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仙在上〕〔仙帝归来当奶爸〕〔九爷的心尖宠墨心〕〔万界种田系统〕〔尖碑漂流记〕〔神罚鬼门关〕〔御劫道〕〔龙腾傲天〕〔山海倒影〕〔我囚禁了一众魔头〕〔道兄又造孽了〕〔七眸〕〔绝世龙主〕〔我在诸天群直播〕〔龙婿大丈夫〕〔苍云洛〕〔天启王座〕〔重回泰波尔斯〕〔神医农女:相公来〕〔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相思入梦恨别离 第1602章,我男朋友来了
    奔驰停在一家法国餐厅。

    临江,风景特别的好,装修风格也很符合法式的浪漫。

    虽然这个时间已经算晚了,但是对夜生活的繁华地带营业到凌晨三点的餐厅来,还是显得太过于安静了,里面几乎一桌客人都没有。

    外面的玻璃门上,挂着“close”的牌子。

    郝燕心中了然。

    果然,这家人全都是有钱任性的风格。

    秦淮年带她进了餐厅,经理直接负责引领他们。

    因为整间餐厅全都被包了下来,就没有必要再去包房,钢琴旁边特意预留了一桌,视野开阔,正对着远处的江水。

    还未等走近,就听到女声不悦的在训斥。

    “你没长眼睛吗?怎么倒水的,全都溅到我手上了,好痛!,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要烫死我吗?”

    “对不对对不起……”

    铺着白色餐布的圆桌,边缘还有漂亮的刺绣蕾丝花边,中央摆放着两只黄色的玫瑰。

    桌前坐着的年轻女孩子,正盛气凌人的训斥着端着茶壶的服务员。

    服务员胆战心惊的不停道歉,女孩子却不依不饶。

    郝燕远远看着,心中就已经对这位堂妹有所定义,看来是位骄纵跋扈又任性的大姐,很不好相处。

    秦屿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抱着手机,后面垂下的绿植刚好落在他那头卷毛上。

    他似乎是听不下去了,主动替服务员解围,“歆月,差不多行了,别没完没了,呱噪死了!人家姑娘不是了第一天上班,业务不熟练也情有可原!”

    秦歆月不太乐意,还想继续训斥,眼角余光瞥到了走过来的秦淮年。

    注意力被转移,她惊喜的起来,“二堂哥!我还以为请不动你呢!”

    秦歆月虽然在面容上和秦淮年以及秦屿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但明显也是个美人胚子,五官精致,唇红齿白。

    她穿了件香槟色的prada最新款套裙,脖子和手腕上戴了不少时尚的饰品,给人很潮流又雍容的贵气感,十足的千金姐派头。

    秦歆月和秦屿年纪最轻,从的时候,就常被父母丢给堂兄管。

    从军的大堂哥秦奕年向来面无表情,严肃的让人不敢靠近,三堂哥秦思年向来叛逆,除了跟自己的那两位哥哥关系亲近,秦家的其余人都不热情。

    所以,温尔尔雅的秦淮年相比较起来最好相处。

    不过秦歆月更清楚,实际上这位二堂哥私底下很多时候,语气和表情都很冷冽,一点都不温文尔雅。

    某种程度上来,秦歆月还是很畏惧他的。

    秦淮年打理整个秦氏,秦家的旁系亲戚对他都很敬重,平时哪怕长辈们请他吃饭,他都很少到场。

    秦歆月打电话给他时没报太大希望。

    秦淮年道,“大哥在部队,思年忙着手术没时间,我若是不来的话,未免太不给你这位刚刚回国的大姐面子!”

    秦歆月被抬了面子,神色很得意。

    秦屿没跟他们搭腔,注意力全都被跟在秦淮年身后的人吸引了,他明显比秦歆月的表情还要惊喜,特别热情的跑上去,“燕子,你怎么也来了!”

    郝燕看了眼秦淮年。

    秦淮年瞥了秦屿一眼,明显在“这还用问吗”。

    抱着肩膀的秦歆月,也发现还有一个人,视线就朝郝燕打量过去。

    以她的角度来看,女人长得算不上惊艳的那种美人,但是很耐看,面容白净,没有精致的妆容,但五官却很潋滟。

    尤其那双眼睛,黑白分明,眼波格外的清湛,仿佛能渗透人的魂魄。

    哪怕远在la,秦歆月也听了些有关秦淮年的花边新闻,知道他一直跟某个女明星走的很近。

    但眼前的这位,虽然不像是女明星,却有大家闺秀的温婉恬静。

    秦歆月好奇,“二堂哥,这位是哪家的千金姐?你新交的女朋友吗?”

    “千金姐么?倒不是。”秦淮年似乎对堂妹的形容有些意外,慵懒的勾唇。

    然而,他没有回答后面的话。

    郝燕听在耳朵里,却很有自知之明。

    她的家世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曾经还在顾家寄人篱下过,跟上流社会的千金姐半点不沾边。

    更何况,她和秦淮年只是情人关系。

    为了避免误会,郝燕主动澄清,“我不是秦总的女朋友。”

    她完,感觉秦淮年脸色落下了几分。

    郝燕深感无语。

    明明是他先出声回答,怎么她顺着他的话解释清楚,他反倒不高兴了。

    秦屿附和的哼了声,“对,她不是!”

    他误以为秦淮年故意带郝燕过来的,因为自己挖他墙角的事情,所以一有机会就来宣告主权的。

    不过,这点秦屿倒是猜错了。

    秦歆月听到郝燕不是秦淮年的女朋友,那很明显就归类为情人一类的,所以对她就没什么兴趣,不需要浪费太多感情和她周旋,故而没再多搭理她。

    郝燕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

    四人都坐下。

    圆桌摆了五把餐椅,还有人没到。

    服务员将他们点的前菜陆续端了上来,醒酒器里的红色液体挂在玻璃壁上,晶莹剔透。

    秦歆月和刚出场时一样,始终给人很傲气的感觉。

    对待服务人员的态度也不算友善,她是整个秦家这一辈里唯一的女孩子,从出生以来就娇生惯养被宠上了天,习惯了被人伺候以及对别人颐指气使。

    相对来,秦屿虽然顽劣却很平易近人,这对兄妹反差倒挺大的。

    郝燕摸着茶杯杯缘处的金边纹路,表现的安静如鸡。

    秦屿连喝了两杯花茶,没有耐心的敲桌子,“歆月,你男朋友到底能不能来了!这都几点了,爷等妹子都没等过这么久,再不来我可回家睡觉去了!”

    “秦屿你着急投胎啊!”秦歆月骂道。

    她和秦屿只相差一岁,两人经常吵架拌嘴,向来直呼大名。

    秦歆月不高兴的维护道,“我男朋友还在忙,我不是了么,他是搞艺术的,音乐才子,现在正专心的创作中,我可不舍得打扰他!等他忙完了就会过来!”

    话音落下没多久,秦歆月一改骄纵的语气,秒变温柔,“我男朋友来了——”郝燕抬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思入梦恨别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镖道〕〔爆萌小兽妃:邪王〕〔最强医妃:邪王,〕〔重生女神:帝少的〕〔妃常难驯:魔帝要〕〔极品小厨工〕〔名媛S小姐大曝光〕〔盛宠令
  sitemap