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胎双宝:战少宠妻套路深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她有没有奇怪的表现
    第六百九十一章她有没有奇怪的表现

    夏染初开口道:“不会的!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只要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或者让我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其他的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觉得是对的,我都没有关系。”

    听着夏染初的话,战南玦却没有完全的放松心情,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担忧。

    “染初我现在做的一切也都只是为了以后我们的平静。”

    “我知道!所以你以前做的了什么错事,我也不想去关心了。”

    夏染初已经说了这番话,战南玦不知道要继续说什么,只是恩了一声。

    “今天你做了什么?”

    夏染初道:“我还能做什么了,上午上课了,下午还是上课,只是这会儿我休息一会儿又要继续了。”说着,无奈叹息一声。

    “染初辛苦了!”

    “我哪里有什么辛苦的,就是学习上课而已,倒是你要多注意身体才是,就算再忙也好好好休息。”

    “我知道!不过染初你尽量避免和查理斯再接触。”

    夏染初恩了一声,“我会尽量避开他的!”

    “你昨天说的慈善宴会,我尽量去参加。”

    夏染初:“当然好!那这可是你说的,你千万不要说话不算话。”

    “说话算话,我会去的!”

    “那好!到时候我就等你了,正好雪樱去的话,我有机会脱身,到时候我们又可以见面了。”夏染初倒是激动道。

    听到夏染初这期待的语气,战南玦的心情倒是好受了一些。

    “恩!正好我带你带你出去检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夏染初恩了一声。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

    “南玦我要去上课了,时间快到了。”

    “那你去吧,晚上记得和我联系,我等你。”

    “好!我知道!我晚上联系你!”

    “恩!去上课吧!”

    “那再见!”

    “再见!”

    挂断通话。

    夏染初放下手表,第一件事清楚通话的记录,恢复好程序,重新戴上。

    只是这次和南玦通话之后,为什么心会这样平静,之前每次和南玦联系之后,心都会抑制不住的激动难以平复的心情,而这一次却如此平缓的心,她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叹息一声。

    起身原路返回。

    而另一端挂断电话的战南玦,心却是惴惴不安,凝眸看着某处,紧缩的目光凝重至极,和染初的对话的确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他的心从未像现在的无法平静,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最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则手机号。

    而接通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东宫湛。

    只听到东宫湛冷沉的声音开口道:“找我什么事?”

    “最近染初在东宫家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又或者查理斯对她做了什么?”

    战南玦之所以会放心夏染初在东宫家,还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东宫湛现在东宫家,所以他可以放心,只是今天和染初的这通电话之后,他突然没有办法放心。

    东宫湛回答道:“鸢儿这几日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她一直很抗拒和查理斯的接触,没有单独见面过,不过……“

    说着,战南玦剑眉骤然一紧,“不过什么?”

    “不过今日查理斯在庄园,没有去公司,不过鸢儿今天一整天都会有课。”

    “你有办法知道查理斯今天在东宫家做了什么?”

    “稍等!”

    战南玦等着东宫湛的消息,他心底当然清楚东宫湛在东宫家族其实并没有什么权利,但也毕竟是东宫祈卿的儿子,在不涉及家族事业的事情,东宫家住所,他仍旧有权利。

    等了一会儿。

    东宫湛拨通过来,道:“查理斯今日的确没有出门,早上去找过鸢儿,单独一起的时间不长,之后查理斯一直在书房没有出来过,至少你现在完全可以放心,鸢儿对查理斯相当的抗拒,对他根本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我当然不会担心染初对查理斯的态度,我担心的是查理斯会对染初使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你最好安排人盯紧了查理斯。”

    东宫湛当然听得出战南玦的担忧,问道:“你可以告诉我你怎么突然这么担心?”

    “直觉,还有我刚刚和染初通了电话,我的心也很不安。”战南玦回答道。

    “晚上回去,我问问。”

    战南玦恩了一声,“最近你多注意些!”

    东宫湛没有多说什么,应声道:“我知道!”

