次,但是对于他专属的发型还是可以很熟悉弄好。

    这样的俊颜真的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发型看上去都很帅,可以年轻俊朗,也可以成熟帅气……

    只是这样平静的两人,安静的气氛,却让人感到一丝丝的低冷气息。

    蓦地,只听到夏染初开口道:“你今天会陪我一起回去吗?”

    顿了半晌。

    战南玦回答道:“我让人送你回去!”

    这样的答案,夏染初倒是没有太多的惊愕,似乎都在预想之中。

    “那你说的,会来看我,你一定要记得。”

    “我会记得的!就算你不想让我来找你,我也会来找你。”

    “那好!那你记住你说的话!我也记着的!”

    战南玦恩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给他收拾好之后,夏染初简单整理了一番便陪着他到了楼下吃饭。

    明明是到了很难受的一刻,只是夏染初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来了,不过这样也好,她也不想哭哭啼啼的,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振作起来。

    相处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夏染初从来没有觉得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

    早餐过后,夏染初送了战南玦到了大厅门口。

    和往常一样,送他出门,然后晚上等他回来,只是今天只可以送他出门,也不知道可以再过多久可以等着他回来。

    “染初,我走了。”相当平静的话语。

    夏染初紧握的手掌,极力在克制好自己的心情,即使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的沉痛,只是道不破。

    低声恩了一声,开口道:“路上注意安全,一想要小心,我等你。”说道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真的都在颤抖着,只是依旧带着笑意的容颜。

    说着,战南玦伸手抚在夏染初的肩膀上,垂首吻在她的额头上,沉声道:“我会来找你!”

    “恩!我等你!”

    到最后战南玦不得不离开,转身,上车。

    夏染初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上车离开的背影,极

    力隐忍,心脏却骤然颤动的厉害,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光,双脚定在原地,怎么也没有办法移动开,明明阳光明媚的天气,但是她却只感受到了全身的冰冷。

    车缓缓驶离。

    夏染初看着离开的车身,渐渐变得空洞的双眸,已经无法在继续掩饰下去沉痛,鼻尖酸痛,红框的双眸,豆大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眼角滑落而下,无声的滑落而下。

    而此刻车上的男人无不是同样的神色。

    低沉暗淡的俊颜,不断紧握的手掌,隐隐之间都可以听到骨节碎裂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去看夏染初,不敢去看。

    垂眸之间,扬首靠在车背椅上,深呼吸一口气,眼角突然有了一滴光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六宫凤华〕〔穿梭时空的侠客〕〔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