    挂断电话。

    战南玦随手将手机扔在办公桌上,倒靠在办公椅上,双手交叠,扬首望着天花板位置,脸色异常凝重,如今越发不敢让染初在东宫家继续待下去。

    当初同意让染初回去基于很多方面,不仅仅因为东宫祈卿的施压,更主要现在局势的不稳定,上次议员的被暗杀,如果是曾经他根本没有后顾之忧。

    只是现在完全不一样,要保证染初还有孩子的安全,虽然安排在她身边的安保已经足够严密,但是他仍旧会担心,很多时候总是没有办法安定心。

    但是染初她在东宫家,保证她的安全,他也可以放手去做该做的事情,更何况东宫湛在东宫家可以照看好染初。

    可是到了现在他的心更没有办法稳定下来。

    这时。

    一阵恭敬的敲门声响起,战南玦收回视线,冷声道:“进来!”

    严恒推门而入,走上前,顿住脚步。

    “阁下,法国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您真的要送两位少爷

    过去。”严恒问道着。

    话落。

    只见战南玦凝重至极的脸色,没有回应严恒的话。

    半晌,开口道:“下周送他们过去!”

    严恒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两位小少爷去法国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是!这周末和瑞典总理见面的都已经安排妥当!”

    战南玦恩了一声,“下去吧!”

    “是!”

    就在严恒转身离开,只听到一声冷沉声:“等等!”

    严恒顿住脚步,转身,“阁下!”

    “至于瞳瞳没有去上学,你告诉老师只是暂时请假。”

    “是!”转身离开。

    战南玦没有说什么,只是做了这个决定,他的心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很是担心,他是答应好了染初不送两个孩子去法国,现在的做法完全是瞒着她,害怕她知道之后对自己的质问,生气。

    想到她今天说的话,只要没有做让她生气的事情她都不会去在意他做了什么。

    可是现在他正在做一件让她生气的事情。

    但是染初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想她一定可以明白。

    *

    夏染初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一下午的课程倒是进行的很是顺利,晚上也不会再安排课程。

    下午下课之后夏染初直接去了温室房,陪自己的母亲,给她按摩着四肢。

    这时。

    一阵门开声响起,脚步声传来,下意识回头看着,一眼看到走进来的东宫湛。

    “表哥!”

    夏染初诧异,“表哥今天这么早回来了?”

    东宫湛走上前,开口道:“今天没什么事情了,今天学习的还顺利?”

    夏染初回答道:“很顺利!”

    “那就好!今天查理斯一整天都在庄园没有出门?”东宫湛问道着。

    夏染初恩了一声,“应该是,我也奇怪今天他怎么没有出门?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也不想关心。”

    “那他有找你单独说什么?”

    夏染初只是想到上午他强迫拉着自己出去走走,但也没有什么,所以倒也没有和东宫湛说这件事情了。

    “也没有!今天早上一起吃了早餐之后,一整天倒是没怎么见面。”

    东宫湛看着夏染初淡然回答的语气,他也清楚染初也没有必要骗他什么,更何况还是查理斯的事情。

    “那这样倒好,以后你多注意就是!”

    “我知道表哥,我不会有事的,这里在东宫家,他不敢对我做什么的。”

    这的确倒也是。

    “今天你妈妈有什么异常?”

    夏染初收回视线,看着床上的母亲叹息一声道:“还是老样子,今天好像又没有什么动静了。”

    “医生也说了恢复需要时间,所以鸢儿你放宽心就好,别太担心,这么多年到了现在有了复苏的迹象

    那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你母亲一定可以醒来的。”东宫湛安慰道。

    夏染初恩了一声。

    “我知道!我也只是在心里期盼着了!”

    *

    战南玦回到家中。

    “阁下您回来了!”管家上前接应道。

    “孩子们呢?”

    “两位小少爷在楼上,这会儿玩的开心。”

    战南玦恩了一声,“知道了!”

    到了现在他还没有告诉送他们去法国的事情,所以辰辰和瞳瞳自然不知情,经历母亲离开之后,到了如今两人孩子渐渐适应,心情好了很多,回归正常的生活,只是安心等着妈妈回来。

    战南玦上楼到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听到了游戏机的声音。

    推门而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